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DWebinar072
荣耀会员

【陈鸿麒专栏】电子业跨足医疗器材创新起手式 CDMO生态大平台

【陈鸿麒专栏】电子业跨足医疗器材创新起手式 CDMO生态大平台

高科技的电子产业从40年前在产、官、学界的努力发展下,终于建构出足以称为「护国神山」的产业结构系统。然而绵密而复杂高科技电子产业,从制造、设计到运筹管理的代工模式,构成产业结构链底下的商业模式,除了利用大量生产以创造竞争优势之外,还能够有什麽样的机会突破「毛三到四」的代工角色,再次让台湾的电子产业建立起另一道更坚固的竞争壁垒呢?

在医疗产业里,信息科技及电子科技已经被广泛应用,除了能协助解决医疗现场医护人力的问题外,更由于人工智能、线上医疗及5G所创造出新的商业「可能性」,不论是否有2020年COVID-19(新冠肺炎)的影响,「高科技+医疗」的未来发展必定会出现更多元的跨业整合甚至发展出新电子科技产业竞争模式。

新创医疗产品开发团队如雨后春笋般设立,在银弹有限的新创竞技场中,一项医疗产品从命题开始,一旦进入研发、雏形设计、进行实验到取证上市,除了时间与投入大量资金之外,还能够有什麽样的管道与资源可以提高效率与市场命中率?

从供应链管理到建立平台 台湾在地电子业要打造生态

随着产业竞争能力的变化,台湾电子科技产业从早期为了规模经济以追求最低单位成本,而采用供应链管理与供给整合系统。这样的模式是属于将技术紧握自己手中的封闭型商业模式。而到中期开始发展出接近平台思维的「研发聚落」模式,藉由共同研发、整合、集中技术资源、提高产业价值、降低交易成本。

在这阶段,产业由于共同发展技术而开始在平台开放部分资源互享,而现在若要建立新的竞争屏障,就必须迈入更高段的生态整合与连结模式,除了技术与资本,异业间商业价值整合,与完整开放式的异业共同研发聚落,才能成就互补共立的产业生态圈。曾有一位电子产业的高端经理人在课堂上跟我分享:「销售硬件」已由核心价值衰减为非核心价值,目前的客户都以「内容」和高品质「服务」来决定是否买单!由此可见,目前电子科技产业要拼的不是规格和价格,而是串联制造、服务、内容和代理,同时更要能够同时打造异业价值整合的服务生态。

最近应某创投机构投资人之邀,进行研究及了解一家新创医疗器材设备公司的同时,有幸与该新创公司最大外部投资者,位于中部的某中型电子零组件供应商董事长深谈,除了了解这位已70多岁,但仍神采奕奕的董事长投资新创团队的起心动念与策略逻辑之外,更进一步讨论到他即将进一步于公司内成立医疗器材策略投资专案团队,要以本身在电子零组件制造及研发管理的竞争力,协助更多医疗科技新创团队将技术实现,更藉由策略投资者的身份协助小规模量产进入 (Proof of Concept;POC)阶段。

「从传感元件、微波、无线电、声音采集到动作传感的技术,对电子产业来说都没有做不出来的硬件,只要这些新兴医材团队能找到新的命题(Proposition),团队就有被投资的价值!」董事长的话言犹在耳,的确,医疗科技已然成为电子同业间最新的讨论话题,更不难发现他们已经开始跨入国内医学工程学界,透过协同打造优质新创环境,让更多具有医工背景的专业人才能够将技术落实到产品,甚至创造成功的商业价值。

富士康集团大举投资医疗产业 CDMO模式成热门话题

近来,随着富士康集团创始人郭台铭先生投资50亿元于台康生技一案而伴随出最热门的话题就属合约研发制造组织(Contract Development Manufacture Organization;CDMO)最为火热。 对于大部分人,即使是生物医药领域的不少专业人士而言, CDMO一词还是有些陌生,然而在生物医药领域里,CDMO早已不是新生事物,但对于医疗器械设备领域而言,CDMO是近期崛起的新热点话题。

医疗业专有的技术与法规门槛,使得科学的发展与法规的规范越趋严格,单纯依靠单一企业自身能力已经越来越难涵盖研发、注册、生产与上市过程的每一个细节,因此外包形式的出现,使得企业能够将一些耗时费力的研究与注册工作委托出去,得到更加专业化的技术支持与服务,使得企业能够更加专注在核心技术的研发或者经营领域,极大的增强了灵活性。

因此CDMO模式不仅能够消除或降低新设备或新医疗器械在开发与注册所可能涉及的风险,同时也更符合国际化专业分工的浪潮。CDMO从临床前研究、临床试验到商业化生产阶段,以及企业的研发、采购、生产等整个供应链体系深度对接,可以为医疗器材研发商提供创新性的技术研发支持及量产前、中、后的制造生产服务,同时以附加值较高的「技术输出」取代单纯的「产能输出」。严格来说,CDMO模式的价值核心在于「D」,即「Development」,是具备研发能力的制造业能够帮助更多研发型的科技医疗器材商进行实际的技术转化、缩短产品上市时间、促进商业化的最佳策略型夥伴。

CDMO概念为借镜 让科技岛成为科技医疗岛

随着人口结构改变、高龄化与各项医疗公共政策的推波助澜下,生技医疗产业开始了大爆发时代,生技医疗产业由于资金投入快速成长、研发项目增加、生产外包比率提升及新型态医疗科技公司不断崛起,对于科技软硬件设备的应用需求已呈现直在线升的趋势。其中新兴的生物科技医疗业更由于企业规模与资源限制,将会策略性地将研发与制造委托外包。

对台湾的电子科技业而言,面对后疫情时代「断链」的冲击,该如何重新用不一样的心态与策略来因应这样的市场改变,甚至全盘考量整个投资布局?或许用类似CDMO模式的概念和医疗新创公司策略性合作之路,可以提供给电子科技产业的高端经理人参考,也许这新的商业布局会是在经历过追求大量规模化的OEM订单、走过建立研发聚落创造技术壁垒之后的下一个最佳起手式。

延伸阅读:【陈鸿麒专栏】魔鬼就在细节里!善用AI防范系统错误与提升品质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新创企业 智能医疗 医疗器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