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中华电信股份有限公司国际电信分公司
20211111_DForum微控制器论坛

传统与新创共舞 MIH CEO郑显聪:黄金交叉EV迎陡峭成长

传统与新创共舞 MIH CEO郑显聪:黄金交叉EV迎陡峭成长

富士康推动的MIH电动车平台联盟CEO郑显聪、欧洲电动车新创QEV Technologies商务长暨前Rimac营运长Monika Mikac将在8月10日由DIGITIMES及策略夥伴Anchor Taiwan共同企划的Asia Venturing 第二场活动Tech-driven Mobility进行炉边对谈(更多信息)。郑显聪此次在DIGITIMES的会前专访中,提出未来5年希望协助台湾1.6万辆公共交通巴士全部电气化的目标,畅谈共同创办的国内新能源车新创公司蔚来,及Monika所服务过的Rimac为何选择以电动赛车切入这个新产业,以及对电动车产业的未来发展趋势洞察,以下为专访纪要。

问:您这次将与两位EV界的菁英对谈,其中Monika服务的Rimac Automobili和QEV都和Formula E电动方程序赛车有密切关系。Formula E有一场赛事在北京举行,而蔚来汽车也曾经有一支这样的车队,您能否分享一下,这里面有没有什麽奇特的机缘?这几家新创为什麽不约而同选择从赛车找一个切入点?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Tech-Driven Mobility将邀请富士康MIH电动车平台联盟CEO郑显聪、欧洲电动车新创QEV Technologies商务长暨前Rimac营运长Monika Mikac进行炉边对谈。Anchor Taiwan

传统汽车朝电动车转型概况

答:Monika那天提起,我才知道原来她那天也在现场。那是2015年10月,在北京的「鸟巢」附近,我们举行了Formula E的第一场赛事。Monika原先服务的Rimac也是做电动超跑,一聊之下才知道原来她也在那次比赛,我们有很多共同话题。

为什麽会有Formula E?这要从Formula 1(F1)讲起。大家知道,建立品牌是颇为艰辛的过程,如果要像法拉利(Ferrari)般拥有历史悠久的品牌,而且还是利基市场,通常就得从赛道开始建立品牌形象。既然能承受那麽高的时速,以及各种严峻的挑战和驾驶,日常生活的车用就一定能做得更好。

我们当时设定了一个目标,2015年蔚来要拿一个赛车冠军、2016年要推出一辆超跑、2017年要把第一辆量产车准备好、2018年到美国上市。我们把这四个目标订好後就去做了,订出这麽清楚的目标,之後靠的就是速度,而赛车就是最有速度也最有激情的,而且我们2015年也真的拿到了车手冠军。2016年11月,我们在伦敦正式推出的超跑EP9就是从电动赛车演变出来的,拥有1,350匹马力,从0到100公里 / 时加速只需2.5秒,这让我们成功地把品牌建立起来。

另一方面,通常是对汽车有高度热爱的人才会去做赛车,而且对速度很敏感,不管是车子的速度、公司的速度,还是做事的速度、反应的速度等。Speed is all about your passion,也关乎将来能否赋予更大的价值。这件事我们做对了,而且後来也才能量产出来。

Formula E里面的人,很多原来也都参加F1赛车。蔚来拿冠军的赛车手叫做Nelson Piquet Jr.,他的父亲Nelson Piquet就是F-1的冠军赛车手。

我之前待过飞雅特(Fiat),而法拉利就是飞雅特集团旗下的品牌。很多法拉利的车手後来也都转来Formula E,只剩下Mercedes的Lewis Hamilton。Hamilton说,要他开电动赛车,「over my dead body!」因为他们赛车手喜欢听隆隆的发动机引擎的声音,以及那种震撼的快感。但其实想一想,很多年轻车手都跳到电动赛车了,就是因为全球对环境可持续性和对品牌形象的看法都有很大的转变。

问:在Formula 1当中,後备的技术支持团队很重要,在Formula E也是一样吗?

答:没错,Formula 1的车子是要停下来加油、换轮胎,但Formula E则是要换一部新车再继续开。现在电池的密度改善很多,如果续航力持续提升,未来可能充一次电就能跑完全部赛程。

问:您有热爱自由和创新的性格,也曾待过福特(Ford)、飞雅特,或是蔚来这样的新创,如今参与一个我们认知比较严谨的体制,会希望为他们注入哪些新气象?

答:富士康是很受尊敬的公司,很多人的第一印像是军事化管理,非常注重成本管理、流程等,这是每家公司本来就应该有的严谨与制度化。一般来说,一家新创企业给人的感觉是很轻松,比较有弹性,不会要求上班穿正式服装等等,其实主要还是文化,基本的纪律还是要有。除了富士康所重视的成本、时间和流程的纪律等一定的规范以外,我们还需要赋予新的生命,并且传达我们的能力与信念,让大众感受到热情。

如何赋予它新生命呢?就是让它更有色彩,更有音乐性(musical)和艺术,有了更多的色彩,更有艺术,就更生动,工作的时候就不会觉得只是在完成一件差事,而是活出一种风格,表达出对生命的热爱与对艺术的追求,以及对环境的关注。这些可以让我们的下一代有个新的起点,因为对环境保护的重视、可持续性发展的高度关注,就会去放远眼界,去想5年後会是怎麽样的公司。

我们在思考,如何以公司的理念和技术来协助一些环境污染的问题获得解决。我们所做的就是我热爱的事情,从公营及民营的公共交通运输工具开始着手,希望5年後,台湾1.6万辆大巴士都能逐步淘汰掉,换成无污染的电动巴士,之後再来解决摩托车和汽车的问题。

我们已经忍耐了燃油车的噪音和空气污染那麽久,能不能给孩子们一个更好的未来呢?我的热情就是去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交通与环境。

问:用一个比较高的高度来看整个电动载具产业,虽然每年都有高度成长,但整体规模还是比较小,您觉得EV产业发展的甜蜜点会发生在哪个时点?为什麽?

答:虽然有媒体宣称黄金交叉会发生在2025年,但时间上是否会是2025仍然不那麽确定,但一定会发生。当充一次电可跑700~800公里的时候,超过加一次油跑600公里的里程时就会有变化。当基础建设的不足和里程焦虑的问题被解决後,肯定就会发生黄金交叉了,届时EV将会有非常陡峭的成长幅度。

现在电池的能量密度一直在改善,每年以大约8~10%的速度成长,固态电池再出来以後,续航里程就更高了。到2025~2026年,车子充一次电要跑个900公里应该不是什麽大问题;目前的里程续航力大概在400~500公里左右。

目前有电动车和传统汽车产业两个阵营,但传统汽车业也深知必须拥抱智能,比如通用汽车(GM)把Cruise买下来,从外界改变自己。福特买了Argo,大众汽车(Volkswagen)则投资了300亿欧元来提升自己软件的能力。

新创企业,例如Tesla和蔚来,则是从资通讯(ICT)与网际网络的角度去切入这市场。现在MIH想做的,就是协助传统汽车产业转型,并且也让新创产业降低入门的门槛。毕竟制造汽车不像网际网络那麽简单,需要有一定规模的资产,才有办法成立一个新的平台。现在连小米、OPPO这些手机品牌商都想做车了,哪天如果ARMani、Ferragamo也想投入汽车业,那就不是单纯的制造汽车了,而是进入交通移动产业(mobility),这甚至会创造一个新的阵营,就是把Fashion+Lifestyle概念来加入移动产业,将与现在的Tesla、蔚来或传统汽车业者如丰田汽车(Toyota)、通用不同,预料也将会有更多资通讯科技业者例如亚马逊(Amazon)、微软(Microsoft)等的加入。

我们希望创造一个生态系统,协助想要进入交通移动产业的业者把门槛降低。这些阵营是会一直改变的,例如传统汽车业,每隔几年就有一家被吞并,手机业也是一样,当然也有新的Player出来。这样的变化,对大家而言不仅是挑战也是机会。我不认为这对我们是负面的影响,改变就是所有一切的力量。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新创企业 MIH联盟 富士康 电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