智能应用 影音
泰富国际
DWebinar0824

台工具机数码转型生态系已Ready 打群架将比欧日更有竞争力

台工具机数码转型生态系已Ready 打群架将比欧日更有竞争力

在这波疫情之下受创最深的工具机产业,在面对疫后复苏纷纷透过数码转型强化竞争力,今后工具机将导入越来越多数码科技创造附加价值,为凸显产品差异性,工具机也会越来越重视信息服务内容,未来工具机可能不再是传统机械业,而是信息服务制造业。长期深耕工具机产业的虎尾科技大学校长觉文郁对此则指出,台湾事实上已具备相当完整的工具机数码转型生态系,但缺乏领头羊,因此若能善用打群架的力量,或将比欧日工具机大厂更具有竞争力。

智能机械可说是传统机械业加资通讯产业的跨产业融合,但工具机产品生命周期一般来说往往能有十年左右,这让台湾工具机业者习以透过长时间观察市场变化,再决定下一步棋要怎麽走。但此景与ICT产业恰恰相反,市场变化将会加速,觉文郁因此认为智能机械发展不同于往,台湾工具机业者应提早布局。

「事实上,台湾具有相当完整的工具机数码转型生态系」,觉文郁也相当看好台湾在智能机械的发展能量。以智能机械的关键元件传感器来说,台湾的芯片从设计到制造能力都很强,如果将此项优势与智能机械整合,台湾能够自己掌握成本和技术,就会很有竞争力。

不只传感器,智能机械从地端到云端,包括机联网所需的SMB、闸道器等,台湾在工业电脑也是强项,从平台、云端到服务器等,以及AI与5G,台湾同样表现不俗,因此觉文郁认为,台湾工具机产业实具备数码转型的利基,他进一步指出,即便在全球工具机产业中占有领先地位的日本大厂,也不见得有台湾如此完整的生态系,不论在成本、速度或弹性上,台湾都占有优势。

不过虽然台湾具备完整生态系,但较之欧日大厂为何起步慢?觉文郁指出关键在于缺乏领头羊。日本作为全球主要工具机生产国,大厂从零件到整机几乎都可以自己设计、生产、组装,因此在生态系中较能掌握规格或内容主导权,这些大厂在发展智能机械时可以很快地把所需的夥伴整合在一起,但台湾工具机多中小企业,虽然专业分工体系造就机械产业聚落相当紧密,上下供应链林立,但此也形成小兵无将领的情况,在缺少领头羊带领下,台湾工具机产业更应该善用群聚力量,以打群架模式强化市场竞争力。

生态系的群聚与整合,对于现阶段台湾推动智能机械来说至关重要。台湾工具机产业是一整机与零组件专业分工的体系,过去零组件将产品卖给整机后,就像断了线的风筝,而整机面对制造业客户,亦是如此。可以说,不论是零组件到整机,或是到终端,都是处于断链的状态,因此觉文郁也指出,工具机业者推动数码转型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即是面临双向信息流的不通。这样的情况在疫情下更将凸显其劣势,不管在售服维修或新技术开发上,一旦信息流动停滞,「竞争力一下子就掉下来了」。

像是工具机大厂DMG Mori提出24小时在线维修服务,即是靠着在第一时间藉由智能机械反馈的信息迅速掌握问题根源,除了提升服务品质,最重要的能够因此减少人力消耗与维修成本,对于DMG Mori或其供应商来说,是一桩双赢的生意。

觉文郁举例,一旦整机的信息流被串联,未来当机台异常需要叫修,就能够实时掌握真正的肇因,甚至进一步能够掌握包括机台的维修纪录、操作纪录等数码履历。

觉文郁认为,当信息流串联的东西越多,价值是翻倍成长的,因此他也呼吁台湾的零组件与整机厂,应加快脚步打开破口,光是将售服维修这块做好,对于台湾整体工具机产业的经济价值来说,已是相当大的助力,但如果不跟上大厂,差距一定会越来越大。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智能机械 数码转型 工具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