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德州仪器
荣耀会员

【线上医疗专题—市场定位篇1】在家也能看医生 还差哪些关键步骤?

【线上医疗专题—市场定位篇1】在家也能看医生 还差哪些关键步骤?

在大都会和关键医疗资源投放地区,民众就医非常便利;然而仍有些疾病和不适症状有时难以开口与及时就医,在台湾若希望不到医院也能获得良好医疗服务,还有待医疗相关法令的松绑、线上医疗技术的安全有效风险验证、所有利害关系人的共同协力。

根据中华民国医师公会全国联合会的医疗调查统计,截至2017年,全台湾各县市医师公会的会员数约莫47,847万家,比全台11,755家的便利商店还要多。如此多会员所提供的医疗服务,已能满足大部分的医疗需求;但看过医生的人都知道「三长两短」的挂号等待、看诊等待、批价领药等待的时间都长,在诊间的时间、与医师互动的时间短。若能够透过科技来缩短三长、增加两短,提升病人的服务满意度,将有机会增加医疗院所的综合服务量与声誉。

在改善院内就诊体验以外,数码医疗科技也能够满足许多医院外的医疗照护需求,如工商社会的工作者太忙没时间舟车劳顿就医、说不出口怕遭受社会异样眼光的心理谘商、易感染幼年、受伤复健青年、卧床老年的照护。

很多人生活事物繁忙,生病了也没时间到医院看医生,然而,有些病症若不及早发现与治疗,未来发展成重病,不仅威胁病人生命财产,同时医疗体系也必须配置更多人力医治病灶,国家健保经费的给付也需付出不少;但若能透过线上数码科技,初步筛检病人症状,进而提供就医建议,让小病不变大,将有机会舒缓医疗人力压力与让健保经费更花在刀口上。

此外,像心理谘商等隐私要求较高的就医需求,也能藉由线上的方式,提供患者更多管道获得帮助;感染风险高且不适合常出入医院的婴幼儿回诊照顾需求、能够自主跟随在线科技与处方指示复健的成年人、因为出门不易但仍有就医需求的长者,都能藉由在线医疗的方式,在各种能够线上协作的医疗专业人员帮助之下,或是独立与线上医师视讯通话的方式,得到实时且效率的医疗照顾服务。

在提升病人体验与落实上述革新的同时,法令规范是线上医疗产业界必须正视与思考如何与政府互动的关键问题。由于医师法第11条第1项规定,「医师非亲自诊察,不得施行治疗、开给方剂或交付诊断书。」不过仍有但书,「在山地、离岛、偏僻地区或有特殊、急迫情形,为应医疗需要,得由直辖市、县(市)、主管机关指定之医师,以通讯方式询问病情,为之诊察,开给方剂,并嘱由卫生医疗机构护理人员、助产人员执行诊疗。」使得现在台湾线上医疗尚无法大展身手,其中关键就是「亲自」的定义与解释。

国立阳明交通大学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兼所长陈鋕雄,在《智能医疗与法律》一书当中即提到与比较民国93年公布的营养师法第13条,对于「亲自」执行的义务规定。「营养师应亲自执行业务,不得由他人代理;营养师执行前条第一项第一款、第二款业务时,应当面进行。」法条中提到「亲自」与「当面」两个词汇,显然两个词汇的意义不同,否则选其一撰写即可。因此,可解释为「亲自」的范围较广,包括虽然「未当面」进行,「但非由他人代理」的情况,很可能的情境就是使用线上医疗通讯设备提供服务。

线上医疗的合法性与可行性,在医疗相关法规上有诸多探讨,卫生福利部也在2018年5月11日发布「通讯诊察治疗办法」,放宽线上医疗之照护对象与模式,包括急性住院三个月内追踪、机构式长照慢性处方签、家庭医师整合照护、线上和居家照护收案对象、非本国籍的境外患者等5种状况;然而,这依旧无法满足台湾一般民众的就医需求和情境。

虽然目前产业持续探讨法令与着墨文字修订,但是可以理解以政府这个管理者的角度来说,要改善、革新、创新都具有风险,也因此,若要全面性、大规模、多科别地开放线上医疗执业服务,必须要有线上医疗科技的技术安全性、有效性、风险评估等验证。若有不慎造成任何生命财产的损害,该有怎麽样的配套、补救措施、赔偿、保障。目前线上医疗产业推动者与担忧者,都正共同努力拉近创新与安全之间的距离。

如同医疗器材的创新,线上医疗科技的发展,或许也需要透过验证沙盒(Sandbox)的试炼,以及下列医材创新的诸多流程淬链,或有可能让各方都安心,进而在台湾健康、医疗、照护服务产业推进,包括企划、研究发展、设计、验证、试量产、上市申请、量产、监督到产品回收,再细分还有市场调查、法规调查、专利分析、产品关键技术与策略、初步设计、细部设计、产品模块化、功能性测试、安全性测试、临床试验、实质相等性比较、试量产规划、技术文件、主管机关、法规审查、销售、维修、生产管理、产品回收、建议性通告、不良事件通报等过程。

即便法令调合向前迈了一大步,线上医疗模式也验证安全有效,还需要有关键生态成员推广,才有机会真的落实。由于疫情来得快又狠,2020年许多上班族都体验过在家工作,然而,从原本在办公室工作,切换到居家场景,大部分业务必须改由视讯线上进行,不仅人资与IT部门要开始在线给予员工教育训练,每个员工也都必须配有加装镜头与高分辨率屏幕的电脑,同时必须确保客户端也要有相对应的设备,这都需要不少准备时间,执行成效有时也因疑难太多而下降;倘若不是疫情的缘故,要改变既有的工作习惯,员工是否习惯、是否愿意接受这样的改变,都成为线上科技导入时的挑战。

场景拉回医疗现场,线上医疗场景要从「病人到医院诊间看医生」,改成「医生上网以视讯方式线上看病人」,着实改变了医师既有的工作习惯;病人端同时还要透过健保卡、数码身份认证、指纹识别、脸部识别等方式,确保看诊的病人就是本人,病人是否有操作这些工具的能力与配备也是落实的挑战;医师在在线开立处方笺,病人可拿着电子处方到健保药局领药,或是在药事法有更多调整之下,药局或医药仓储物流中心,即可直接宅配送药到府,这是否会影响药局药师既有的工作流程,以及可能的潜在利益也都必须考量。

在可预见的未来,线上医疗着实可望提升病人安全与照护品质、医疗人力等资源的利用效率、改善健保费用增幅压力;但希望推动一种创新医疗照顾服务模式,必须有更多人的关注与协力,从医疗相关法令的改革、线上医疗技术的确效认证和配套、诸多利害关系人的既有习惯与利益分配着手,才有机会一点一滴推进医疗创新服务,进而创造一个不一样的大健康未来。

延伸阅读:【线上医疗专题—技术篇】健保给付三科别会诊 数码医材应用现况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智能医疗 线上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