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丢给台湾的3个问题 ChatGPT让工程师考虑「躺平」? 智能应用 影音
DFORUM
IBM 数码行销

AI丢给台湾的3个问题 ChatGPT让工程师考虑「躺平」?

  • 舒能翊台北

左起政治大学信息科学系副教授蔡铭峰、政治大学法律系暨创新加坡际学院助理教授陈柏良、人工智能科技基金会CEO温怡玲。李建梁摄
左起政治大学信息科学系副教授蔡铭峰、政治大学法律系暨创新加坡际学院助理教授陈柏良、人工智能科技基金会CEO温怡玲。李建梁摄

DIGITIMES主办的AI Expo于华山文创园区圆满落幕,一连3天分别针对算力赋能、数据赋能、万物赋能,邀集海内外厂商与学界专业人士展开讨论。主办单位表示,2023年AI Expo连续3天的参观人数达到1万1,500人,年成长率达到377%,「不知讲堂」更是几乎场场爆满、一位难求,显见台湾产官学对于人工智能(AI)发展的重视与好奇。

自从AI问世,「AI是否取代人类」的讨论便从未间断,尤其近日ChatGPT蔚为风潮,让此话题热度不减反增。

人工智能or工人智能?

人工智能科技基金会CEO温怡玲表示,虽然AI可以应用到每个场景,但这并不代表每个场景都需要AI。ChatGPT这种大型生成式AI模型在这段时间引发非常多讨论,甚至让许多工程师思考是不是乾脆「躺平」算了。然而,温怡玲也分享其使用ChatGPT的经验,并证实回答的确存在漏洞与错误。

温怡玲表示,现在的AI与50年前AI样态已经不一样,定义也不一样,现在是数据驱动、基于数据的AI。答案形成的过程牵一发动全身,因为当数据本身就存在错误时,将有更多基于错误信息的数据出现。

与谈人政治大学信息科学系副教授蔡铭峰、政治大学法律系暨创新加坡际学院助理教授陈柏良,也各自分享ChatGPT「出包」的经历。陈柏良表示,曾有学生的4,000字作业通篇采用ChatGPT答覆,虽然没有让学生如愿拿到学分,但是这也凸显出人类对于AI的过度信任。

蔡铭峰表示,ChatGPT是基于大型语言模型(LLM),但并不仅止于此,其中还包含人类反馈增强式学习 (RLHF),这才是重点所在,就好像「练小鬼」,找了一堆人跟模型对练,模型再拿参数回馈问答。因此,虽然人工智能增加了效率,但是也需要随时判断错误。

台湾真的需要自主开发LLM吗?

至于台湾目前积极发展繁体中文LLM一事,陈柏良表示,如果要讨论的是需不需要?大家的答案应该都是一样的,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就会是「Database够不够大?」如果Database不够大,需要担心的是台湾做出自己的版本后,触及率低、没人要用,如此一来,即便投入大量的资源恐怕也难以取得理想效果。

前Google台湾董事总经理简立峰曾表示,台湾打造ChatGPT不宜躁进,甚至「愈晚愈好」。蔡铭峰指出,身为技术人,一直在思考要怎麽做,现行测试的LLM实际上结果不甚理想,因此点应该放在增强式学习(RL),但RL其实非常花钱,如微软创始人比尔盖兹就投了100亿美元,「台湾有办法这样投经费下去吗?」。

其次,简立峰也提过,ChatGPT技术好比卫星,美国一定是领先族群,抢先打了一颗卫星上去,台湾透过支出权利金,就可请美国帮忙看一下周遭状况,同理,其实目前的ChatGPT使用中文也尚可接受,也就是说,「真的需要我们自己打一颗卫星上去吗?」若是一个不注意,很可能会像SpaceX发射的火箭,只有「一眼瞬间」。蔡铭峰表示,在做技术导入时,要思考的并非「别人有,我也要有」,而是「要拿来做什麽」。

台湾人才、产业如何走?

此外,针对台湾软硬件人才虽不缺,但是AI产业尚未迎来爆发成长一事,蔡铭峰表示,其实台湾的AI、软件人才在国际上非常抢手,许多美国大厂直接把手伸进校园揽才,但这要归咎于台湾内需市场量体不够大,导致优秀人才外流,产业要有规模地成长,相关业者必须扩大出海口,让肥水不要落入外人田。

针对拜登(Joe Biden)政府计划在未来几周内签署行政命令,限制美国企业在半导体、AI等关键高科技领域投资国内一事,蔡明峰认为,假使行政命令落实,将有可能对台湾AI产业带来助益,但恐怕仅是间接助益。举例来说,当某公司由于地缘政治的影响,GPU长期以来无法销往国内,未来便可藉由在台湾设立云端平台,把算力卖过去,并带来一连串设厂、人力等红利。


责任编辑:游允彤


关键字
议题精选-AI Expo 2023报导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