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KYOCERA
event

线上医疗vs.线上谘询 台湾数码医疗怎麽走?

线上医疗vs.线上谘询 台湾数码医疗怎麽走?

台湾线上医疗产业已有不少新创团队从皮肤科、家医科、身心科等等领域推出B2B与B2C的服务,而因为从不同科别应用出发,也面临不同的法规、技术、药品、个管的配套,针对不同科别的不同流程与配套,台湾线上照护服务产业协会(TIAT)理事暨标准认证组召集人李友专表示,定义与区分线上谘询和线上医疗、线上会诊的两端人员训练、重塑科技产业对于数码医疗的价值体系与思维都是推展线上医疗的关键。

疫情降低门诊 线上医疗如何效率化健保经费?

在线上医疗和线上谘询的定义上,除了现在疫情的缘故,造成过往不曾出现的状况,医院门诊降低了30%,而为了减少感染可能,未来是否各大医疗院所都应该先线上谘询,进行在线检伤分类后,若真的有需要,再到医院来看病,这样两层式的医疗照护,或许也能大幅降低交叉感染的机会。同时,若是轻症都跑到急诊去看,也必须祭出惩罚性费用,也才有机会真正舒缓医疗人员的负担,否则台湾1年有3亿6,000万次门诊,平均一人超过15次,相较美国仅4次,如此庞大的就医次数,着实造成医疗人员工作很大的负担。同时也分享台湾感冒轻症的健保经费为新台币200多亿元,是否线上医疗都有机会来协助效率化运用健保经费?

线上医疗D2D2P vs. 线上谘询D2P

除了定义以外,李友专认为现在大多数人认知的线上医疗是D2D2P模式,即Doctor(举例来说眼科专科医师) 2 Doctor (家医科医师) 2 Patient(糖尿病人)的模式,同时如果是线上,两边的设备、传输管道是否安全、数据收集与分析是否也符合个资;又或者医师、病人对于线上医疗器材是否熟悉与懂得操作?

目前1亿元的线上医疗健保给付,原先的当地医师没有多赚钱,500元的奖励补助是给与线上那位协助会诊的医师,或许也是产业正在尝试,看看怎麽样的给付金额与模式,能吸引哪些生态成员共创;然而,线上医疗D2D2P应该不会有太大量的业务,反而是线上谘询D2P模式,即Doctor 2 Patient才比较可能会是大规模,可以是复诊、也可以是轻症谘询,或是D2N2P,Doctor 2 Nurse 2 Patient等。

建议台湾线上医疗切入软加硬 拉高医疗即FDA认证门槛

另一方面,COVID-19(新冠肺炎)持续全球肆虐,即便疫苗研发速度快,但仍旧无法跟上病毒变异,以及面临疫苗分配不均的年代,线上医疗需求激增,李友专认为台湾在线上医疗服务生态当中,较难做软件代工,台湾真正要扮演的角色,一定要软加硬,都是因为软件很难直接进入异国的医疗生态系,再加上,生态系越大、越复杂的地区,如美国才有制定规则的权利。

台湾或可从携带式的医疗硬件与AI软件整合的仪器着手,如不需点散瞳剂的眼底镜,同时也提醒,若是要透过App,也必须进入科技大厂的应用程序生态系,才有可能融入当地市场。

举例来说,开发出一款App,经过临床试验证实对疾病缓解与治疗有效果,甚至经过美国FDA认证,如用手机照光,照亮环境与用户,可以降低忧郁症,包括如何照、照射的剂量、照的角度、时间长度都必须明订,说不定有机会能推展到全世界,然而,这数码医疗产业的供应价值体系都与ICT不一样,也需要科技业与医疗业共同持续努力才有机会达到。

延伸阅读:【国立阳明交通大学校长林奇宏专访】建立适应性高的伟大大学 四大价值与环扣生态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线上医疗 智能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