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Dtalk base_StarFab
微软1215活动

Asia Venturing : 2021独角兽家数创新高 後疫情时代展望

Asia Venturing : 2021独角兽家数创新高 後疫情时代展望

继2020年强劲表现後,2021年新生独角兽的数量再次创下历史新高。截至2021年9月,全球有超过800家独角兽企业。据《亚洲银行家》报导,按地理区域划分,美国在独角兽数量方面仍占主导地位,其次是印度和国内。

为了进一步了解这个数字背後的深层含义,并探索独角兽在亚洲的机会,DNX Venture Partners的负责人Richard Koo和RISE的亚洲负责人Casey Lau就对这一趋势的最新观察与DIGITIMES进行了交谈。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RISE的亚洲负责人Casey Lau。Anchor Taiwan

DNX Venture Partners的负责人Richard Koo。Anchor Taiwan

Richard Koo表示,独角兽应该非常罕见的,要被认为是 「独角兽」,公司需要是私有且估值超过10亿美元,而要同时实现这两点非常困难。但在公开市场上被认为不那麽罕见;标准普尔(S&P)500指数的所有公司和Nasdaq的大多数公司的市值都超过了10亿美元。

Richard Koo进一步解释为什麽独角兽公司的数量仍在逐年快速上升,20、30年前,在私人市场上很难达到10亿美元的估值,因为风险资本(VC)非常难以获得,硅谷只有少数VC愿意助长这种成长。例如,即使是Bill Gates也只筹集了100万美元的风险资本,在於1986年将公司公开上市之前,微软(Microsoft)只发展到7.77亿美元(相当於2021年的19亿美元)。Bill Gates不得不到公开市场去筹集更多的资金,以进一步发展微软。现在,有如此多的创业投资资金进入私人市场,寻求在其他资产类别中难以获得的投资收益。这使得公司能够在私有化的过程中保持更长的时间,成长,并达到10亿美元的估值。这就是为什麽今天有这麽多独角兽公司。

COVID-19作为一种催化剂

新生独角兽公司的另一个重要驱动力是COVID-19(新冠肺炎)。Casey Lau指出,这种大规模的疫情加速了技术的发展。「我永远不会忘记5年前一位日本创投业者的一句话,他说,除非发生大规模的全球海啸,否则日本至少不会看到其技术领域的转变。我没有想到这些话会在我的有生之年成真」。

Richard Koo评论,COVID-19迫使公司重新评估其业务和流程的实力,还淘汰了可能没有强大核心主张的公司,加速了那些真正提供真正有价值的东西的公司。结果,在那段时间里,很多新技术要麽被开发出来,要麽被迅速采用,以填补这些空白,就像在Zoom身上看到的那样。

Casey Lau随後提出了另一个担忧,看到2021年有这麽多新的独角兽诞生很令人兴奋,但其中许多是出於疫情创造的需求而诞生。如果他们在这段时间获得了优势,当大流行病预防措施解除後,这种情况还会继续吗?

Casey Lau预计这种情况会随着走出COVID-19而发生变化,看到一些依赖实物的公司价值上升,如旅游科技、房地产科技、智能交通,但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相关项目的发展轨迹现在无法阻止。

B2B创新即将登场

谈到最新的B2B创新,Casey Lau表示,很多新的「中间商」创业公司在大流行期间开始了,很多公司在过去18个月里的规模比一些创业公司在常规时期的5年里的规模还要快。

Richard Koo补充,特别是在B2B领域,当公司强迫员工在家工作时,旧的网络安全流程立即受到影响。过去在办公室通过安全网络完成的工作,现在不得不在家里的NB上完成,为黑客的渗透创造了一个缺口。这在这个领域创造了紧迫性和创新。当你看到美国这里的网络安全新创估值时,它们绝对是飞速成长。

其他创新也可以在供应链管理和医疗信息系统中看到。由於供应链的断裂,Richard Koo表示,他们所做的很多投资是在帮助品牌和零售商更密切地监控供应链,或对其履行过程进行风险评估的公司。此外,也在改善医疗保健流程方面大量投资,例如使医疗信息,如病人数据,在医院网络内和跨医院网络中更容易获得和可见。

B2B新创企业如何与传统产业互动

为了确保B2B新创企业的成功,特别是与传统企业的互动,Richard Koo表示,通常有两种方式可以让新创企业与传统产业互动:成为颠覆者或在位者的供应商。例如,新创企业可以像亚马逊(Amazon)一样成为破坏者,从沃尔玛(Walmart)和Target这样的传统实体店中抢夺市占。或者一家公司可以帮助传统商店与颠覆者竞争。Shopify为零售商和品牌商提供了一个在线销售的电子商务平台,就是这方面的一个例子,两者都可以获得成功。Richard Koo补充,「如果你是一家试图进入芯片产业的台湾创业公司,你有两个决定:要麽成为台积电这样的公司,要麽成为台积电的供应商。显然,第一个更难做到。作为一个投资者,我也有同样的决定,要麽向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台积电或亚马逊的公司投资,要麽向为它们提供工具的公司投资,有一个风险与回报的平衡。」


如何利用亚洲资源

对於西方新创企业和科技公司来说,进入亚洲通常有三个关键动机。Richard Koo分享,一个原因是市场扩张,比如Google进入台湾或日本,推出其搜索和G-suite产品。第二个原因是利用亚洲的劳动力优势。台湾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它有一些世界上最好的硬件工程师。第三是为了夥伴关系。台湾有很多原始设计制造商和半导体企业。依赖于这些供应商的公司可能会进入市场,这样他们就能与该生态系统中的参与者持续合作。

截至目前,DNX的大多数投资者是日本的大型企业。其中大约有35家投资了我们的基金。Richard Koo表示,他们不仅投资新创企业,而且还将新创企业介绍给这些日本企业,目的是促进业务和企业的发展。而有兴趣进入日本者,主要是为了扩大市场。要进入日本市场,必须对日本现有的系统整合商和管道合作夥伴进行了解。DNX是非常强大的公司,就像日本的守门人。日本市场有一个巨大的部分是完全无法进入的,除非有一些合作夥伴带路。因此,Richard Koo总是建议,美国公司进入日本的第一件事是确保在制定直销战略的同时,制定一个良好的管道合作夥伴战略。

简介

Richard Koo是DNX(原名Draper Nexus)的负责人,DNX是一个早期的美国-日本创业投资基金。Koo专注於该基金在零售、电子商务、物流和金融技术方面的投资。除了投资之外,Koo还大量参与跨境业务和企业发展,为总部设在美国和欧洲的科技公司提供如何在日本建立业务的建议。他曾是德勤公司的顾问,拥有沃顿商学院的创业管理MBA和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的学士学位。

Casey Lau是RISE的联合主持人,这是「亚洲最大的科技聚会」,是网络峰会全球会议系列的一部分。他是新创企业生态系统和社会媒体网络方面的权威,并曾采访过一些世界上最大的CEO和科技创始人。


编按:Asia Venturing是一系列的月度圆桌会议,有通往未来的路线图,专注于亚洲供应链推动的创新生态系统,由DIGITIMES和Anchor Taiwan共同推动。邀请了领先的产业名人、企业战略家、经验丰富的投资者和企业家,以扩大您的人脉网络并重新定义跨境机会的可能性。最新会议的重播可以在DIGITIMES或Anchor Taiwan上看到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日本 独角兽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