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WPG
荣耀会员

【阳明交通大学专栏】疫情下的急诊:英国数码分流系统

【阳明交通大学专栏】疫情下的急诊:英国数码分流系统

陈鋕雄/新竹

疫情爆发后,第一线医疗过载,台北联合医院工会发出「医疗崩坏在即,基层医护向社会求助!」的声明。疫情导致医疗体系过载,在世界各国已有无数经验。医疗体系是疫情的重要防线,一家医院发生群聚感染,就损耗了一份抗疫能量。但法律规定医院不得拒绝急诊病人,若病人纷纷跑到急诊室,不仅导致医院过载,也会成为另一个群聚缺口。

提升满意度 分流系统降低30%急诊量

英国在2015年的调查发现,医师们认为大约有三成的医院急诊门诊是可以避免的。若能事先提供病人相关信息协助,并不需要急诊。因此英国把既有的交互式疾病信息查询数据库,这有点像我国的KingNet国家网络医药,扩充成交互式网站NHS.UK,并作成手机版NHS App,协助病人了解自己的状况。

NHS App更进一步与数码分流系统结合,在网络上透过行政人员及临床人员的判断后,协助民众作精准分流,直接到相关的科别或基层诊所,在疫情中不仅减少急诊室的压力,也获得民众高满意度。

疫情爆发后,政府宣布民众不得直接到急诊室,而是需要先透过数码分流系统,由系统协助引导到最快能获得诊治的急症医疗单位,包括医院急诊部门及特别门诊诊所,以避免急诊部等候室壅塞,促进急诊部门有效人力管理。

由于英国灾情严重,人力短缺,后期只能找紧急训练短期间的人上场协助分流。民间业者也利用AI等技术,开发出自动化的急诊数码分流系统。例如英国独角兽公司Babylon开发的Ask A&E在疫情中表现的分流成效,比起人工判读的数码分流,引导更少的人到急诊室,分流表现亮眼。

台湾线上分流系统 舒缓第一线医护工作量

我国目前是有条件建立类似制度,主要原因是:双北及部分重灾区医疗紧绷,但其他区域的医疗机构可能是门可罗雀。而运作这套数码分流制度,需要有临床人员协助分类。

如果重灾城市的医疗机构已无法负担协助分流的人力,可以透过线上谘询系统,由非重灾城市的医护人力协助分流,引导至适合的医疗机构;而分流时,要能让分流者有足够的病历信息以进行判断。因此英国在个资保护法制上,允许该分流系统利用该民众的电子病历,此外需要执行者留心,民众是在已行使同意权的情况下使用系统。

虚拟病房与NHS App Library 增加民众参与度与好感度

英国另外有二项措施值得介绍。一是「虚拟病房」(virtual wards),在某些医院亦有采用。虚拟病房是「在医院外的病房」,目的在减轻医院的病床压力。例如经急诊判断为病情稳定者,就加上血氧饱和度分析仪回到家中或社区隔离设施,如防疫旅馆透过线上设备进行生理监控,有需要时再送回医院。

另一项是NHS App Library的设置,这部分在「线上医疗与监理沙盒:英国的防疫经验」一文当中已略有介绍。Mobile Health泛指透过移动式装置提供健康照护医疗服务的软硬件或系统。这个领域在法律上的定位,是某些产品的主要使用目的不是为了医疗行为,因此并不一定会落入药政机关(TFDA)的管辖范围,其内容正确性、安全性、网安隐私等往往缺乏政府部门的把关。

英国的做法是由业者填写数据后,由专业人员进行科技评估(technology assessment)的分类,并公布在NHS App Library网站,协助民众进行选择。其中有许多App是属于心理健康、社会支持网络、焦虑与睡眠管理、儿童及青少年心理健康技能训练课程等,有助于疫情中民众心理的稳定性。

智能医疗的最大功能,不只是提供更精确的诊断,而是利用机器的替代人力效应,在有限的医事人力下,达到最大程度的医疗品质,这点在疫情期间尤为珍贵。台湾技术条件样样不缺,只要透过适当的整合机制,应可在疫情中发挥重大功效,减缓医疗机构的急诊压力。

延伸阅读:【阳明交通大学专栏】我国防疫措施的关键缺口:线上医疗

本文作者

交通大学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兼所长陈鋕雄
美国圣路易华盛顿大学法学博士
专业领域:医事法、法律伦理、生物科技法律、司法实习训练等
出版着作:《智能医疗与法律》等。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智能医疗 英国 阳明交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