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D Flash产业进退两难难解 铠侠回头拉拢SK海力士透玄机 智能应用 影音
leadtek
hotspot

NAND Flash产业进退两难难解 铠侠回头拉拢SK海力士透玄机

  • 韩青秀分析

NAND Flash减产导致成本拉高,铠侠营运面临进退两难的处境。符世旻摄(数据照)
NAND Flash减产导致成本拉高,铠侠营运面临进退两难的处境。符世旻摄(数据照)

存储器市况从谷底回温复苏,尤其NAND Flash从起涨点一路飙涨,至今涨幅已超过倍数成长,但各家存储器原厂NAND业务依然尚未转亏为盈。

相比于其他竞争同业竞相投入HBM、DDR5等当红抢手货,仅能依靠NAND Flash反转的铠侠(Kioxia)面临更沉重的挑战,日前市场传出,铠侠将向SK海力士(SK Hynix)提出合作案,反映出铠侠进退两难的尴尬处境。

为了重塑体质,铠侠和美国威腾电子(Western Digital;WD)协商合并历经风风雨雨,好不容易双方经过折冲协调后才同意推动合并,但铠侠间接投资的股东之一SK海力士却投下关键的反对票,让铠侠、威腾的合并协商在2023年10月嘎然中止。

近期市场消息指出,铠侠内部提出项SK海力士提出合作案,希望借此让SK海力士同意铠侠/威腾合并案、重启和威腾之间的合并协商。

受到供需改善,带动NAND Flash产品单价不断提高,根据铠侠截至2023年12月31日财报,单季营收2,620亿日元(约合17.4亿美元),季增长20.6%,在位元出货持平下,平均产品单价季增约10~14%(以日圆计),营业损失650亿日元(约4.3亿美元),较上个季度亏损改善约35.8%,但已经是铠侠连续5个季度亏损。

铠侠和威腾作为各家存储器原厂启动减产的第一梯队,NAND总产量减产达30%以上,即使NAND产品价格逐季提高,但也无法持续负担营运亏损的包袱。

更具挑战的是,近来NAND价格上扬的驱动力并非来自终端需求复苏,而是受限于产能供给减少带动备货需求,不过稼动率降低带来的副作用,在于生产设备等固定费用将大幅提高。

过去512 Gb Flash价格达到3.2~3.5美元,NAND原厂便能从中获利,但设备摊提的成本提高,512Gb Flash可能要拉到4美元以上才有机会回到正现金流。

但一旦提高稼动率导致产能增加后,原本抱持观望的下游业者可能再度缩手,产业再度进入供过于求竞争,好不容易拉抬的价格可能再度失守,成为NAND Flash产业的两难困境,尤其以铠侠的压力最为艰困。

综观近期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SK海力士及美光(Micron)等财报表现,虽然整体营运仍处于亏损,但AI热潮推动HBM身价大涨,DDR5价格已转为小赚,三大国际存储器原厂的营运策略调整,着重于产品组合及产线调整,DRAM投片产能将开始陆续增加,不赚钱的NAND Flash还可以再等等。

至于威腾早已有意分拆SSD业务,HDD毛利率稳定成长,反观铠侠却未必有底气能继续撑下去,背后投资方也不可能持续接受亏损,终究还是得走上合并的老路。

为此,铠侠不得不与SK海力士弥补关系,藉由接受SK海力士「强化关系」的要求作为回报、希望能打破与威腾合并的僵局。

另一方面,过去投入庞大生产设备仍然闲置,若能藉由SK海力士的生产订单投入,将不失为降低设备成本负担的解决之道。

对于铠侠与威腾重启合并的可能,SK海力士目前仍语带保留,但若能善用铠侠的NAND产线,意味着不用短期增加额外支出,并将现有产能去转移做DRAM,比起自己投资产线更划算,虽然产线转移可能会需要多花数个月时间才能完成,其NAND产能规划及调度将更具弹性。

近期铠侠指出,与威腾合资的四日和北上的工厂已获得日本政府提供高达1,500亿日元的补贴。虽然暂时解决资金的燃眉之急,却可能导致短多长空的影响。

在不健康的产业格局下撑得越久,转型阵痛期恐将拖得更久,NAND Flash价格虽然有望步出谷底,但终究需要市场实质需求的支撑,搭配产业资源整合的双管齐下,才能真正走出低潮阴霾。

铠侠与威腾最新传出,将从2024年4月下旬起,重启合并谈判。业界人士表示,如果这次SK海力士同意铠侠与威腾合并,海力士极可能可谈好更好的条件,例如产线转移调度的弹性化,取得更好的生产成本等。


责任编辑:陈奭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