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AWS
荣耀会员

从数码到低碳重塑公司价值 数码长、永续长成企业新标配

从数码到低碳重塑公司价值 数码长、永续长成企业新标配

自2020年爆发的COVID-19不仅造成供应链重构,至今仍对生活模式与经济活动带来很大的改变,与此同时,全球多国陆续宣布碳中和目标、欧盟更启动碳关税措施,时局的转变让企业必须培养更快的应变能力,转型策略也因此成了后疫情时代企业成败的关键。

但企业在转型时刻,面对的第一个问题通常是「资源调度」,事实上不论是数码转型或低碳转型,都无法从局部角度看待,也因此在面对当前时局的两大议题上,近年产业也纷纷透过设立「数码长」、「永续长」一职来作为策略推动者,从拉高治理的位阶来展开更有效的部署。

「信息长会得罪很多人」 数码长如何推一把?

数码转型一词的核心事实上不在数码,而是在于转型,因此不仅是技术革新,也代表着企业文化与营运流程的转型。台湾戴尔科技集团总经理廖仁祥则指出,数码转型最终会改变企业的产品策略甚至客户策略,带来新的价值体现,这也代表数码转型绝非只是单纯由技术驱动的IT专案,因此在组织架构规划中就必须是具有更全观的决策者来推动整个计划与支持。

那麽谁最适合这个角色呢?根据PwC旗下策略顾问机构Strategy&所关注的2,500家大型上市公司之中,在2019年已有21%企业设有数码长,台湾企业近年也跟进,包括2019年底纬创新增数码长一职,由集团内建厂及管理经验丰富的王志弘担任,2020年友达也新增数码长,并将原信息部升格为数码部,由原IT负责人谢忠贤担任首位数码长,而群创光电的数码长一职则系直接由总经理杨柱祥兼任。然从选才角度而言,从纬创、友达到群创,采取的却是截然不同的做法。

近年数码长俨然成为企业在数码转型时的新标配,不过企业同时也在思考,究竟什麽样的人适合担任数码长?而数码长又应该具备什麽样的特质?从戴尔集团长期协助全球客户进行数码转型的经验来看,廖仁祥认为,数码转型的核心通常涵盖三大面向,包括人才(People)、流程(Process)与技术(Technology),不管是组织内的沟通环节,还是数码工具的应用场景,数码转型不只是聚焦在应用层面,也必须从人的角度思考,像是说服员工理解并接纳数码化,因此对于数码长一职而言,重点不是由「谁」来担任,而是谁具有统合协调这三大面向的能力,继而承接数码长的任务。

以群创光电的经验来看,其数码长一职系由总经理杨柱祥兼任,一路历经研发、制造到业务等不同事业群,杨柱祥的职涯经历让其对公司营运状况与流程了若指掌。杨柱祥表示,虽然信息长最熟悉企业IT,能以更有效率的IT架构来推动数码转型,但同时也会因为新的架构可能推翻传统业务或作业模式而受到抵制,信息长的权责很难要求所有事业部门与单位配合,因此若没有强而有力的主管在背后支持,「信息长恐怕会得罪很多人」。因此在群创27年的经历,杨柱祥以总经理身份兼任数码长,一来可以从更全观的角度与信息长配合,二来总经理的身份也更有话语权,能够大刀阔斧地进行IT变革。

不再只是撰写报告书 永续长将身负更复杂且创新的工作

无独有偶,在数码转型之外,当前产业最夯的话题莫过于净零碳排。随着投资人对企业在ESG愈来愈重视,台湾许多指标企业如台达电、友达、华硕、佳世达等也设立「永续长」一职,成为继数码长之后,企业的新标配。根据永续人才招募顾问公司Weinreb Group的调查,在美国直到2018年底不过只有44位永续长,但2020一年就增加了31位,新增人数更大于前三年总和。

企业迈向低碳,不只是谈企业如何从制造流程中降低碳排放量如此简单。像是通常产品在研发阶段就决定约八成的环境属性,因此如何从产品研发阶段就开始植入永续设计的概念也相当重要,因此不论是从制造、研发、采购、业务甚至到财务都要重新审视,从对内部的流程再造,到对外供应链管理等,这场低碳转型如同数码转型,重塑的是企业价值,必须从更全面的角度来推动。

也因此根据业界观察,绝大多数的永续长直属于董事长或董事会,意在将永续思维与愿景拉到治理的最高位阶。过去外界对于永续长的职责可能还停留在撰写永续报告书,不过随着减碳的议题扩展到各种面向,包括市场竞争力的体现、会计典范的转移或带动创新技术的发展等,在不久的将来,永续长或将承担更多复杂且创新的工作,像是永续策略的规划、内外资源的串连,甚至进一步对于气候风险国际趋势等有一定的掌握,以便协助企业拟订低碳路径,达到永续发展的目的。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数码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