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未来车产业价值链平台
Automation

金融业为何总是减碳模范生? 最大碳排来源却总是被忽略

金融业为何总是减碳模范生? 最大碳排来源却总是被忽略

日前由台湾净零移动联盟(TANZE)发起,首次颁发国内净零标章,共15个企业和机构获颁「绿级」标章,横跨制造业、服务业、金融业,以及验证机构、非营利组织等,而其中又以金融业和水泥业者占半数,事实上,金融业并非主要碳排来源,但为何却总是减碳模范生?其实,这与碳排的核算方式有关。

日前首批获认证的15家企业及机构出炉,包括友达光电、群创光电、中强光电、玉山金控、台新金控、新光金控、亚洲水泥及旗下子公司亚东预拌混凝土、台湾水泥、中鼎集团、信义房屋等皆在列。

而从名单上也可以发现,此次获奖的几乎以金融业与水泥业者占多数,虽说在未来节能减碳的大趋势下,主张生产行为排碳者付费的原则,身为排碳大户的水泥业自然不遑多让地站上了减碳第一线,但理论上金融业并非碳排放的主要来源,移动却相当积极,而这其实与碳排放的计算方式有关。

当未来变成排碳者付费,业界最关心的问题就是,碳排放如何核算?因此,温室气体核算体系(GHG Protocol)建立了一套方便企业在进行温室气体盘查时,当为依据的作法,其定义了三种范畴标准,包括范畴一为直接来自于组织所拥有或控制的排放源;范畴二则为能源间接排放源,是企业外购电力、蒸汽、供热或制冷的生产活动产生的间接排放;而范畴三则是企业价值链中产生的所有其他间接排放量。

但多数企业每年盘查温室气体时,多只聚焦在范畴一及范畴二的温室气体,不过事实上大部分的企业85~90%的排放量却是源于范畴三,这是由于范畴三所指的价值链,通常会横跨一间企业的上下游,换句话说,企业在营运过程中,即使是非企业所拥有或控制的排放源,例如运输过程、供应商及客户买卖所需,以及废弃物处理环节的碳排,都算在其中,换句话说,可能范畴三才是企业减缓温室气体排放的症结点。

联合利华采购负责人Dave Ingram就曾表示,有愈来愈多的企业已开始意识到,公司价值链上大部分的排放量,其实源于公司本身的营运之外。包括制造业、服务业、电子商务平台等皆是如此。

因此若以银行业者为例,未来若将投、融资对象的排碳量依照持股、借款比率折算,即使银行机构本身排碳不多,但却会因为业务往来,产生相当可观的碳排放量。像是玉山银行几年前盘点排碳量,就发现九成以上来自客户。因此金融业最大的苦恼,不是担忧自己,而是担心客户不给力,身为排碳大户的制造业与金融业休戚与共,虽然金融业并非碳排放的主要来源,但也因为这层缘故,自然要站在减碳第一线。

净零碳排成为成为国家与企业重要的竞争力,台湾金融业作为企业「金主」,也积极发挥影响力,扮演先锋的角色,包括富邦金、国泰金、开发金、玉山金、新光金、中信金等大型金控都将净零减碳列入营运方针,玉山金控更是连续8年入选道琼永续指数。站在与企业关系密切的角度,金融业针对能源转型及气候变迁议题,提供绿色融资等配套措施,也意在透过整个价值链的推动,协助企业转型。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碳中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