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邓白氏
event

同行不只竞争关系 日本17家药厂合作AI制药

同行不只竞争关系 日本17家药厂合作AI制药

日本药厂在2010年代下半便想引进AI研制药品,改善药物研究耗时耗资问题,但在2020年爆发的疫情中,仍落后欧美或国内同业,其中一个因素在各国政府协调厂商并积极提供资源,日本不管政府或药厂自身都接近各自作战,这问题急需解决。

其实日本制药界早已对各自为战的问题有危机感,2014年安斯泰来制药(Astellas Pharma)与第一三共(Daiichi Sankyo)展开40万种化合物数据交换,开启药厂间交换数据的大门;2016年超过100个制药企业、IT企业、研究机构,合组AI药品研究系统LINC,进一步开启药品AI研究合作大门。

但从后来的反应来看,除非购并,否则各厂仍严守核心机密,互相交换的数据不含互相竞争的领域不说,也不含药效评估等其他有用数据,虽有助于推动化学研究,但不利于建立跨厂活用AI的大数据药品研发事业。

直到2021年4月,武田药品工业(Takeda Pharmaceutical)与田边三菱制药(Mitsubishi Tanabe Pharma)才扩大合作,不只互相交换化合物与药品数据,还交换评估效果的数据,才算建立跨厂数据交流平台,让AI药品研发有合理的数据可用,让日本跨药厂的AI合作研究向前迈出一步。

在武田与田边三菱合作的基础上,日本医疗研究开发机构(AEMD)在2021年6月成功结合17家日本药厂,提供若干过去仅限内部阅览的机密数据,从2021年9月起,展开五年跨厂机密数据合作AI药品研发计划。

根据目前规划,这次的五年合作后,各厂将取得合作研究成果,用针对各厂最佳化的AI进行后续药品事业化研究,至于如何在合作研究同时,确保各厂机密不外泄到敌对厂商的机制,以及如何设计针对各厂最佳化的AI,则未公开。

多家厂商互相竞争是日厂20世纪成功的原因,但在药物研发平均时程拉长到10年以上、开支以1亿美元为单位计算的21世纪,规模远不及国际大厂或国家支撑的国企,成为日厂致命伤,现在的合作会否扭转日本药品界劣势,还要观察。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日本 AI 药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