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KYOCERA
event

碳税游戏规则怎麽玩?除了碳税 还有这些你没想过的隐形成本

欧盟2023年起开徵碳关税,虽然目前还未正式上路,后续也还有三年缓冲期,但可以肯定的是,碳有价时代已然来临。专家预期,未来各国政府都会陆续推出自家版本的碳关税,台湾也不例外。值得注意的是,台湾是一以出口导向为主的国家,因此碳税游戏规则怎麽玩,企业心里还是得先要有谱,包括将来碳税具体该怎麽算?会衍生多少成本?不同于以往,除了产品既有成本外,未来企业也必须额外考量碳成本的计算。

欧盟于2021年七月正式公布「碳边境调整机制计划」,规范进口到欧盟的高碳排产品未来必须被徵收特别关税。AFP

事实上,碳税并非欧盟的一时之念。早在2014年开始,欧盟便针对境内企业生产活动收取碳税,然为避免企业将工厂转移到排碳成本低的国家规避责任,形成欧盟努力减碳,国外拼命排碳的局面,因此遂在2021年七月公布「碳边境调整机制计划」(CBAM),规范进口到欧盟的高碳排产品必须被徵收特别关税,为的即是避免碳泄漏(Carbon Leakage)的情况发生,无益于全球净零目标。简单地说,就是希望不管境内或进口到欧盟的产品,都能站在一公平的碳成本机制上。

目前包括钢铁、水泥、化学肥料、电力及铝等产业 皆列为第一波徵收对象,那麽其他产业就能高枕无忧吗?产业多半认为,即便欧盟初期先锁定五大产业的直接排放,但正式起徵后,谁会是下一波被课徵的对象,谁也无法预料,欧盟很可能会扩大管制产业范围,并增加对间接排放课徵碳边境税。

台湾综合研究院副院长李坚明则认为,未来碳中和势必会成为各国施政的重要推力,可以预期的是,未来碳中和下的经济贸易政策,只会多不会少。因此继欧盟外,目前包括美国、日本与韩国境内也有针对碳边境税的相关讨论,甚至已提出具体提案。

随着欧盟开出碳关税第一枪,不同于以往除了产品既有成本外,企业未来还必须额外考量碳成本的计算,因此对企业来说,首先得厘清碳税规则该怎麽玩,才能更清楚认知企业内部实际碳成本究竟有多少,并且在未来更有效地管理碳成本,而不会使之成为企业额外的负担。

台湾综合研究院副院长李坚明。台北大学

规则一、碳税具体怎麽算?

待2026年碳关税正式实施后,进口商未来必须购买凭证,作为进口产品碳排放量的缴交费用,价格则依欧盟每周碳权拍卖的平均收盘价格计算。目前根据草案内容来看,欧盟定义产品碳排放量的计算公式是采用「单位产品碳含量」 × 「进口产品数量」,换言之,每单位产品碳含量愈低,所需缴交的凭证就愈少,因此如何计算产品碳含量也是重要工作。

规则二、碳含量计算范畴包括哪些?

目前台湾检视企业碳排所采行的量化标准主要有两种,而两者计算的范畴也略有不同,像是ISO 14064温室气体排放量盘查系着重在量化「组织」的直接及间接的碳排放量,因此组织内所有可能产生温室气体的来源,包括生产用电、员工通勤,甚至是产品制造过程中产生的废弃物处理等都会被纳入计算,而ISO 14067或PAS 2050则是针对「产品」或「服务」生命周期四个阶段的碳足迹标准。

虽然目前欧盟尚未明确规范此次碳边境税基于哪一种标准,但李坚明也提醒,未来企业对于各国的碳边境税是基于哪一套量化标准则需要事先厘清与了解,才不会辛苦进行了一场碳盘查,最终却不得作数。

规则三、碳含量有多少是谁说了算?

值得注意的是,产品碳含量有多少,也不是企业自己说了算,而是需要提出证明,并经过第三方查证。李坚明表示,目前国内像是BSI、SGS、DNV等,都是国际认可的第三方查验机构,企业所提出产品碳含量申报,必须系由第三方查验机构所核可的计算结果。不过这里要注意的是,产品碳含量计算结果取得认证是一回事,但具体过程是怎麽计算出来的,则又是另一回事了。

规则四、最大压力恐在供应链

李坚明表示,在欧盟的产品碳含量规范中,其中也包括原物料碳含量,而这会是企业比较大的挑战,主要在于很多产品实际上是由多道加工而成,因此在碳含量的盘查势必也得追溯到上游供应链,甚至是上游的上游,换言之,当产品组合越复杂,如NB、手机,其产品含碳量的计算就更困难。因此李坚明也直言,未来企业最大的挑战,恐怕不是在企业内部进行盘查,而是如何针对供应链展开一层又一层的碳足迹盘查。

但根据渣打银行调查台湾企业显示,目前却有高达78.6%的受访企业中不知如何计算碳足迹,显然在第一步就严重卡关。

规则五、碳税只是一角 还有看不见的隐形成本

对于企业来说,内部易于掌控,但对外进行供应链碳足迹盘查则相对不容易,也无法靠一己之力完成,因此在渣打银行的调查中,也有2/3的企业表示,在推动减碳过程中,透过外部专业单位或顾问的协助与引导是最有效的驱动力。

惟需注意的是,不论是透过第三方机构查证,或是聘请外部专业顾问协助盘查碳足迹,这些都会在无形之中增加企业成本。李坚明提醒,特别是这些成本与企业产品碳含量无关,而是取决于流程的复杂度,如同上述所说,越复杂的产品组合,盘根错节,就越容易消耗更多资源。

因此未来也可能会出现一种情况是,企业实际支付的碳税不多,但反而花较多的成本在于取得第三方机构的查证与专业顾问的协助。就长期而言,当碳足迹盘查成为一种必要手段,企业未来也会开始思考是否在内布建立专责团队,因此在碳税背后,隐藏在冰山下的隐形成本,也是企业不容忽视的地方,甚至未来碳成本究竟会占企业总成本多少、影响到底多大,目前都还无法预料,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企业若还不做趁早准备,恐怕连可参考的数字都没有。

联合国195个成员国(包括观察员巴勒斯坦国及圣座)于2015年12月12日签订巴黎协定,期望能共同遏阻全球暖化趋势。Wikimedia Commons,Presidencia de la Republica Mexicana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欧盟 碳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