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EVmember
Event

2024年产业展望系列之5:峭壁化经济成长模型

过去2000年世界经济发展的峭壁成长模型

Visual Capitalist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整理了2000年来全球各国经济总量与GDP比重的演变。这份统计是运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推估的数据,让我们了解过去2000年人类经济活动的发展模型。

尽管18世纪时,工业革命带来了很大的变革,但1900年之前,人类的经济活动多数与劳动力息息相关,属于非常缓和成长的曲线。

工业革命是改变的源头,在18世纪的工业革命以前,仰赖基础劳动力的世界,GDP与各国的人口总数连动,国内、印度贡献了全球60%以上的GDP。

直到蒸气机取代劳动力,我们开始感受到先进国家与开发国内家的落差。但直到1900年,也就是20世纪开始的第一年,估计全世界的GDP总量也仅有800亿美元左右的规模。

在20世纪上半叶,两次的世界大战、民族自决运动,全世界在政治狂热中,慢慢因为军需、汽车、纺织等民生工业的发展,从人力效率、基本的管理经验上,甚至社会保险制度等方面取得一些进展,这个世界开始出现有意义的成长,但那也不过是个人类社会走入现代化的起步而已。

20世纪前半叶,兵荒马乱,全球GDP仍从800亿美元增加到4.2万亿美元。但经济稳健发展,全球经济繁荣的起飞却是1950年国共战争之后的70多年。国共战争或者二战之后的70多年中,全球GDP的总量从1950年的4.2万亿美元,成长到2023年的104.5万亿美元,大约是25倍的扩张。

1950年开始的下半叶,国共战争、韩战相继结束,冷战将全世界一分为二,共产国家与民主阵营壁垒分明。强调私有财产权、重视良善管理的民主阵营在迎合人性的特质中取得明显的优势,并在1970年代之后主导东西方和解与全球化的新浪潮。

台湾躬逢其盛,让我们这一代饱受国际政治版图变化的压力,但这也是全球经济发展的「Golden Age」,我们成为享受经济成长果实的天选时代。

从全球观点来看,所有的国家中,东亚的日、台、韩、中四个经济体是真正从谷底翻身,成为成功典范的国家,而这四个东亚的经济体,过去的成功关键与数码科技的进程息息相关。

那麽在美中贸易摩擦的背后,产业发展模式会由过去日本领衔的雁行模式,重组为美日韩台四手联弹的新格局吗?数码科技是关键变量,我们能以科技业的发展脉络,展望东亚四强新时代的发展模式吗?

这是人类历史上非常重要的转折,身为黄金时代的一份子,我想试着从中找到关键节点,从过去的历史纵深理解未来世界可能的演化。

 

为拥有近40年资历的产业分析师,一手创办科技专业媒体《电子时报》(DIGITIMES),着有《矽岛的危与机》、《东方之盾》、《断链之后》、《科技岛链》、《巧借东风》、《西进与长征》、《出击》、《电脑王国ROC》、《打造数码台湾》、等多本着作。曾旅居韩国与美国,受邀至多家国际企业总部及大专院校讲授产业趋势,遍访国内、欧美、亚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