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DFourm0819
DWebinar0824

【企业ESG环保作为系列报导-3】电动车龙头Tesla的六角环保策略

受到社会环保意识抬头、企业节能减碳以抑制气候暖化的潮流所带动,电动车新创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但Tesla始终是最吸引人目光的闪亮巨星,事业体涵盖了电动车研发、全自动辅助驾驶(FSD)系统、太阳能源事业等。虽然大众关注焦点多集中在CEO暨创始人Elon Musk个人风采和争议,全球各大ESG机构评量标准不一或有可议空间,但Tesla的环境作为还是有值得参考之处。

近日因为标准普尔(S&P)将Tesla剔除于S&P 500 ESG指数成分股之外,引来Elon Musk情绪性发言,痛批是骗局一场。但S&P也指出是考虑到Tesla工作环境的问题以及其处理自驾系统相关伤亡事故调查的方式不妥,加上欠缺低碳策略与经商行为准则,因此不利于入选成分股。检视S&P Global颁布的ESG环境面评级,Tesla总分为30,低于产业平均的33分,但在环境相关的3个指标中,仅有低碳策略得分高于行业平均,其余气候策略与营运生态效益两项指标则皆低于平均。

2021年MSCI对于Tesla整体的ESG表现评为A,与2020年评级相同。其中待改进的包括车辆产品安全性与劳工管理,而致力使用洁净能源的表现则受到肯定。另一国际ESG评价指标Sustainalytics 将Tesla在环境面的风险评为2.8,属于低风险。

Tesla 2021年的汽车销量虽然大幅成长,却仍不到100万辆,远不及丰田、大众等传统车对手,但其市值在2021年突破1万亿美元,上市仅11年就达到这个连苹果、微软等科技巨擘花了30多年才达到的门槛,部分应归功于电动车的环保概念光环。

Tesla能如此受市场与投资人肯定,也吸引许多传统汽车厂因应永续的潮流,开始推出纯电动汽车。近年电动汽车的销售成长也非常可观,2021年电动车市场在欧洲及国内大陆的渗透率都高于15%,2025年电动车在全球的渗透率估计将达到32.8%。

根据Tesla 2021影响力报告书,Tesla在环境面的投入主要分为六部分,分别是「太阳能源发展」、「新工厂采区域化布局以减少碳足迹」、「电池研发改良」、「FSD系统与 Robotaxi发展」、「新车款电动联结车Tesla Semi发布」,以及「充电桩的扩张」。

太阳能源发展

该影响力报告书曾提到,未来自家汽车制程所需能源,都能使用乾净能源供给。Tesla作为美国太阳能源产业的龙头,在2016年购并SolarCity大力发展太阳能源后,目前也持续在各地工厂上方装设太阳能板,并着手鼓励车主加装太阳能板于住家屋顶及墙壁上,蒐集并计算更精准的环境信息,供后续发展使用。截至2021年底,Tesla已累积制造超过2,500万万亿瓦小时的乾净电力,而这些由乾净能源制造出的电力,已经超过Tesla自2012年起开始生产Model S后所消耗的所有工厂电力、以及车子售出后进行充电所耗费电力的总和,为Tesla的太阳能制造量能建立新的里程碑。

新工厂设立采区域化布局

Tesla在最新的报告书中提到,由于汽车在组装或贩售过程中,运输汽车及大型零组件皆需耗费大量碳排,因此未来也预计持续降低各工厂的零组件进口量。除了半导体仍会集中制造,其余笨重零组件会趋向在地生产。除了原本Tesla位于内华达州、纽约以及上海的超级工厂外,2022年3、4月柏林厂与德州厂也相继完工投入生产,以达到制造在地化并减少碳排。目前在上海工厂中,非Tesla自行制造的零组件仅有14%来自国外进口,其余皆由国内厂商制造。同时,柏林与德州的超级工厂也都建造了能蒐集废水的储存槽,以用于电池制程中需要耗费大量水资源的降温程序,德州厂目前估计每年能省下759万加仑的城市饮用水。

电池研发改良与回收

电池作为电动车中最重要的零组件之一,制造过程中也需要大量耗能,Tesla持续透过电池的研发、制程的改良,以及回收过程的设计,让能源与原材料能更完整的被利用。

目前Tesla主要研发的两款电池分别为4680三元锂电池与磷酸铁锂电池(LFP),两款相比过往Tesla使用的2170电池都有着更长的电池使用寿命,目前两款电池也开始生产并被使用于Tesla的入门车款Model 3 与 Model Y上。

根据Tesla的影响力报告,Tesla也持续改良电池的制造过程以及回收方式,以降低能源消耗。目前Tesla位于加州的超级工厂正在测试及改良电池正极的制造过程,预计可以减少目前制程的95%用水量。未来Tesla的4680三元锂电池也将改良目前该电池需要透过溶剂制造的技术。使用乾电极的制程,不需耗费溶剂,也免用现在制程中极度耗能的大烤箱,预计能够减少现今电池制程的70%耗能。

而在电池使用过后的回收,Tesla目前与第三方工厂合作回收电池的正负极材料(如钴、镍),以用于制作新电池。2020年Tesla总计回收了1,500公吨的镍,300公吨的铜以及200公吨的钴,同时表示其回收方式能够使电池原材料达到100%的回收率。未来Tesla也将以「安全程序、低成本、低环境负担、高电池材料回收率」为目标,于世界各地建造自家工厂以「在地化」回收电池,减少电池回收运输过程中产生的交通碳排放。

FSD系统与Robotaxi发展

Tesla也透过改变使用者用车习惯的方式来协助提升电池里程利用率。在2019年底,Elon Musk就提出,至2020年底会有超过100万辆Robotaxi上路。其概念在于,车主不需使用车时,利用闲置Tesla透过自动驾驶系统自行接送乘客,预计能够将电池的里程利用率提升至目前的5倍,且根据Tesla预估,同款Tesla汽车作为共享汽车,能比作为私人汽车省下每英里41克的碳排放(约25.47克 / 公里)。但Robotaxi的实现高度仰赖FSD自动驾驶电脑系统的稳定性。而截至2021年底,Robotaxi仍未上路,尽管Elon Musk再次表示出对于FSD系统发展的信心:「我们2022年若没能让全自动驾驶比人类驾驶安全,我会感到震惊。」但目前FSD系统的发展仍是未知数,并且即使FSD系统经测试足够安全,仍然需要通过各国的法律规范,才得以落实Robotaxi的理想,其未来发展仍需观察。

新车款电动卡车Tesla Semi发布

除了制造一般房车及休旅车的SEXY系列之外,Tesla也着手进行了电动卡车(半挂式联结车)Tesla Semi的研发。经研究发现,联结车数量虽仅占全美车辆数的1.1%,其碳排量却占了全美汽车排放量的17%。因此Tesla期望透过将卡车电动化,来有效降低车辆的碳排。而Tesla Semi预计将在2023年初量产,并搭载Tesla制造的4680锂电池,全美境内也将持续增设超级充电站。

充电桩数量扩张

随着电动车市场的不断扩大、充电需求大幅提升。Tesla也不断的在增设超级充电桩,截至2021年底,Tesla的超级充电站数量已达3,500个,相较2020年同期成长了72%,充电桩数量也达到了3.1万个,相较2020年成长71.7%。而在2021年底Tesla在国内的充电桩项目也进入验收阶段,预计每年将生产1万件。2021年Tesla表示其充电站目前已提供83亿英里的排放里程,并省下39亿公斤的二氧化碳,在2022年所公布的报告书中,Tesla也宣布所有充电站都使用100%再生能源,以使电动车充电过程更减排环保。

综观Tesla的商业模式与环境作为,可以发现Tesla作为新兴电动车产业与传统车厂的差别,传统车厂在减少碳排时偏向着重在汽车制造过程的碳排减少,然而Tesla除了从汽车制程节能减排,也尝试从改变人们的「移动交通习惯」与复育绿能生态,在地生产等,去设计并创造减少碳排的商业模式。

未来几年Tesla仍会着力于汽车的生产与FSD自动驾驶系统的开发,因此相关电池零组件供应商(如乙盛、康普、美琪玛、和勤、长春等)、FSD系统制造商(如和硕、台积电、广达)、充电桩供应商(如和硕、台达电),可能也都将蓬勃发展。

然而Tesla的影响力报告中,缺乏对于供应商的环保相关规范以及对未来承诺的欠缺,推测可能原因可能来自其事业变化快速、不同商品与商业模式不断创新,变化幅度较大,因此即使在环境面持续做出努力,仍相对不易给予承诺。但此缺失的代价却不可小觑,值得台湾厂商引为借鉴。

截至2021 年底,Tesla的超级充电站数量已达3,500个,相较2020年同期成长了72%。李建梁

此ESG系列报导为DIGITIMES与台大领导学程合作成果,本文作者现为台大会计系四年级学生。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ESG 环保 Tesla 电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