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EVmember
荣耀会员

Migo打造超越软硬件的新兴市场解决方案 弥补30亿人科技落差

Migo打造超越软硬件的新兴市场解决方案 弥补30亿人科技落差

美国创业家Barrett Comiskey在20几岁就发明了数亿本电子书所仰赖的电子墨水技术,又荣登全美发明家名人堂(National Inventors Hall of Fame)留名青史,卖掉第一家公司E-Ink Corp.后,大可早早退休享受人生。但没过多久,Barrett Comiskey就开始了另一段创新的旅程,想解决的问题和Google Loon与低轨卫星(LEO)殊途同归。

Barrett Comiskey说:「E-Ink是把印刷产业现代化,让人们更方便阅读,主要满足世界上财富金字塔顶端10%的人的需求。Migo基本上也一样,是透过科技与消费者为主的创新技术,弥补全世界30亿人口的信息落差,提升他们的数码参与。」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Migo创始人与CEOBarrett Comiskey。陈孔顾摄

Migo以台北为其研发工程与供应链中心。陈孔顾

Migo小档案

Comiskey在2009年创建了Migo这家锁定新兴市场的创新公司来实现上述目标,并获得新加坡主权基金淡马锡(Temasek)、YouTube共同创始人与技术长陈士骏(Steve Chen)以及数家重要创投与产业人士的支持。然而,Migo一开始也遇到不少挑战。他们最先是在菲律宾进行概念验证,确认技术与产品可行,可是却始终无法找到适合的当地夥伴,因此决定转进印尼发布该服务。 

Migo于2020在印尼开启了服务,一开始的产品是顾客可到他们住家或办公室附近设有Migo下载热点(MDS)的商家或是杂货店,透过小额储值即可自云端下载余兴节目与教育内容。

这样的商业模式很快就获得印尼当地最大媒体集团MNC执行董事长Hary Tanoesoedibjo的背书。Migo和MNC的策略联盟是基于1+1=4的概念,也就是结合了MNC庞大的资源和Migo独特的技术,加速印尼大众市场的数码化,并引领他们进入丰富的现代数码21世纪。Migo将成为MNC Vision Networks’ (MVN) Vision+内容的行销平台,MVN则投资Migo印尼分公司4,000万美元,以加速在该国市场的拓展与数码化进程。 

与MNC的夥伴关系对Migo来说是个重要的转捩点,因为这证明了Migo提供最佳的解决方案,将服务延伸到新兴市场广大群众的最后一里路。MNC集团已经试过光纤网络、卫星等各种方式,就是无法把成本降下来。而Tanoesoedibjo在签约仪式上亲口这样说:「我们发现Migo对我们的服务是一个绝佳的平台,不但更便宜,更快,影像也更清楚。」 

Comiskey对Migo的愿景,是让它在5年内成为全球30亿人心目中如同7-11一样的品牌,随时取用负担得起的高品质数据服务,加速他们在娱乐、教育、阅读、音乐、游戏、金融服务等任何不需要实时传输的服务上的数码体验,改变他们的生活。

铜板价看到饱的数码平台

Migo目前(2021年10月)在大雅加达地区的下载热点已经超过500家,预期到年底可达1,000家,而2022年的目标是要扩展到1万家,涵盖整个爪哇岛1亿人口。除了 Vision+之外,Migo Indonesia平台上也有其他当地与国际媒体制作的内容,其中包括韩剧。此外,还有印尼的教育、文化、研究与科技部和其他印尼教育科技公司提供的优质教育内容。

Comiskey在与MVN的签约典礼上拿出一个1,000印尼盾的铜板,是印尼面值最小的货币,约合5美分。他说:「几乎每个印尼人口袋里都有几个铜板,使用Migo一天只需要花一个铜板,就能获取无限制的数据。」

「我们每个月订阅的费用是1~2美元,而营运每个顾客的成本是5美分,所以已经是超级便宜了。我们透过Wi-Fi提供服务,并持续创新来提升硬件、软件与演算法的最佳效率。」

印尼的网络服务其实是非常昂贵的。世界银行数据显示,印尼人均收入是每年4,450美元,可是有线电视加上网际网络拨接服务的套装订阅价格却高达每个月40美元。就算有钱,也不是所有家庭都能有光纤网络,因为印尼有超过1.7万座岛。MNC的老板Tanoesoedibjo就说,印尼家庭平均每天要看5个小时的电视,「如果他们得用手机看这些节目,那每个月得要花多少钱啊!」 

Migo使用的是专属而安全的卫星进行内部传输,而所有的Migo下载热点都会透过小耳朵持续接收最新内容,并把数据存在一个小服务器中。透过这样的方式,他们就能涵盖印尼全国,新设站点所增加的成本微乎其微。  

近期有数家科技公司试图以低轨卫星来解决偏乡的联网问题,可是目前他们的服务每个月订阅成本都在100美元左右,但Comiskey说,Migo愿意考虑使用低轨卫星科技并进一步创新做为备案,好在一些交通极其不便的地方也能提供服务。

「考虑到个别公司开发出高效率的数据传输技术,我们可以整合他们的技术来让更多人以更便宜、更安全且以数码版权管理(DRM)的方式获得我们的解决方案,」他说。

Migo其实还可以推从供应端出发的商业模式,成为美国、日本、韩国与国内强大的科技公司游戏、社交网络、长/短版视讯等服务的平台,也就是平台即服务(PaaS)的模式。但Comiskey认为这些大型科技公司的DNA,未必能从新兴市场赚得到钱,所以他们才都聚焦在自己的母国市场。可是他相信,一旦Migo做到既定目标,让他们看到服务数百万甚至上亿顾客的规模,成为在印尼、印度、菲律宾、巴基斯坦、孟加拉等人口大国最主要的数码服务供应商,那麽有兴趣获得另外10亿个新顾客的这些科技巨擘,必然就会找Migo来成为他们的策略夥伴。

两度进行破坏式创新的Barret Comiskey给21世纪年轻创业家与创新者的经验谈:

科技只是解决问题的工具,它是为了解决使用者痛点所需要的整体系统而提供服务。Migo不仅仅是一个盒子或服务器而已,而是硬件加软件,加商业模式,再加上品牌等等。这些都只是你工具箱里的工具,可以用来组成某个东西。想像你是一个木匠,你会在木工店里学习如何使用工具,然后你需要离顾客愈近愈好,花时间了解顾客,运用设计思考或是任何你想用的工具,进行以顾客为中心的创新。 

要做到这点,就需要把商业模式和整个价值链想清楚,去找你可以一起创新的夥伴,找有在地实力的,或是找能帮你去到你想去的市场的夥伴。你们要共同创造所有参与者都能享受到的好处,但也要想办法让自己的公司吃到那块饼。 

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台湾学习的典范与最佳案例,我们借重台湾的硬件工程、供应链、数据管理、产品开发等能力,让人们的思考范畴可以超越硬件和装置。我们也希望可以把市场拓展至印尼之外,建立一个全球性的公司并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持续创新与借重在地资源,解决在泛东南亚区域以及其他广大市场的棘手问题。我们的团队也不断成长,有来自全球各地、志同道合的人才加入我们。

我们多年来持续进行接地气的创新,有使用者研究团队在菲律宾与印尼运用现代的各种研究方法来挖掘潜在需求,进行焦点小组访谈。这是我们所作的投资。

苹果是个好例子。他们整合品牌、硬件、软件、使用者界面、物流、行销、app store等,创造出美好的使用者体验。全球目前有大约10亿人使用iPhones,Netflix则有2亿个家庭订户,算起来使用者也差不多是10亿人,但消费品牌雀巢(Nestle)和联合利华(Unilever)的客群却大得多:他们服务全球30-40亿人。

如果把技术先放在一边,从事具有成本效益的零售数据传输,服务数十亿创新不足的消费者是一个令人兴奋的项目。如果你能解这道题,它事实上是个非常强大的解决方案。或许这不是硅谷类的成功故事,但却能解决真实家庭遇到的难题。我为什麽要打造这个类似7-11便利商店的解决方案呢?因为在未来的数十年里,人们在这些商家或杂货店消费时,价格仍然会是他们最敏感的区块。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美国 印尼 新兴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