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国立阳明交通大学
event

QEV商业长Monika Mikac:EV巴士平台未来发展机会不少

QEV商业长Monika Mikac:EV巴士平台未来发展机会不少

Monika Mikac是西班牙巴塞隆纳电动车新创公司QEV的商业长(CBO),之前服务於克罗地亚电动超跑新创公司Rimac Automobili担任营运长。她原是记者出身,加入Rimac团队後,协助这个原来只有8人的小公司取得第一笔融资并一路成长到超过百人,业务也蒸蒸日上。Monika过去几年来不管是在Rimac或QEV,从募资、建立商务联系到品牌行销事务都一手操办。她将应邀於台北时间2021年8月21日早上10点参加由DIGITIMES及策略夥伴Anchor Taiwan共同企划的Asia Venturing的第二场活动Tech-Driven Mobility炉边座谈,与富士康支持的MIH平台CEO郑显聪展开对谈。 (更多信息)

为了让读者更认识Rimac和QEV,了解他们如何创新以及QEV推动新兴市场国家交通运输工具电气化的愿景,DIGITIMES邀请Monika进行会前专访: 

你在Rimac Automobili和QEV Technologies立下汗马功劳与事业,可否请你分享你在这两家非主流EV新创在创新之路上的洞察?

我们在Rimac Automobili一开始,没有任何关於汽车产业的经验或知识,这是蛮正面的,因为一开始我们不知道难度有多高,所以非常能接受新点子。我认为很多HR在找工程师时其实可以运用同样的策略,例如,别总是要求至少要有5年汽车产业经验,具有其他产业经验的可能反而更好,因为可以把新想法带给团队。

一开始我们也请不起有汽车产业经验的人,因为克罗地亚根本没有汽车产业,所以任何人只要有相关技能的,我们都要。例如一个人说,他设计并且生产了自己的电动脚踏车,他就立刻被录取了。这些原本从事其他行业但对电动车有热情,把改装车当作闲暇乐趣的,会带来新的视野。

从一手训练出Formula 1赛车手Fernando Alonso的Adrian Campos,我学到的不仅是商业功课,也是人生的功课。他说:当我认清楚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後,我才开始在赛道上跑出最好的成绩。

从QEV赛车队,我也学到需要学会如何找资源,因为我们每次都是预算最少的一支队伍,因此必须学会用有创意而不同的方式来跟那些荷包满满的大公司车队们一争高下。

问:是你帮QEV进行的品牌再造吗?请介绍一下QEV的业务布局,以及你们是否自己制造电动巴士和汽车?未来有机会和MIH合作吗?

QEV创立的时候公司名称是Campos Racing Technologies,简称CR Tech,是我们跟Campos Racing资助人合资的公司,但因为股东结构改变,所以决定改名为QEV Tech,全名是Quality Electric Vehicles Technologies。我加入时协助换了一个品牌标志,让它更有科技感。我们也在行销和视觉上做了很多努力,因为过去这家公司专注在技术研发,没有放心思在经营企业形象上,但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假使没有适当的视觉认同和行销手法,不管产品有多好,恐怕都卖不出去。

QEV有三大事业部,赛车是我们的DNA以及研发新技术的基础,研发部门则是我们为汽车原厂OEM做技术应用并开发新车型的业务,而我们服务全球的电动巴士生产平台则是成长最快的部门。

在研发部门我们的客户有国内的北汽新能源(BJEV),欧洲的喜悦汽车(Seat)和Hispano Suiza,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W Motors等等。电动巴士部门最先在菲律宾协助把当地的Jeepney小巴改造为电动小巴,後来也生产崭新巴士。目前在拉丁美洲和欧洲也有其他客户。

针对巴士部门,我们从事开发,但生产则交由香港的国内动力公司负责代工。提到MIH,我相信未来我们还是有各种合作的可能性,因为我们的强项是系统整合和软件开发,但我们也有客户很可能会想在未来使用MIH平台来制造新款产品。此外,如果MIH未来会想投入电动巴士的业务的话,我们也很高兴可以把我们开发的技术与MIH合作。

问:你提到QEV开发服务新兴市场客户的电动巴士,十分振奋人心。QEV决定投入此业务的机缘和时机是什麽?这类服务的商业模式是什麽呢?此外,要如何克服新兴市场基础建设不足还有交通堵塞的问题?

现今大家都讨论已开发国家市场中的电动车趋势,也有个别公司做出突破性技术的报导,可是却对新兴市场的交通问题没有足够的讨论。任何一辆电动巴士的造价,很容易就会超过80万美元,但这价格是新兴市场无法接受的。事实上,新兴市场的空气污染问题更严重。举菲律宾为例,每天有30万辆Jeepney小巴在街上跑来跑去,而这是大多数菲律宾人的主要交通工具。

菲律宾政府有坚强的意志想要把公共交通改为电动汽车,但他们当地没有技术,如果要买全新的巴士成本也难以负担。此外,发展电动车也可能会迫使生产燃油Jeepney小巴的工厂关闭。我们2017年拜见该国的交通部长时,提出了改装燃油车成为电动车的解决方案,并且在短短60天内,完成了这项装置的开发,并把第一辆电动Jeepney小巴呈献给该国政府。这件事当地媒体全都以大篇幅报导,所有的部长都坐上了这部电动小巴拍照。

当然这产品还没准备好商业化,但却是一个好开头。我们继续推进这个项目,开发出整个平台。现在我们在菲律宾的最坚强夥伴就是GET,是一间以公共运输工具提供类似Uber叫车服务的公司。我们已经有24辆电动巴士加入运营,今年还会有更多。当然,我们必须提供新兴市场客户全套的解决方案,甚至包括充电桩。但充电桩比起公车要来得容易多了,因为路线都是固定的,而你也会知道什麽时候需要再充电了。

可是如果被困在车阵中,电动车比燃油车更环保,因为只要你不开冷气,基本上电动车几乎不会耗电,可是燃油车则是无时无刻都在耗费燃料。菲律宾的商业模式对我们而言是好的样板,也可以复制到其他的新兴市场国家。举例而言,秘鲁也有当地的巴士制造商,当然该国政府会希望保住就业机会,优先采购当地产品,而我们就可提供我们的电动巴士平台,让他们负责生产车体和内装以及组装。现在已经有两辆电动巴士在秘鲁营运,并且我们已经收到另外76辆订单。我们最後发现,即便是已开发国家,还是有提供改装设备或是完整的巴士平台的需求在。我们已经在和客户讨论,把部分美国黄色校车进行改装,以及将欧洲的一些双层旅游巴士电气化。

问:近期还有扩编或募资的计划吗?

我们的公司正在转型的阶段,从相对小的汽车产业公司,转为大型制造商。我们在疫情开始之前刚获得第一笔融资,是欧洲投资银行给的700万欧元贷款,帮助我们安然度过汽车业辛苦的一年。现在我们正在结束新一轮的1,350万欧元募资,而未来也还会继续有不同阶段的募资,协助我们成长并将电动巴士业务拓展到世界其他的国家。

另外,我们也被提名领头入驻巴塞隆纳的减碳园区(Decarbonization Hub)的企业之一。由於Nissan要结束它们在巴塞隆纳的厂区,当地政府希望工厂和工人仍可持续运营与工作,因此我们和另外一家竞争者被选为入驻该园区的公司。这园区将成为一个制造电动汽车的全方位制造中心,也计划邀请其他重要的项目,例如APPLUS Laboratories设立电池安规中心(battery homologation center)以及由Eurecat (加泰隆尼亚科技中心)设立电池研发中心。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电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