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Microchip Technology Hong Kong
电子时报移动版服务
林育中
  • DIGITIMES顾问
现为DIGITIMES顾问,1988年获物理学博士学位,任教於中央大学,後转往科技产业发展。曾任茂德科技董事及副总、普天茂德科技总经理、康帝科技总经理等职位。曾於 Taiwan Semicon 任谘询委员,主持黄光论坛。2001~2002 获选为台湾半导体产业协会监事、监事长。现在於台大物理系访问研究,主要研究领域为自旋电子学相关物质及机制的基础研究。
量子位元的种类-兼论量子政策
量子位元是量子计算及量子通信最基础的单位,它的工作原理决定了量子位元以及操作的特性,也决定了周边元件的技术以及未来发展的限制。目前候选的种类众多,在有限的人力及经费资源下,选择成功机率大的技术路径、集中资源投入选定方向是小经济体最重要的课题。
2019/10/17
量子霸权年代?—嘈杂中级量子时代
9月18日IBM宣布其IBM Q会将其「量子舰队」增加为14个系统,其中有一个系统有53个量子位元。无独有偶,金融时报於9月21日报导Google将一篇论文置於NASA论文网站,随後即遭删除,但是论文已在网络可见,标题是“Quantum Supremacy Using a Programmable Superconducting Processor”。Google於量子计算领域一向低调,此次用媒体式的标题「量子霸权」有点令人感觉意外,虽然量子霸权一语是由学者John Preskill所提出的。
2019/10/10
国内大陆的存储器产业
2018年大陆进口3,000余亿美金的半导体产品中,存储器约占两成,因此在进口替代的政策下,追求存储器产品的自给似乎成为理所当然。
2019/10/3
纳米碳管场效晶体管
第一个纳米碳管场效晶体管(Carbon Nanotube FET;CNFET)原型在1998年成功做出,2000年初我在此写了一篇介绍文章。然後倏然20年过去,第一个可以用量产化方法制造的样品姗姗然问世,文章发表於8月底的《Nature》上。
2019/9/26
半导体产业板块大移动
现在还在半导体产业一在线工作的人,特别是在台湾,对半导体产业链以设计、制造、封装、测试完成後用之於系统的垂直分工业态大多视之为理所当然。当然,业界中IDM的龎然大物如英特尔、德仪、英飞凌、三菱等仍然鲜蹦活跳,但是产业垂直切割分明的加值环节观念已深植人心。
2019/9/19
新技术的探戈—人工智能与芯片
各种新兴技术的交缠与相互提携的方式往往出人意表,但是落实後的回观却又觉得似乎是势所必然。
2019/9/12
国内大陆发展半导体 有1个优势与2个问题
2014年6月国内大陆发表国家整合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以後,半导体产业升级到国家战略阶层。中美科技贸易战後,半导体更成为争议的核心之一以及制约的工具,受到重视的程度益见提升,投入的资源也持续增加,但要达成预期成果却是极大挑战,我认为有几个待克服的课题。
2019/9/5
髙科技产业的压力测试
2009年金融海啸来袭,各国政府在回过神来之後对各自辖下的金融机构做了一次全面的大体检,名之为压力测试(stress test):假设在各式极端的金融、经济环境下,譬如失业率攀升至7%、GDP成长下滑2%、利率攀升2%等,各金融机构还能存续营运多久?靠这检测提前发现了许多未爆弹,使得金融海啸的致命冲击,不致於如骨牌般逐一接连翻覆。
2019/8/29
半导体的驱动技术与未来产业经济样态
过去60年依摩尔定律而行的半导体行业有个有用的概念叫「驱动技术」(driving technology)。在摩尔定律下,半导体经济价值的创造极度依赖於先进制程节点的推进,而制程节点的推动必须依托於一特定类别的产品上,这产品的成功也就成为技术领先的代名词。
2019/8/22
摩尔定律趋缓的好解方:小芯片
英文的字尾(suffix)“let”,好比台语中名词字尾加一阳平声的「啊」字,都带有「小」的意思,像booklet是小书,piglet是小猪,而chiplet自然是小芯片。这字是昔日在CPU场域中的两个宿敌Intel和AMD在其2017年合作计划中提出来的,2018随即被纳入DARPA的ERI议题中,而现在已有产品依此概念设计出来了。
2019/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