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Microchip Technology Hong Kong
科睿唯安

经济学人的「非洲报告」

过去400年来,非洲只是全球经贸大环境中的小角色,但近年来非洲快速成长,而且已经到了不可忽视的地位。非洲54个国家中,最大的经济体是尼日利亚与南非,其他的很多国家至今还残留殖民时代的阴影,落後的基础建设成为社会进步最大的障碍。2050年时,尼日利亚将有4亿人,这个规模将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三大国。

撒哈拉以南非洲(Sub-Sahara)的人口年成长率是2.7%,高於南非的1.2%与拉丁美洲的0.9%。这个成长趋势若维持不变的话,2050年的非洲将有25亿人,如果知道年轻的人口背後是拥有大量可以育婴的年轻妇女,那麽我们可以理解,非洲的人口成长动能不会轻易缓和。如果看得更长的话,2100年的非洲将有43亿人。

现在非洲的13亿人中,平均年龄19岁,大约是欧洲的一半,而大约一半的人是出生在2001年911攻击之後的年轻族群。很多人认为暴增的非洲人口是个灾难,尽管贫穷率降低,但仍有许多非洲人处於贫穷线下。

非洲每年进入就业市场的年轻人有100万人,但大多缺乏专业知识。PWC与哈佛大学等研究机构相信,到2027年之前,全球前15大成长最快的国家,将有7个来自非洲,而到2050年时,尼日利亚的经济规模将直追法国与德国。

非洲在民主化的浪潮与基础建设的逐步推进之下,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基础的教育、降低的出生率,有助於储蓄率,也会带来人民对民主化的期待,独裁政府将会减少,也会带来经济的繁荣。一旦各种有利的因素出现时,非洲的潜力将会大爆发。

2003~2016年,加纳的小学就学率从66%增加到89%,但东北非却因为宗教因素而下跌。如果以相对比较来理解这个世界的改变,15年之後只有不到4分之1的德国、日本人认为生活条件将会改善;但3分之2的尼日利亚人、肯尼亚、塞内加尔人都认为可以改善生活条件。

Migration:移民带来非常大的不同

有人问:尼日利亚第二大城在哪里?会有人回答在英国,因为至少有20万出生於尼日利亚的人住在英国。移民带来新的经济成长与教育机会,更多人离开非洲,或从乡村搬迁到城市。无论是加纳、南非、肯尼亚,都有一大半的人想离开故乡到海外讨生活,但没有离开的理由是「人蛇成本太高」。

欧洲人口到2050年会减少10%。光是德国每年要有50万人来平衡老化的人口。2018年时,尼日利亚在海外的侨民汇回243亿美元的外汇,比2016年增加24%。赛内加尔在西班牙的劳工,汇回一半的收入。侨汇带来教育所需的费用,而教育品质正好是海外工作需要的,现在有40万非洲人在海外念书。

移民带来的效益

从文化层面,我们看到了年轻人对於非洲音乐的喜爱,而非洲食物跟着移民漂流到世界各地,这些现象在台湾也看得见。世界已经不是我们熟悉的世界,而未来的世界正在飘移。现在非洲城市化的比例是41%,而城市化便是经济成长的类固醇。肯尼亚的首都奈洛比,有41%的人得步行去工作,也是全球通勤时间最长的城市之一。

农产品效率化的进入市场,可能是国家现代化、工业化最近的一条路。另一个挑战是「气候变化」,偏远的农村、肥料、农业技术的普及都是很大的挑战。把台湾的农业技术再度带到非洲?就像赠送口罩一样,台湾应该本着「人本主义」的立场,赠送口罩、农业技术的传授,把它当成五、六十年前欧洲神父来台湾传教一样吧,先做事,不提信仰。

为36年资历的产业分析师,一手创办科技专业媒体《电子时报》(DIGITIMES),着有《断链之後》、《科技岛链》、《巧借东风》、《西进与长征》、《出击》、《电脑王国ROC》、《打造数码台湾》、等多本着作。曾旅居韩国与美国,受邀至多家国际企业总部及大专院校讲授产业趋势,遍访国内、欧美、亚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