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ITRI
event

高钢价时代 手工具、扣件业等下游业者如何延续外销佳绩?

高钢价时代 手工具、扣件业等下游业者如何延续外销佳绩?

欧盟碳税、台湾碳费将陆续上路,钢铁业被列为第一波课徵对象将首当其冲,中钢董事长翁朝栋因此表示,未来钢铁成本每吨至少要多30至60美元。而面对高钢价时代来临,未来恐不只是个别产业或企业的竞争,而将是供应链竞争,因此不只是上游钢铁业,中钢也呼吁中下游业者也需积极朝高值化转型,提升产品附加价值,透过建立更紧密的上下游夥伴关系,才能摆脱碳有价所带来的压力与束缚。

欧盟碳关税初步看来对钢铁业冲击较大,但翁朝栋表示,实际上中钢直接输出欧盟的量很少,仅占总产量的3%,但却有7成钢料卖给台湾下游业者,下游业者外销出口到欧盟就会受到碳关税波及,像是欧盟即台湾隐形冠军手工具产业的第二大出口市场。因此除了中钢积极减碳,协助下游减缓碳税压力外,下游业者也要想办法透过产业升级、高值化转型自救,像是近年扣件业投入高值化市场,发展车用及航空引擎螺栓,价差较一般螺栓达3倍及百倍。

中钢呼吁,未来减碳不只是个别企业或产业的竞争,而是上升到整个供应链,因此在零碳议题上,台湾必须要结合上中下游一起面对,建构更紧密的夥伴关系。

以研发为核心 手工具靠创新吸引电动车、航太市场

素有「手工具王国」美誉的台湾,2020年虽受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外销订单大幅衰退,但2021年以来却呈现不同荣景,整年出口金额达47.9亿美元,相较同期成长27.4%,手工具公会理事长黄信德更表示已创下手工具公会自成立四十多年以来的纪录。

展望手工具产业未来前景,黄信德则是认为挑战与机会并存。

据统计,台湾手工具产业共有2,000多家厂商,拥有上、中、下游完整供应链,包括模具、热处理、锻造、电镀、组装等,是台湾相当重要的金属产业之一,每年可为台湾创造约新台币1,200亿元产值。其中美国是台湾手工具产业第一大出口市场,欧盟则为第二大。因此针对欧盟将钢铁产业列为第一波碳关税课徵对象,美国也在研拟美版碳关税,身为钢铁产业下游业者,似乎很难摆脱被波及的命运。

黄信德表示,自2018年起欧盟客户就已开始陆续要求制造商申报碳排量。有业者甚至透露,来自全球知名的手工具品牌客户暗示,供应商是否执行碳揭露,会是未来优先考虑合作的条件之一。但手工具产业的「特色」是制程多且长,且很多是委外加工,供应链复杂且碎链化,被视之为产业痛点,从上游中钢原料开始,每一道加工流程几乎都会排碳,手工具产业上下2,000多家,但有90%的厂商规模不足百人,是典型的中小企业代表,以手工具产业背景而言,显然,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再者,高钢价时代一旦来临,首先对下游业者来说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加重制造成本,如果要比低价和产量,台湾拼不过国内大陆,也没有获利空间,因此只能设法往高端市场走。黄信德表示,台湾手工具产业中不乏许多ODM、OEM业者供应全球最重要的代理商与品牌客户,几乎主导着全球手工具产品研发方向,台湾手工具产业以研发为核心,只有透过不断创新,才能永续。

黄信德说,手工具大部分采用特殊钢材,作为重要上游原料供应商,中钢在协助手工具产业推动高值化发展过程中,也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中钢自2015年起与手工具公会合作研发高值化产品,例如,优化后的起子头使用次数可达2万余次,甚至赢过国际标竿产品三倍之多。近年手工具产业积极转型,客群导向也成功从DIY市场转为中高端代工市场,吸引电动车、医疗、航太等领域国际品牌来台采购。

然纵使打开高值化市场大门,黄信德认为产业必须也要加紧脚步跟上。手工具目前面临几个挑战,包括人力仰赖程度高、制程长且委外加工多,对数码化、自动化的不足更易造成在冗长的制程与委外的管理中难以掌控生产品质,进而造成较高的不良率,连带增加能源耗损。因此如何携手解决产业升级阻碍,是接下来手工具产业上下游必须更加重视的课题。

接轨一线国际车厂 扣件产业需建立更健全产业环境

「一颗人工牙根单价每公斤高达台币3,500元 ,是传统工业用螺丝的175倍」。与手工具产业一样,台湾的扣件产业也是隐形冠军之一。

金属中心精微成型研发处博士詹家铭分析台湾扣件业现况,若以量来说,台湾是全球第二,以质来说,则是全球第三。再以出口值来看,国内大陆以出口值90亿美元高居全球第一,而台湾则是49亿美元,虽然差距有一倍之多,但从单价却能见分晓,詹家铭直言,台湾扣件平均每公斤单价达90元,为国内的1.5倍,有的车用扣件甚至可接近200元。

台湾扣件产业竞争力不弱,但同样的挑战在于透过产业升级跨进高端产品的技术门槛并不容易。

詹家铭举例,许多扣件业者至今多还是仰赖人工纸本作业与巡检的传统管理模式,然北美三大车厂与欧洲四大车厂几乎都是台湾扣件产业的大客户,甚至电动车大厂Tesla在台也有两间一阶供应商。难以想像的是,接轨国际大厂的台湾扣件业者却仍旧过着「朴实」的生活。

台湾扣件产业有很好的发展利基,但必须建构在健全的产业环境中,才能够创造永续的竞争力。因此对于扣件业者来说,如何藉由数码工具、信息系统的升级来协助产业转型是当务之急。詹家铭进一步表示,尤其扣件产业身处钢铁产业下游,虽然目前尚未有明显冲击,但预计未来二至三年内,就会先被要求从产品溯源履历开始受到规范,进而要求整厂、整线,甚至追溯到批货、批号,进一步到批料都要完全信息透明化。

面对未来扣件产业的转型挑战,詹家铭认为有几大重点,除了要以机联网建构数码化生产环境,当前塞港问题持续困扰产业,物流供应链混乱引发仓库爆仓效应,因此现阶段仓储管理如何与生产进度协调、生产排程有无对应调整机制,也跃升产业需求重点,其次则是扣件产业委外加工占比多,自北中南衍生绵密产业聚落,如何做好委外管理也是重中之重。

此外,业界也呼吁,台湾中南部一向是传统产业聚落的大本营,但九成以上是中小企业,产业升级不能只靠单打独斗,面对数码转型、智能制造课题,就得善用第三方资源,包括资服业、法人、公协会等的合作,像是目前由工研院、金属中心等推动的机械云、扣件云,便意欲推动产业降低导入智能制造技术门槛,由中华软协发起的智能制造促进会,也透过平台的搭建链结资服业与制造业,透过跨界合作加速资源的整合。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钢铁业 国内钢铁 碳税 欧盟 手工具 扣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