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DFourm0722
荣耀会员

沙盒实验结束之后呢? 自驾技术须考量落地性、延展性

沙盒实验结束之后呢? 自驾技术须考量落地性、延展性

近年来,为推动国内无人载具、自驾车发展,经济部导入监理沙盒机制,订定无人载具科技创新实验条例,累计至2021年中,已有超过10案于特定半开放及封闭路段上路试行。

以台湾首起于市区开放道路试行的无人物流配送实验案为例,工研院机械所与新竹物流合作,使用两辆改装物流车,往返新竹物流「新竹营业所」至「竹科营业所」两地,实行总长共1.9公里。该实验应证在一定范围内、点到点的自驾物流有其可行性,且一旦控制得宜,则可确保安全无虞。

法学专家表示,目前以沙盒方式提供法律规范以外的新技术、新服务、新载具试行范围,其主要问题在于缺乏「延展性」,也就是当一沙盒实验结束,如何与现行法律对接,持续迭代出具备严谨、符合实际落地需求的法规,是现在无人载具科技创新实验条例推行之后,须持续讨论重要议题。

沙盒本身即是法律,其目的在于排除现行法律对于自驾车上路实测可能造成的障碍,而所谓「排除法规」仅是手段,最终的目的应是促成新法成形、或小单位地调整现有法规,然而以现阶段状况来看,针对沙盒结束后的法规推动、有无可能在特定路段上路持续性的服务等,目前尚未有更清晰的蓝图。

台湾车联网产业协会理事长吴盟分提到,沙盒既是以「排除法规」手段来进行自驾车测试,也就代表计划一旦发生差池,该法令主管机关得免除相关责任。吴盟分举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为例,药品在实际上路前,亦得通过FDA多阶段实验,实验过程中仍有FDA法律保障,实验后证实其药物风险可控、且与预期成效相符,则可同意生产。吴盟分认为,FDA流程是相对负责任的作法。

以业者的角度出发,吴盟分则认为,目前有三大关键因素实际影响产业界是否投入政府相关计划与技术合作。首先,技术发展须具备市场性;其次,商业模式得明确且清晰,对企业而言有实际可回收利益;第三,政府政策具备稳定性,不会有跳票的风险。

而三者之中,大多企业认为政府政策的不稳定性为其最大隐忧,也就是说,实验、立法、商转三者交互作用与配套若无法落实,则将严重影响台湾智能移动、智能交通,乃至于智能城市的发展。

自驾车业者指出,政府提供实践场域及资金补助对于其技术验证、产品落地皆有正面助益,而针对自驾车正式上路法规订定期程的遥遥无期。业者表示,这无可厚非,自驾车上路牵涉问题甚广,本不是一朝一夕便可达成。

然另一方面,针对目前台湾自驾车实验常与「国产化」挂钩一事,业者表示有待厘清推行目的,政府究竟是期待台湾的自驾车自制量能持续成长,还是让自驾车服务可以更快于台湾市场落地?

而回到法律层面,资策会科法所主任王自雄则认为,修法应循序渐进,让所有实验彼此衔接,一期接一期,使每一期实验结果皆可回馈主管单位,作为交通监理机关在定义法法时的参考及依据,才真正有利于法案推动与技术落地。

如过去许多沙盒的实验情境都是想像出来的,或是圈出一个特定封闭、半封闭场域实行,然王自雄则认为,实际上路的试验场景才会具备「延展性」,例如选择一公车专用直行道进行自驾车实测,在转弯处或是较为复杂的路段搭配人为操作,相较于圈地实验后还需解决上路问题,前者将更接地气。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自驾车 无人载具 自驾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