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德州仪器
荣耀会员

Gogoro、光阳投资Grab、哈雷LiveWire为何皆走SPAC在美上市?

Gogoro、光阳投资Grab、哈雷LiveWire为何皆走SPAC在美上市?

2021年可说是二轮车进军美国资本市场成果颇为丰硕的一年。先是由光阳旗下金库资本投资的东南亚移动服务龙头Grab以将近400亿美元估值,透过特殊目的收购(SPAC)于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紧接着,Gogoro于10月宣布,与私募基金Princeville Capital旗下空壳公司Poema Global达成购并协议,预计2022年第1季以股票代号「GGR」正式挂牌,成功敲响台湾新创赴美敲钟的首例。

12月初,光阳宣布投资哈雷旗下新创电动重机品牌LiveWire共1亿美元,于此同时,LiveWire亦宣布将以SPAC形式与空壳公司AEA-Bridges Impact Corp合并,并于美国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而光阳也借此取得LiveWire于SPAC上市后约4%的股权,LiveWire则成为继Gogoro之后,首家上市的美国电动摩托车品牌。

以投融资角度来看,2021年几次与台湾企业相关的SPAC上市案例,对于台湾产业了解西方资本市场运作带来正面的助益。光阳董事长柯胜峯表示,电动车产业正位于产业的风口浪尖,很多公司透过SPAC至资本市场募集资金,因素相当复杂,里头不乏看准资本市场这股「汽车电气化」热潮,设法趁势而入的新创企业。

柯胜峯指出,光阳与哈雷两大品牌策略合作,相对于近期被马斯克点名空有其表、实则一台车都尚未生产出来的Rivian等新创电动车品牌,两者在技术面、市场面、供应链端都更为稳健,以此基础前进资本市场,其目的并非为了取得巨额资金、哄抬股价回馈股东,而是透过既有的产业实力推动二轮车电动化的发展。

针对新创透过SPAC赴美上市案例剧增,聚达创投(Mesh Ventures)共同创始人暨董事总经理乔国筌提到,SPAC上市并非「捷径」,它同样得经过资本市场、美国当地金融机构背书,才可顺利成行。比较「美国当地企业」与「外国企业」赴美上市流程及其难易度,乔国筌指出,两者并无太大差异,对于外国企业而言,最困难的莫过于其财务评估是否能取得金融机构的信任。

跨国纸本作业存在许多文化落差,对于台湾新创而言,要到一个全然不熟悉的资本市场寻求上市,前期的文件检核将难题之一,这也攸关一间新创公司的领导者,是否有足够让人信服的人格特质,以取得国际投资人的信任。这也是为什麽有些台湾公司赴美上市时,因无法取得当地投资机构的背书,最终只能把钱撤回,上市计划因而告终的窘境。

柯胜峯表示,光阳之所以可以在八个月之内谈成与哈雷的策略性投资案,除了两间公司皆共识于透过缩短时间换取市场先机,再者,金库资本、代表光阳Crowell & Moring LLP以及代表哈雷的LATHAM&WATKI皆为世界排名前10的律师事务所,因此无论是策略投资、后续取得LiveWire上市后的部分股权,此次合作案对于台湾企业于美国资本市场中的谈判能力,可说是相当具有参考价值的贡献。

乔国筌进一步指出,SPAC提供企业一个更简单的方式进入资本市场,然而除了可大幅度将上市期程缩短之外,其余条件与循正常途径上市无异。一间企业是否具备一定的能力可承受美国资本市场的考验,仍取决于该公司的本质是否稳健、成熟度是否足够。

乔国筌认为,SPAC可说是开了一扇门,但绝非新创公司上市的「捷径」。

即便现在有相当多SPAC公司急于寻求购并上市标的,然而成功上市最重要的,还是企业营运的基本面去支撑其IPO股价。目前,市场上也不乏有SPAC公司收购意愿,却不受金融机构支持的新创企业,这对于新创而言确实是把两面刃,一方面阻碍本质稳健的新创公司透过SPAC快速进入市场,另一方面却也淘汰了不够成熟、还不适合上市新创的「抄捷径」之途。

新闻小辞典:所谓SPAC,又称「特殊目的收购」,是一种透过没有营运业务的空壳公司使私人企业能够「借壳上市」的管道。SPAC公司成立之目的便是以IPO的方式募集资金,并透过购并目标企业,使投资人从中获利、赚取报酬。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Gogoro 哈雷 光阳 Grab 投资 SP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