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香港商科林科技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
微软1215活动

三星拉拢美国换求日本放手 3纳米GAA超微心动有因

  • 陈玉娟新竹

与台积电一样,三星前往美国设厂也取得美国政府补助,对美国而言,三星是台积电以外的第二个保险,先进制程产能越多越好。法新社
与台积电一样,三星前往美国设厂也取得美国政府补助,对美国而言,三星是台积电以外的第二个保险,先进制程产能越多越好。法新社

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近日动作频频,副会长李在熔亲自赴美,正式揭露美国第2座晶圆厂落脚德州的消息,然据半导体设备业者指出,相较台积电,现阶段三星地雷密布,除了技术不明外,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化解日韩冲突,确保半导体关键材料供货。

这也是三星顾不及制程技术与良率未到位、客户订单规模有限,却愿意在美设立晶圆厂原因之一,毕竟有了美方介入相挺,才有机会让日本放手,三星晶圆代工产能才能扩大,制程才能加速前进。

随着众厂退场,7纳米以下晶圆代工战局已成台积电、三星对战局势,尽管英特尔(Intel)宣布重返晶圆代工,但目前市占仍为零,台积电仍以过半版图稳居市占龙头,三星则在自家手机等庞大多元产品订单加持,以及低价抢下NVIDIA、高通(Qualcomm)大单下,市占也来到15%新高。

尽管各方看衰,三星在面临台积电宣布2022年下半进入3纳米时代後,近月来大举宣布2022年上半就会抢先量产首批基於3纳米技术设计的芯片,且领先采行GAA架构,而第二代的3纳米芯片则预计於2023年投入生产,2纳米制程预计2025年投入量产。

三星看似还击力道强劲,然据半导体业者表示,三星所面临的危机不比台积电少,只是台积电因占有过半晶圆代工产能与先进制程领先,因此备受各方关注。

台积电近年受到中美贸易冲突与疫情所引爆的芯片荒问题牵拖,成为地缘政治家必争之地,不得不前往成本飙升的美国与日本设厂,欧洲也在评估中,这也是三星同样所面临的困境,尽管制程技术与良率不明、客户有限,投资成本数年内难以回收,也必须前往美国设厂。

半导体设备业者指出,与台积电一样,三星前往美国设厂也取得美国政府补助,对美国而言,暂排除不知能否顺利重返代工的英特尔,三星是台积电以外的第二个保险,先进制程产能越多越好,台积电不够或出包,还有三星备胎。

而对三星来说,赴美设厂是因应美方需求,虽然高达170亿美元的投资金额都不知何时能回收,但希望可借此获得美方支持,进一步化解与日本僵持逾2年的贸易战,解除三星半导体因气体等关键材料供应受制日本,产能始终难以放大的困境,同时也不让台积电独享美国可能释出的国防相关订单,就近争取美系芯片大厂订单。

半导体设备业者认为,台积电与三星的竞争,已不是单纯双雄竞局,其所拥有产能是各国想要的战略物资,台积电虽然承受多国压力,但在获得了美国与日本的补助支持,应可将获利减损降至最低,由於用得起7纳米以下的客户屈指可数,如何从台积电手中抢走客户,对三星新厂将是艰钜挑战。

值得注意的是,近2年来三星苦陷日韩贸易战,两国关系相当紧张,台积电则是与日本合作甚为紧密,从中获益不少,主要是日本也掌握了半导体材料供应。

2年前台积电就与东京大学合展开半导体技术研究合作案,2021年则再宣布成立3D IC材料研发中心,合作夥伴就包括Ibiden与Disco等日本大厂,接着再宣布与Sony合资,在熊本县设立22及28纳米晶圆厂。相较之下,三星若无法获得美国协助与日本修复关系,在本土材料尚未能取代日厂之前,半导体事业推进也将受阻。

半导体业者另指出,晶圆代工先进制程推进早已进入7纳米天险,7纳米EUV时代实力已见高下,台积电更几近独霸5纳米市场,三星虽有自家手机与高通大单,但对比台积电庞大投资规模、订单与客户名单,三星在良率与成本回收、获利能力上绝对远远不及台积电。

尽管三星近月来宣称推出3纳米GAA且将量产,市场频传已有高通、超微(AMD)愿意冒险导入,据了解,除了有订单交换与一条龙设计服务全面配合外,最重要就还是代工价格更为低廉,让2厂甚为心动,无视NVIDIA与三星在8纳米的合作效益。

近年就一直希望有第二家晶圆代工夥伴的超微,在不可能与英特尔合作下,三星成了唯一选择,但目前也暂停留在GPU与少量非主力平台CPU的初期研发,仍须视三星3纳米效能与良率表现而定,毕竟稍一不慎即可能发生严重错误,求救台积电也得重新排队。

据估算,完整建置7纳米EUV产线,光是设备成本就要新台币数千亿元,5纳米、3纳米投资金额更不用说,此由台积电历年资本支出显见,而接下来的折旧成本摊提压力相当巨大,需要且有钱用上7纳米以下的芯片业者不断减少,在台积电抢得9成以上订单,日韩关系又紧张,三星晶圆代工所遇到的困难绝对是超乎想像。


责任编辑:陈奭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