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CES 2022
event

「投创」模式助新创解决客户痛点 蜂行资本持续布局长期前景技术

「投创」模式助新创解决客户痛点 蜂行资本持续布局长期前景技术

蜂行资本(Hive Ventures)於2019年创立,与其他的创投VC不同的是,另一位创始合夥人王浩威以「投创」模式来称呼我们自己,所谓「投创」模式,就是蜂行资本会提供新创一定程度的上下游有用资源,不仅仅只扮演投资角色,还提供辅导角色,一同协助新创业务成长。

新创宜卸下技术导向与硬件思维 以解决客户痛点定义自身产品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李彦枢乐观表示,中美贸易战及COVID-19疫情影响下,可以预见很多国际资金及基金经理人移入(move)到台湾,会让国际资金对於台湾有更多的了解,进而把更多国际投资人吸引至台湾。DIGITIMES

为什麽蜂行资本除提供投资资金角色,同时也提供新创业务开发等辅导服务。因为在我们投入台湾新创圈後,发现台湾在AI、大数据、IoT的新创领域有其优势,但这些优势往往却也带来一定发展限制,而「投创」模式的蜂行资本,正好可以截长补短,协助台湾新创业务发展。

我认为,AI、大数据、IoT的新创在台湾,最大的优势在於过去厚实的ICT技术,培养出很多掌握硬件、软件know-how的技术性人才,加上台湾新创在东北亚市场中,相较於日、韩的新创团队,有更开阔的心胸面向全球市场。

另相较於东南亚国家以软件为基础的创业模式,台湾在硬件技术人才以及整个价值链(value chain),则是台湾的竞争优势。因此,若新创团队可以整合台湾ICT硬件业者能量,则更可以如虎添翼。

不过,若太依赖技术优势,反而也造成台湾新创的限制,迷信於「技术征服一切」的想法,忽略了新创业务若要大幅开展,关键在於「解决客户的痛点」,能够解决客户痛点的技术,不见得一定「高深」,而是有系统性、有创意性。

特别对於AI、大数据、IoT等类型新创而言,设定的业务目标多为2B客户,对企业客户行销,应更须聚焦於解决客户痛点,而非一味以自身技术优越性作为行销亮点;此外,我也发现一些台湾IoT领域的新创,仍有「硬件思维」导向,多透过销售具有广泛蒐集数据能力的设备(如:sensor)来开展业务,反而较不着重数据分析能力的「软件服务」,欠缺系统性,均使得新创发展事倍功半。

正因观察到台湾新创的不足,蜂行资本特别发展出「投创」模式,除投资技术潜力新创业者外,还会系统性提供这些新创一定程度品牌建立、行销模式、人才寻找、募资阶段指标设定等有关辅导,让新创能够以自身潜力技术,快速回应潜在客户痛点,以及快速了解自身技术到建立初步商业模式之间可能的偏误,以利新创在前期就能快速修正,加快孵化进程。

我常开玩笑的说,蜂行资本投资新创时,除不扮演CEO、CTO这些新创团队自己该扮演的核心角色外,其他如CPO、CFO等角色,蜂行资本都能适时担任。也正因为蜂行资本有这样的「投创」机制,使我们投资的新创,除获得一定资金外,也能加速扩大业务发展。

台湾创投规模、资金流动性不若硅谷 在地VC、加速器正摸索在地模式

当然,以过去合夥创立bShare於2014年被iClick集团收购,再到2017年iClick前往美国NASDAQ上市的经验。台湾新创生态不少环节仍不如硅谷成熟,特别在新创发展阶段SOP与各轮投资资金的流动性上,还有待发展。

新创发展阶段上,创业的DNA几乎可以说已经深入到每个硅谷人中,每个人对於新创发展的阶段需要什麽指标来评估,都已形成一套既定SOP,彼此几乎不用花时间说明新创业者所在阶段,各阶段新创该达成哪些指标,都有一套标准看法。

此外,在投资新创的资金流动速度上,硅谷新创历经Pre-Seed阶段後,可快速推进到Seed、A、B、C等各轮募资,各阶段资金流动很快且规模充足。

反观台湾,台湾创投虽然於1990年代就已经盛行过,但创投DNA植入在新创生态圈中的每个人深度不够,导致创投资金无论在规模与流动性上,均不如硅谷。造成即便具技术潜力的新创,也不一定能够顺利募资。

正因为台湾与硅谷的新创生态圈所处发展阶段并不一致,所以台湾VC、加速器与新创的互动,正萌发初不同於硅谷的合作模式。而我们发展出「投创」模式,也是因地制宜台湾新创圈下找到的做法。

当然,不光是蜂行资本在尝试发展在地模式,举例来说,像StarFab的「以大带小」、台大创创与联合报合作的「主题式新创」等模式,都是台湾在地模式的新创生态圈互动模式。

StarFab透过媒合新创与中大型ICT集团合作,提供新创业务发展与资金投资机会,不以大型demo活动来曝光新创,而是直接带新创与ICT集团谈合作,形成以大带小模式,已成功媒合多家新创与ICT集团的合作,累积相当丰硕成果;台大创创透过与企业合作,设定关注的主题,也是中大型企业痛点的主题,媒合提出解决方案的新创,创造彼此合作机会,也是另种摸索萌芽的在地模式。这些模式未来都可能成为具特色的在地模式。

中美贸易战、COVID-19均会过去 长期前景性技术才是中流砥柱

在中美贸易战、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下,导致全球市场出现不同程度的影响,但这些短期因素都会过去,并不会影响蜂行资本当初设立时,锁定具潜力的AI、大数据、IoT为核心的新创作为投资标的,投资目标阶段,亦仍以Pre-Seed、Seed到A轮间的新创团队为主。

我认为,短期的波动因素都会过去,具有长期前景性技术的潜在新创,会在波动中存活下来,成为未来的中流砥柱。此外,我更认为,中美贸易战、Covid-19疫情等短期危机,对於台湾新创生态圈而言亦是转机。

中美贸易战下,国际对於国内模式的AI、软件与数据保护有所疑虑的同时,正好给台湾AI新创更多受到关注的机会;而在COVID-19疫情爆发之初,台湾疫情相对稳定,许多创投基金管理人、共同创始人等选择来台长居,使得他们有更多机会看到,甚至是参与台湾新创圈。其中包含SparkLabs、SOSV、500 Startups、Techstars等国际知名加速器也纷纷进入台湾。

此外,在海外新创的demo day等活动,也因疫情影响,改为在线办理,使得台湾新创有更多机会观摩到海外创投、加速器活动所关注的新创重点。这些都让我觉得台湾新创发展环境,相较於之前有更多机会。

可以预见,COVID-19下很多国际资金及基金经理人移入(move)到台湾,这样,会让国际资金对於台湾有更多的了解,进而把更多国际投资人吸引至台湾。

英语等外语宣传十分重要 台湾新创圈需要政府与媒体共同对外宣传

在国际市场的开拓发展上,日本在文化上对台湾的信任度很强,所以除有趋势科技及Appier台湾企业挂牌,包含VPON、Beseye、awoo等台湾新创在日本都有不错的发展。面对美国市场,新创在营运思维上必须从台湾产业习惯性的价格考量,转至价值考量,才会有比较高的发展机会。

相对,东南亚是台湾新创另一个值得开发市场,除制造业和农业是该区域经济发展核心,且当地企业和台湾的关系也佳,并有越来越多台湾企业到东南亚进行投资,这都是台湾新创的机会,尤其台湾在智能制造领域的发展极具优势,不仅可以解决当地客户的痛点,更可以同时跟着台湾到东南亚布局的企业一同进军该市场。

对於其他新创生态圈的角色建议上,我认为中华民国政府近年来陆续推出国发基金投资新创、辅导新创、补助新创等政策,甚至与创投业、加速器一起合作等,均展现出政府对於营造新创生态圈的积极性。

此外,政府也在COVID-19疫情期间,对於新创企业提供专属纾困方案,均显示出政府对於营造新创生态圈的重视;而新创圈内发展的情况,也有越来越多台湾在地媒体愿意报导,也是台湾新创圈走向越来越好的指标。

不过,我对政府、媒体还是有一些建议。希望无论政府对於新创政策的说明、媒体对於台湾新创的介绍,能有更多英语或其他外语的报导,方便海外创投、潜在客户查找台湾新创与政策信息,将有助於台湾新创走向国际,特别在新创竞争相对於中、美两国,较不激烈的东南亚等市场上。

当然,除鼓励新创参与大型跨主题性的国际展会外,建议政府也可额外补助新创参与更多专业领域的国际展会,如聚焦於AI技术的展会等,增加新创找到更多潜在国外客户的机会。

由资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PwC Taiwan)、台湾经济研究院及DIGITIMES合作,经过700份问卷以及十多位新创领域专家专访,完成的《2021台湾新创生态圈大调查》於11月3日正式出刊,可至官网下载完整报告,期透过团队调查研究,让中华民国政府、企业、创育夥伴和新创团队,一同擘划台湾新时代数码经济以及新创发展蓝图!(本文由蜂行资本共同创始人李彦枢口述,周延整理报导)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创投 新创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