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邓白氏
荣耀会员

没有数据 ESG谈何容易?AWS释出碳足迹计算工具

没有数据 ESG谈何容易?AWS释出碳足迹计算工具

COVID-19催化企业迈向数码转型,同时也刺激各界对环境永续ESG的重视。然2022年伊始,产业讨论ESG的声量逐渐放大,对企业来说,究竟该先做好数码转型,还是先搞懂比较急迫的ESG?

对此,产业人士则多半认为,两者并不冲突,更可以说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台湾数码企业总会理事长陈来助表示,企业要达到零碳目标前需要先经过碳盘查、碳定价,再到碳中和等三个阶段,这一连串的核心是能源管理,而要有效管理就必须先有质量俱足的数据,有数据才能分析应用。

AWS香港暨台湾总经理王定恺则表示,ESG与数码转型密不可分。如若从技术架构来看,数据治理、网安与ESG则是企业相当重要的基础工程,如同地基,他强调,企业必须要以此先打好底子,否则谈任何商业模式转型都是徒劳无功。像是物联网、人工智能、数据分析,甚至元宇宙、线上商机等新兴趋势崛起,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一定都会用到各式各样的软硬件,进而带来耗能问题,无独有偶,其中核心依然是数据治理。

王定恺强调,ESG需与企业本身的数码转型策略有高度连结,因此当企业在谈ESG,更需以全「面」的角度来看,而非点状思考,如果企业仅仅是将ESG视做一个专案,为了交付报告,这样的心态可能会以小亏大,非常可惜。再者,目前许多跨国企业都制定新的供应链采购标准,未来供应链减碳绩效也将列入采购指标,这将有如滚雪球效应,当一家开始要求,就会有更多业者如雪片般飞来,然在数据交换的过程中都是有成本的,企业不可能一家一家对接,不仅成本高且效率低,为此这也会衍生企业对于「数据湖(Data Lake)」的新IT架构需求。

所谓数据湖指的是一种集中式储存库,存放所有结构化和非结构化数据。王定恺解释,过去企业为了专业分工,部门之间各自为政,虽然累积一定程度的数据量,但彼此却无法串连,有如数据孤岛,形成谷仓效应(Silo)。而数据湖更像是让数据在统一平台中被最佳化使用,透过数据串连与自动化技术获得更多分析与洞见,未来还可以透过共享的概念与供应链无缝接轨。

而企业达到零碳目标前,碳盘查是最重要的第一关,然对中小企业来说,内部没有相关人才可用,只能寻求外援。对此AWS近期也宣布针对企业用户推出碳足迹计算工具,供用户掌握其在AWS上所使用的云端设施所产生的碳足迹。

近来科技巨头纷纷喊出自家的永续目标,并且开始将这些目标在服务中实现,AWS也不例外。AWS指出,根据研究,企业在AWS云端上执行工作负载,比起在自家数据中心中运作,可以降低88%的碳足迹。

而未来透过这项新的工具,可以进一步提供设定减碳目标的企业用户更准确地测量碳排放量,用户能以月份为单位,查看碳排摘要、地理分布,以及每个服务的碳排放量。该工具也会根据客户自2020年1月起使用AWS各项设施的情况提供历史碳排放数据,包括来自公司营运的一级直接碳排放量,和来自为AWS设施提供电力的二级碳排放量。

此外,用户在云端部署新资源时,还可以衡量碳足迹随时间下的动态变化。王定恺表示,许多大厂供应链中实际上有很多是中小企业,但中小企业资源不足,往往光第一步落实碳盘查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为此AWS未来也会致力透过当地夥伴建构更完整的服务生态系,盼协助企业落实零碳目标。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碳足迹 数码转型 ESG A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