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Dtalk base_StarFab
微软1215活动

内容产业回归市场需求 OTT服务是下场决胜点

内容产业回归市场需求 OTT服务是下场决胜点

过往看似壁垒分明的不同媒体,在数码时代随着各项科技的日新月异,以及OTT等网络平台的崛起,已逐渐打破界线,成为一个整体的『内容产业』。因此,希望透过新媒体暨影视音发展协会(NMEA)的成立,就是期望以整合思考方式,促进各内容产业会员间交流,达成水平与垂直性的多重整合,找到台湾内容产业的新动能。

在OTT服务下 市场竞争关系已进入白热化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蔡嘉骏理事长指出,透过成立新媒体暨影视音发展协会,期望以整合思考方式,促进各内容产业会员间交流,达成水平与垂直性的多重整合,找到台湾内容产业新动能。DIGITIMES摄

美学、创意一直是台湾在文化产业所具备的发展优势,但与国内大陆比较,台湾内需市场较小,过往在美学、创意上的优势也逐渐流失中。近年来随着国内政府大量投入资源在影视内容上,并透过一系列资本购并整合其内容产业,结合国内人口众多的庞大市场,加上内容业者愿意投入大量资金在内容产制上,搭配新的拍摄手法与灵活的OTT(Over-the-top)平台海外行销,并透过国家力量支持给予企业庞大的支持,使得国内内容业者的作品快速走向国际市场。

其实,全部的媒体商业模式都一样,就是产出内容向阅听众收费,媒体的种类、目标对象、传播平台已不在有彼此的界限。

近几年大举进攻内容产业的Netflix、爱奇艺、Amazon Prime Video、HBO+、FOX+、Disney+等OTT服务及串流服务(streaming),透过网际网络就能直接向观众提供影视内容,他们正在重新解构内容产业的市场生态。

OTT服务能将影视内容不分海内外市场、不受时间差限制,一次性推播直导阅听众。在OTT服务去中间化特性中,使用者明显改变消费习惯,例如,甚至也造成全球电影、影视界产业型态及结构的剧烈改变。过去一部电影登台必须经过的代理商、片商、广告商等流程现在都消失,OTT服务加速内容产业成为更强调资本密集的高度竞争场域。

政府的补助政策 让台湾影视文化较难国际化

在国际舞台上,内容产业是国家文化与产业资本的竞争总合。中华民国政府对於影视内容产业也极为重视,透过文化部等主管机关,大量补助影视产业。然政府积极补助影视作品,原本是立意良善的行政行为,但却也造成台湾内容产业创新脚步趋缓的罩门。

以现况,台湾影视产业超过70%资金来自政府及文化部补助,台湾每年电影票房约100亿元,其国内片约5至10亿元,但其中政府补助金额远超过这金额好几倍。在这环境下,会造成业者不需要太强调资本回收、不需自负盈亏营运模式下,影视产业成为政府「养」出来的产物。

甚至可以发现,为争取政府补助,影视文化产业的送件内容类型会从政府角度考量,进而过於强调反思及社会意义,甚至会导致拍出来的题材同质性高,欠缺影视内容需要的奇幻性、娱乐性,或是限制创意的发挥,无法发展出面向市场的自主能量,更难以国际化。

创新科技大幅颠覆内容产业结构

在各项科技快速进步的今日,媒体生态也因为串流媒体(Streaming media)技术而产生重大变化,大型科技公司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

其实,包含音乐、电视、电影、游戏过往都有自己生态圈,Streaming技术兴起下,我们可以发现,包含美国具有发展历史的多家大型制片厂、影视公司,如环球、华纳等,逐渐都被握有技术和资金的大型科技公司,如Google、Amazon、Apple等所收购,进而让影视文化产业快速走向技术密集、资金密集的方向发展。台湾企业、政府再不正视Streaming 这股潮流,文化内容产业将仅可以在台湾内部发展,而欠缺国际行销与拓展能力。

在OTT服务及串流科技颠覆下,市场上有能力做内容产业的公司都是最有资金、最有人才的大型科技企业。在提供影视串流後又积极往音乐、广播、游戏的串流挺进,大量收购具有相关技术的公司或已有市占率的公司,造成大者恒大、甚至更大。

政府低度管控 才能激发业界高度创意

也因为有丰厚的政府补助,内容产业业者会将公司主体分拆成许多项目以方便补助申请,且宁愿公司维持小巧的规模,来保有较多公司自主性,也不会拿出股权出来募资、增资让主体变大,不仅不利於日後IPO规划,在内部管理上也容易变得松散。

或许可以看到像是科技业中包含童子贤董事长等因基於对於文化产业的热情,而以自己的资金投资鼓励优秀的制作团队,这也造成台湾影视文化产业难以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的重要原因,这一点与科技的新创产业有很大的差异。

政府可以扮演什麽样的角色?文化相近的国内,除每一部作品一诞生就可以面对14亿人口的广大市场,政府更集中资源扶植腾讯、爱奇艺等影音大品牌,配合大规模购并好莱坞制片公司、海外连锁电影院等管道,完备自身产业链且逐渐升级,并节节进攻向海外输出文化。

韩国内需市场仅台湾2倍大,却能将电影、游戏、偶像、音乐、漫画、综艺节目等泛娱乐的不同领域,建构成全方位一体的韩流文化。韩国政府扮演推动的角色,媒合企业及大型娱乐集团串接进内容产业。韩国政府在引入企业资源後就让市场决定产业走向,不靠补助箍住内容,在政府的低度控管,文化人运用高度创意,内容产业能精彩完整的输出全世界。

亦即,娱乐文化产业的发展是须要:低度的政府管制,才能产生高度创意,因此在政府的政策上,如何将现有以补助为主的政策转为鼓励企业的投资,是一个必须正视的发展方向。

盼整合集中资源 政府、电信、影视制作者 三方共荣内容产业

孕育多出精彩华剧的三立电视台决定停拍八点档、偶像剧,这一枪无疑是对台湾的内容产业投下震撼弹。

台湾内容产业的现况是预算、营收、人才、市场都被分散掉。因此,政府必须抛出完整的政策串接业者活化市场,擅长信息流、金流的电信投资代理也投资内容,优质内容就交给电视台、制作公司产制,集中火力来面对国际市场的变化,否则品质无法到达一定门槛的内容产业注定会流失客源。

以韩国为例,韩国政府鼓励韩国运营商成立OTT平台,并给予投资内容产业一定税赋投资抵减。於2019年,SKT宣布旗下移动串流影音服务Oksusu,与韩国3大无线电视台KBS、MBC、SBS联合推出OTT串流影音平台PooQ进行整并,以共同成立合资企业wavve,进行整合,加速韩国内容产业资本集中度,发挥大资本投入进行大型内容拍摄等规模优势。

面对全球化竞争,产业界人士总比政府有经验,文化得以永续传承并非靠散发零星的补助款,而是政府、电信、内容制作者一起三方共荣出完整的内容产业。政府可以整合台湾电信以及资通讯业者,共同成立合资公司,扩大资本投资,以在地内容,搭配国际化的拍摄、分镜等技术,以及国际化的演绎手法,多元整合上下游的内容产业,而非只有当前单纯的项目补助资源,才会是未来台湾内容产业扩大海外市场的契机,才可能有更多新创内容业者不断投入新内容创作。

由资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PwC Taiwan)、台湾经济研究院及DIGITIMES合作,经过700份问卷以及十多位新创领域专家专访,完成的《2021台湾新创生态圈大调查》於11月3日正式出刊,可至官网下载完整报告,期透过团队调查研究,让中华民国政府、企业、创育夥伴和新创团队,一同擘划台湾新时代数码经济以及新创发展蓝图!(本文由台湾新媒体暨影视音发展协会理事长蔡嘉骏口述,黄达人整理报导)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O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