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CES 2022
event

社会情绪学习新创MEandMine获纬创领投 以AI及数码科技扩展应用

社会情绪学习新创MEandMine获纬创领投 以AI及数码科技扩展应用

硅谷社会情绪学习(SEL)新创公司MEandMine近期成功获得纬创和亚马逊(Amazon)等重要企业投资种子轮资金後,CEO黄文馨(Elinor Huang)表示,2022年将在欧洲与亚洲市场的拓展上加速进击,并将开始整合人工智能(AI)与数码科技在产品上,以强化使用者经验与应用成效。

MEandMine2020年获选为时代基金会Garage+精选新创50强,是一家以科技教育理论为基础,为3~8岁孩童设计与制作社会情绪学习(SEL)玩具的新创公司,在10月初获得纬创领投240万美元的种子轮募资,其他投资人包括亚马逊(Amazon)、Smart Capital, KBS Angels, Magic Bridge Foundation Investors及知名硅谷天使投资人等。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MEandMine共同创始人与CEO黄文馨。MEandMine

黄文馨指出,该公司即将推出Play Lab课程并与加盟连锁学校合作推广,是因为「哈佛大学的研究已经验证了孩童的教养当中社会情绪学习可以从3岁就开始,而且教导4~6岁孩童时,有人际互动的实体教室情境会比在线教学更有效。」

黄文馨目前是2位孩子的母亲,她与另外2位共同创始人在2019年创办公司时,在品牌中加入了双重的涵义。「从小孩的观点来看,他们首先认识自己和自己的身体,以及自己的情绪等,然後内化这些知识成为他们自己的一部分。对父母来说,则这是一份给他们自己与他们的孩子的礼物,」黄文馨说。

MEandMine的这套玩具分成四大体系,分别是身体、认知、情绪与社交技巧。实体的教室课程将在2022年1月在全美Gymboree超过200家分校展开。但其实双方的合作早已开始,只是因为疫情的关系改为把游戏盒寄到学员家中,并由老师在在线课程中示范,家长则协助孩子操作。

在MEandMine即将推动的第二阶段发展蓝图中,数码科技将被整合到产品当中,作为一项工具来协助孩童发展日常习惯,学习社交技巧与情绪管理。举例来说,当孩子在学习身体的消化流程,可以把每天吃的食物照片上传到App上,10天後就可以看到他们自己的酵素毛毛虫宝宝(动画拟人角色)长成的模样。

MEandMine也将在2022年开始一项概念验证(POC)研究计划,了解生理回馈SEL游戏对自闭症孩童训练的效果如何。人工智能(AI)技术将被应用在数据对映流程,并研发可做为自闭症疗程工具的产品。 

根据初始设计,这新产品也将有AI功能,在使用者脑波和心跳数据显现明显回应时,自动调整游戏的难易级数。但预计这项产品需要较长时间才能问世,最早也得等到2024年,因为概念验证就需要进行一整年,并且需要许多高科技的整合来研发此软件产品。

「我们不做硬件,所以在全年200亿美元规模的特殊教育市场中,我们参与的是当中35亿美元的软件市场,」黄文馨说明,这可以是个B2C产品,由父母购买在家里让孩子每天练习,也能作为B2B产品,供专业机构采购,作为研究采集数据的工具之用。

快速拓展全球市场

2022年会是MEandMine忙碌的一年,除了要在第2季於台湾和一些加盟连锁学校合作推广实体课程外,也将同步把所有在当地贩售的游戏盒中文化。事业发展副总裁尤人玉说明,在台湾已经可在几个最大的亲子教育电商平台买到MEandMine的游戏盒,每盒玩具有一本绘本故事书,让父母念给孩子听,与孩子一起探索。

手做的部分,则由孩子自己来解决问题,独立操作。每个故事都是一个冒险,把阅读和手做结合在一起。可是因为还没来得及中文化,有提供由专家录制的网络版朗读内容,感觉在亚洲市场还是有需要透过在地化的成长空间。

黄文馨表示,领投的投资人纬创与该公司同样看到在亚洲市场的实体课程发展潜力,特别是在新加坡、日本与台湾,未来将与纬创在东南亚有很多的合作机会。此外,亚马逊也将协助MEandMine在全球所有据点的本地化,其中包括新加坡、日本、澳大利亚与欧洲市场。澳大利亚亚马逊网站从11月2日起已经开始贩售MEandMine游戏盒。

从2022年初起,订阅制也将在美国市场起跑,台湾市场则晚一季开始。订户每个月可以收到一个Play Kit游戏盒。从公司成立到目前已经出了12盒在市面上贩售,还有16-24盒正在研发与制造中。

I hope you discover the magic I see in you

黄文馨在医疗产业担任产品经理有超过12年的经验,曾服务於Johnson & Johnson及Stryker等公司。她与另外两位共同创始人对於致力於研发生产特别为自闭症儿童设计的产品,有非常坚决的信念。其中的一位创始人是美国最早的物联网医疗装置新创公司i-Health的创始团队成员,她的一个孩子是注意力不足过动症(ADHD)。

「自闭症教具市场的需求远未被满足!」黄文馨说,硅谷有很多家庭的孩子都有这方面的需求,每周会请职能治疗师到家上课,但职能治疗师的流动率太高,孩子好不容易适应了,没隔多久又换人,就又得从头开始。因此,若能有工具,在孩子玩生理回馈训练游戏(biofeedback games)时蒐集数据并把疗程进行标准化,是很重要的。 

硅谷很多新创是从车库起家,MEandMine则是从黄文馨的女儿的房间开始。「你可以想像吗?一群小儿科医生、心理学家、教育专家全部挤进一个小房间开会,为要设计出给早期教育孩童的社会情绪学习玩具给小朋友而热烈讨论着,」她描述着当时的情景,忍不住大笑。

MEandMine从第一天起就采取了以使用者为中心的对策,黄文馨在创办公司以前,与全美各地的父母进行了1,000次访谈,作为确认产品市场适配度的研究。她归纳出一个结论,坚韧(resilience)、解决问题的能力和追求幸福的能力是这些父母希望他们的孩子一生中拥有的礼物。他们也会邀请孩子们试玩,与游戏设计师合作研发产品。

在每个MEandMine游戏盒上印着这行字:「I hope you discover the magic I see in you」(我希望你能发现我看到在你里面的神奇力量)。黄文馨解释,这是该公司的座右铭,反映出每个父母对每个孩子的期许,而每个孩子都有他或她独一无二的价值与潜能。

MEandMine希望运用AI和数码科技,提供自闭症儿童所需要的早期干预,藉由训练试图弥补他们天生神经系统的落差。「如果这些自闭症孩子藉由MEandMine游戏的训练,长大应徵工作时能双眼直视主考官,或是在路上遇到警察鸣笛时不会惊慌失措,那麽我们的所有努力就值得了。」黄文馨说,她和两位共同创始人已经决定,要把这部分的事业拆分出来,在2022年登记为共益企业(Benefit Corporation)。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纬创 硅谷 数码科技 AI 新创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