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云达科技
荣耀会员

创投挹注500万美元 助台湾大车队55688蜕变超级App

2020年,当全世界都仍在观望Covid-19可能为产业、市场带来哪些冲击时,Headline Asia合夥人黄立安便于社群媒体写下「预期COVID-19将为我们的生活、工作、娱乐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各行各业都将被这种病毒给颠覆。」

与此同时,Headline Asia的投资旅程并未停歇,黄立安认为,疫情将为该数码经济产业带来与其说是冲击,不如说是新的契机。而其中,尤以交通、物流产业的需求及变革最具代表性,这也是为何Headline Asia要接连于投资无人运送机器人Kiwibot、远洋货运商务管理平台BlueX、国际网购代运平台Buyandship等物流解决方案后,又于2022年3月下旬宣布以500万美元(新台币1.4亿元)投资台湾大车队旗下子公司台湾智能生活网(以下称「生活网」),可见其对于移动服务产业寄有高度的期待。

Headline Asia参与生活网的首轮对外增资,持股比率12.33%,股价净值比(PBR)高达29倍。而生活网经过首轮对外增资后,估值也提高到新台币11.56亿元。台湾大车队CEO林念臻表示,台湾大车队期待让用户生活更便利且轻松,使人们可专注将宝贵时间用于更美好的事物上。而此次透过与资本市场的合作,加速将台湾大车队的平台开放出来,同时吸引更多优秀的人才与合作夥伴。台湾大车队方可于最短时间内,在台打造全新生活生态系,同时藉由Headline旗下国际资源,进军国际舞台。

DIGITIMES独家采访Headline Asia(前身为Infinity Ventures)合夥人黄立安及台湾大车队CEO林念臻,了解此次投资背后的来龙去脉与生活网未来展望,两者的策略合作,又将如何带领老字号移动服务始祖台湾大车队完成数码转型,一举成为台湾版的超级App(Super App),并在不远的未来以数码生活服务平台进军全球市场。

Headline Asia合夥人黄立安(左)与台湾大车队CEO林念臻。台湾大车队提供。

问:双方促成投资的契机为何?两者对于此次的投资合作,有何具体的期待?

黄立安(以下简称黄):对我来说,决定是否投资一间公司主要看中团队(Team)、市场(Market)及产品(Product)三个面向。毋庸置疑地,台湾大车队在过往叫车事业的基础上,其650万既有用户数带动了相当可观的市场。生活智能网虽因初入数码经济领域,其产品仍有优化、成长的空间,但目前已将旗下服务做了初步的整合,要以此基础进行下一个阶段的调整及迭代,则并非难事。

事实上,Super App的高门槛源自于初期获客困难。以经验而论,平台若想从零开始获取用户,则每一次下载需动辄3~5美元不等的成本,对于平台而言,起跑点的优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台湾大车队早已突破了最困难的一关;另一方面,从移动服务出发,台湾大车队拥有基数庞大且忠诚的用户,即使面对Yoxi、LINE Taxi、Uber等诸多移动服务市场竞争对手,在过去几年内仍然稳坐市场龙头角色,我们认为,站在坚实的基础上,「超级App」将带动至少10倍的成长。

因此,我们会建议短期应朝向两方向发展,「如何增加现有用户的使用量」以及「累积更多高质量的用户」。

林念臻(以下简称林):台湾大车队本就不只有出租车叫车服务,只是很少人在讨论如何把它做大。事实上,海外有很多类似的App,目的都是希望能提升用户生活的便利性,而这也是台湾大车队一直很想做的事。智能生活网作为一个Super App,目前已有洗衣、快递、订房、外送等服务,集团旗下亦有洁衣家(全台最大洗衣工厂)、保修厂、全球快递(摩托车快递)等线下服务支持。

台湾大车队最大的优势在于能够掌握生活服务的线下面,从「线下」往「在线」扩展的利基点比别人大且稳,除了既有服务之外,长期规划将把平台开放出来,将650万会员分享给所有在线与线下夥伴。为达此目标,下一步我们将把会员数据库与支付方式打通,以利后续使用者行为追踪。

在策略上,我们不能让流进来的人只完成叫车服务就跳出App。因此,第一,得先让用户知道Super App中有其他服务;第二,为提升用户好感度,更加重视App上的使用者体验优化。第三,创造诱因,透过使用率高的叫车服务带动使用率低的生活服务,高频带动低频,并以低频的高毛利养高频的低毛利。

我希望未来可以增加高毛利的服务,最终要让消费者了解,有叫车、居家清洁等需求时,选择台湾大车队Super App,各服务之间累积的点数或红利可以相互使用,消费者不再需要花很多时间选择,因为台湾大车队Super App能给消费者实质的方便感。因此,App设计上,「使用者体验一定要好」,毕竟流程不好,那即使线下服务再好,也没办法将客人引导到各服务去。

台湾大车队近年打造Super App,串连集团内企业与外部服务,创造平台经济。符世旻摄

问:针对全球以及台湾在地「移动服务」的发展趋势,有何观察与见解?

:移动服务无疑是全球趋势,从餐饮外带化、跨境电子商务到本地配送服务,许多产业已经脱离传统交付流程,进入了移动服务时代。Headline Asia在此趋势之下,期待为全球下一波技术及服务的革新提供资金,为协助产业找到降低交付时间与成本、减少排碳足迹、缓解道路交通、人口老化、劳动力短缺的解决方案。

疫情爆发后的3年期间,我们得知即便「人」没有办法自由移动,然货物仍有相当大的移动需求,这件事情在供应链端也不例外。即便过去为确保工料稳定,不受他国情势、货运延宕所耽搁,全球化供应链开始瓦解,在地化生产趋势兴起,然而自始至终,货物国际化输入、输出仍然无法避免,需求带动物流产业爆发性的成长,因此从国际转运到在地运送,皆会是Headline Asia的投资方向。

最终,物流的整合也将会以平台形式出现,很多事情可以靠平台化去解决,降低沟通成本、增加转运效能,这会是我们终极的方向。

更大一点来看,智能城市也会是我们想要进攻的领域,整个城市交通不能从单一载具来看,也不可冀望政府一应俱全。政府有太多的部门,彼此之间整合困难、信息流通过慢,会愈来愈跟不上需求的步伐;反之,若有一个整合超过两万台共享载具、协助650万用户媒合的平台出来带领,整合两端会员、物流车、公共运输,甚至机器人,它是不是更有可能整合出一个完整的智能城市解决方案,完成所谓移动即服务(Mobility as a Service;MaaS)愿景?这无疑是一个梦想,但我们相信非常有可能会发生。

:智能城市这个题目相当庞大,而交通仅仅是其中一块,城市里头包含生活、医疗等,台湾大车队仍会时时关注不同区块。也因为我们在其中占有相当好的位置,包括场域、移动载具、大流量与设备等,一年以8,000万趟次为单位增城市移动数据库,从数据分析的角度出发,大车队绝对有相当大的优势,可在未来「数据驱动」的时代协助挖掘城市问题、移动问题,扩大一些去谈,这些问题背后的解决方案,也正是我们正在努力发展的方向。我们看见的问题,同时就代表着可能的商机。

问:二代接班有其优势与限制,在老牌企业创新转型的过程中,是否有遭遇困难?

:台湾有许多二代接班是从基层做起,他们有足够的产业素养、创新视野以及实力,可以协助企业转型。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我们可以协助的事情,就是提供第三人的视角,协助与上一代来做沟通,一起来支持公司的传承和创新作法的导入。

在这个过程中,切记不是说「第一代的做法不对」,而是我们如何在互信及理解的基础上,去促成对话。比如说软件服务这一块很多时候是虚的,对于上一代来说,他们很难去理解其中的价值,因此我们就得尝试说服一代老板,很多价值不在于硬件,而是在于「人」,我们必须以人为本,去想像我们的服务可以为企业创造什麽价值,且对于公司转型及未来发展是绝对加分的。

在产业转型的过程中,第一代创业者要支持二代,过程中必定存在失败,但重要的是我们从中学习到什麽,以及我们愿意支持企业朝向更好、更创新的路迈进。如同我先前所述,Headline Asia在投资老牌创新的个案时,看中的仍是团队、市场及产品三大要素,我们愿意参与其中,促成企业的改变,也乐意投资丰富的资金及资源,推动这场产业转型。

:事实上,台湾大车队林村田董事长在成立台湾大车队时便说,「台湾大车队不是要做运输产业,」只是十几年前还不知道何谓「平台经济」,但董事长心中早已埋下「台湾人生活口令」的远大愿景,一开始先从交通媒合服务做起,终极目标是希望能在6分钟之内解决生活大小事。这5~6年,平台经济成热门字时,我们才感知原来我们就是往「平台」这一条路走。

而要做平台经济,「数据」就扮演很重要的角色。需要数据蒐集、了解会员,因此需要数据人才,我们深知线下服务是台湾大车队的强项,现在则是要把产品升级,因此,对于研发、数据、AI、UI/UX人才需求量会更大,这也是我们所面临的挑战。

谈到「传承」方面,不是只有家族企业才需要传承,每个企业都会面对传承议题,传承过程一定要信任、倾听,很难一次做到改变,但可以循序渐进,从小地方积累信誉,对内或是对外都是如此,我们必须弯下腰来试图理解,过往的江山是如何打下来的,在这基础之下,花更多时间沟通、创造两代间的信任。

问:台湾大车队近年在转型年轻形象上,做了哪些尝试?

林:现在愈来愈多企业在谈异业合作,像是台湾大车队与电商龙头之一虾皮购物合作,便是希望透过虾皮接触到更多年轻消费族群,让台湾大车队走入全民的日常生活中。虾皮在年轻族群有一定的影响力,因此此次合作,不单单只是互相导客,而是双方都在企划上投入很多的资源。

至于如何透过虾皮接触到更多年轻用户?我们都知道,虾皮拥有很多年轻人会注意的社群管道,例如直播,大车队以前没有试过类似的行销手法,然而现在希望透过转型、异业合作,让消费者看见台湾大车队这个品牌其实是很活泼、很贴近年轻族群的。又如2022年上旬与Netflix影集《华灯初上》合作,在第1季上架前,大众便可见到张贴「光」(剧中酒店名字)招牌的出租车于街头奔驰,让搭到的乘客宛若进入剧中。未来还会与不同产业以及跨域业者进行不同方面的合作。

问:在接受Headline Asia的投资之后,台湾大车队接下来在国内、外有何发展计划?

:分两个面向来说,一是生活网服务的扩张,二是出海计划。叫车和其他生活服务都属生活网的服务范畴,只是目前在App中,叫车占比就有92%。在职务划分上,台湾大车队属「车队」;生活网为包含叫车功能的「在线服务」,然而目前只有8%消费者使用叫车以外的服务,近程则是希望比例可以挪移,但整体App带来的营收都能成长。2022年,我们在生活网设定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目标。

而远程规划上,会针对跨海市场上有更多的调查,我们海外计划会以日本为主,也正与日本相关单位了解、互动当中,我们在想,有什麽比较好的切入角度进军日本。

回过头来,2022年重点虽还是着重在台湾市场的发展,但若要做网络市场,第一天就要想如何往海外发展,要以什麽形式、甚至要去哪里,都要第一步先定好方向。

:我建议台湾大车队先把台湾的商业模式稳定之后,才有办法讨论用什麽样的切角进军日本市场。

:我们的目标是越快越好,在日本市场上,我们看到许多机会。像是国际移动服务龙台Uber没有进到日本,也就是说,目前并没有移动服务龙头寡占市场。同时,以前台湾大车队有于日本提供漫游服务,运用台湾大车队的App便可在东京叫到配合的出租车来接你:再来,日本高龄化趋势明显,我们可能会从高龄族群思考产品策略模式。

而为什麽会选择日本为海外扩张的第一站,主要原因在于日本与台湾文化相近,且日本人对于台湾人的产品服务有更高的接受度,台湾人也很常去日本旅游,而Headline Asia在日本有很多直接与间接资源,能够促成我们更快进军日本。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创投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