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电子时报移动版服务
荣耀会员

从YouTuber蔡阿嘎试用到美国CVS药局 新创安盛的数码行销之路

从YouTuber蔡阿嘎试用到美国CVS药局 新创安盛的数码行销之路

拥有许多创新技术的生医新创,在服务一般消费性市场(B2C)时,需要广大的知名度,产品服务也需容易上手。安盛生科总经理暨共同创始人陈彦宇和团队,推出用手机就能测量传染性疾病如COVID-19(新冠肺炎),以及慢性疾病管理、妇女健康管理,目前在美国和越南也透过不少数码行销手法,获得大量开展事业的机会。

消费性数码健康产品行销关键:用户体验与KOL分享

以生医新创来说,许多推出的服务是提供医疗人员使用(B2B),而解决单点问题的技术,需要耗费很多功夫与调整才可能切入医疗体系。另一方面,消费性的数码健康创新产品,则需要从民众的使用者角度设计流程,陈彦宇表示,透过智能手机,加上一个传感器,使用者现在已经能够快速检测许多关于自己身体健康的数值,像是自己的排卵期和孕程规划。

在数码行销方面,安盛(iXensor)希望定位品牌的质感与特色,也特别找内部同仁与外部公司拍摄形象影片,同时也请台湾订阅约莫249万人次的YouTuber蔡阿嘎合作,提供蔡阿嘎太太「二伯」试用安盛的「伊必测」(Eveline)智能排卵检测试片。

陈彦宇笑着说,那时刚好是情人节,也因此安盛在线销售就断货了,代理商也赶紧通知安盛再提供库存。可见行销时机与产品特性与定位息息相关。陈彦宇表示,由于行销效果良好,后续也与蔡阿嘎洽谈照片的商业版权,让安盛能够放在药局行销使用。

与美国CVS大型药局合作 人、财需兼备

而另一方面,占全球医疗器材市场约莫60%的美国市场,更是兵家必争之地,但陈彦宇坦言,美国的数码行销需要花费相对更多资源以及人力,才能维持一定能见度,以及更多合作夥伴。

CVS药局是美国数一数二的药品福利管理公司,同时也提供处方药零售服务,现在拥有9,700家连锁药店和1,100家「一分钟诊所」。安盛在美国透过CVS药局建立销售代理,但由于安盛也是CVS销售的第一个智能医疗产品,CVS起初也不知道该如何稽核审查,再加上安盛提供的是个人数码健康检测产品,CVS就派了国外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以及专门的网络安全部门来稽核。

陈彦宇分析,虽然与外国当地企业合作有后续销售优势,但前期必须付出的沟通成本、稽核往来时间、人员配合等资源都大,但仍觉得若要长期经营一个市场,这样也能建立扎实的基础,进而符合各地个资隐私保护相关法规,如欧洲的GDPR、美国的HIPAA。

数码健康与公共卫生科技 越早导入越能抗疫

许多国家一开始没有太严峻的疫情,后来陆续发生感染事件,封城、开放、再封城、再开放,这样反反覆覆的状况,也让陈彦宇看见越来越多需要数码健康管理方式的事业机会。

不过也补充说道,数码医疗与数码健康管理仍有其使用条件与限制。必须在有群体意识且疫情尚能掌控的情况下,才有机会使用,如部分的欧洲、东南亚、南美洲。但如果医疗资源已经崩溃,可能短时间不太能够用太过创新的方式控制疫情,可能没有人力和物力来衔接既有模式与创新方法。

以印度来说,印度2020年5月开始,每个月用100万个抗原快筛试剂检测民众是否染疫,但后续因为防疫工事与人员配置的调节问题,使得疫情扩大,后续就较难使用创新防疫方法协助。

安盛从2012年在硅谷与台湾共同成立,到2019年6月兴柜,并在美国、欧洲、台湾、东南亚都有若干事业落地。一路上生医新创之路跌跌撞撞,但也在数码品牌与数码行销代理上积极尝试。陈彦宇也期许未来能与产业多有交流与合作,共创数码健康和智能医疗生态。

延伸阅读:10年建立3大产品线 安盛生科利用智能手机测COVID-19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