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ADLINK
荣耀会员

新创独角兽培育不易 「骆驼」或许更受青睐

新创独角兽培育不易 「骆驼」或许更受青睐

菲律宾第一家估值逾1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Revolution Precrafted近来爆发争议,菲律宾投资者和创投业者开始重新思考,是否应继续追求培养独角兽的目标。

据日经亚洲(Nikkei Asia)周刊报导,Revolution Precrafted由Robbie Antonio在2015年创建,声称可藉由降低兴建成本与时间的模块化设计,将豪宅推向大众市场。他邀请Zaha Hadid、Daniel Libeskind等逾80位世界知名建筑师设计住宅,并以90天内交屋、平均售价12万美元的诉求揽客。

不过Revolution Precrafted一直无法证明其商业模式可行。

该公司客户所开设的Facebook粉丝专页充满沮丧和愤怒的留言,还有许多人询问如何让Revolution Precrafted退款,或要求加入集体控告该公司的行列。

供应商也怨声载道。媒体曾在2021年2月报导,多家供应商声称,被Revolution Precrafted诱导签下总值1.5亿披索(约310万美元)、充满可疑条款的合约。

不过Revolution Precrafted的委任律师表示,过去数月内,该公司和众多供应商、包商和客户进行一连串建设性讨论后,已达成解决方案,包括在2021年2月向菲律宾国家调查局(Nation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提出投诉的人士在内。

至于剩下的少数索赔者,该公司打算在合法、公平和符合双方所签署原始合约条款的前提下,善尽应尽义务。不过该公司曾表示,COIVD-19 (新冠肺炎)大流行已构成合约中不可抗力条款的生效要件。

部分人士声称,Revolution Precrafted是菲国的首家独角兽企业,因此才动辄得咎。不过菲律宾缺乏其他高估值的新创公司,恰恰凸显该国创业生态体系所面临的问题。

据菲律宾创投公司Foxmont Capital Partners指出,该国共拥有逾400家新创公司、50多位天使投资人、超过40家创投资本公司,以及约35家创业孵化器。

不过英国金融数据服务商Preqin统计,菲律宾2019~2020年的创投资本交易案总额约2亿美元,在东南亚前六大经济体中敬陪末座。

缺乏成功的独角兽企业,让菲律宾在吸引投资时处于不利地位。

Preqin副总裁Marissa Salim表示,菲律宾的创业生态体系仍处于萌芽阶段,本土新创公司面临来自东南亚巨擘的激烈竞争,更难以证明自身实力。

例如菲律宾在线叫车平台Micab和新加坡同业rab均创立于2012年。Grab已获得日本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等重量级投资者的大量融资,如今估值约为400亿美元,正计划赴美股上市。反观Micab迄今只筹资数百万美元。

这有点像先有鸡或蛋的问题,若无法获得充沛资金,新创公司很难抢下市占率;但若无法拿出市占率证明新创公司的实力,许多创业家很难引起财力雄厚投资者的注意。

菲律宾新创公司无法获得巨额投资,已是长期性问题。部分人士因此认为,该国应放弃孕育本土独角兽的目标。

戈壁创投(Gobi Partners)就建议,菲律宾应改为培育骆驼(camel)企业,亦即有能力在COIVD-19大流行之类危机中存活、但估值并不高的新创公司。

菲律宾创投公司Core Capital合夥人Carlo Delantar表示,骆驼若能壮大成为独角兽,当然很好;但在达成此状态前,新创公司应该具备自行维生的能力,就像骆驼能在沙漠严苛环境中存活一样。

创投业者以往偏好有能力在全球迅速扩张的新创公司,不过自从疫情爆发后,专注于经营本土市场的新创公司越来越受青睐。

例如虾皮购物和Lazada正在东南亚发动电子商务大战之际,菲国创投公司Kickstart Ventures不久前选择投资专注经营该国母婴产品市场的在线零售商Edamama。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创投 菲律宾 独角兽企业 新创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