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台湾电力股份有限公司
12/16 Research产业趋势论坛

面对制造基地移转 Gogoro以人工智能克服异地限制

面对制造基地移转 Gogoro以人工智能克服异地限制

全球制造业供应链转移、布局海外第二生产基地刻不容缓,但在制程移转的过程中,恐怕最大的变量在於「人」。睿能创意(Gogoro)过去五年着墨智能制造,资深经理黄至伟指出,并非每个产业都能够达到高度自动化,目前人仍是许多制造业最主要的生产力来源,要如何将人的制程移转到第二生产基地,特别是克服文化、语言的限制,会是未来探索智能制造过程中相当重要的一环。

2020年底纬创印度厂区发生员工暴动事件,究其因是未落实工时管理流程、延迟支付部分薪水等。从「纬创经验」中或许亦能引起制造业反思,虽然全球当前将工业4.0、智能制造视为大势,但在制程移转过程中,不能忽略是「谁」在做这件事,也就是人仍是制造业目前最主要的生产力来源。

黄至伟进一步表示,不是每一个制程、每个产业都能够做到自动化,许多事情到最後都还是由人在做,不然企业不会把准备把制程移到如印度、印尼这种劳力成本较低的国家。但如何将人的制程移转到这些地方,首先要克服的是文化,语言的限制,以及如何规范人的作业行为。以生产关键五要素,人、机、料、法、环的纪律来讲,在制程异地转移上,通常最困难的就是「人」。

从马达、电池到控制器生产皆一手包办的Gogoro,过去五年亦投入心血着墨智能制造,近年Gogoro积极布局海外,插旗东南亚,面对制程基地的移转,黄至伟指出数码转型的关键必须以人为本。他以Gogoro生产车间举例,当中有来自越南也有台湾人,除了建立标准化、数码化,以AGV作为弹性工站,结合产品ID实时扫描掌握工单进度外,但针对人的部分,也会搭配视觉化信息显示正确标准作业程序,并透过AI影像识别去规范人的作业行为。

在成车组装产线中,左右工站的平行协同作业在车业相当常见,由於现有针对生产现场的MES管理系统无法针对平行工站的协同作业有所规范,因此Gogoro也进一步与新创PowerArena合作,透过AI影像识别的搭配,在平行工站中捕捉人的动作姿态,以检视协同作业的SOP是否合乎标准,例如轮胎的螺丝锁付有无按照标准步骤执行,并计算出作业工时等。

黄至伟指出,过去制造业对於工业4.0所谈的愿景是全自动化生产,但慢慢产业也已意识到人机协作或许才是目前的主流,而未来不只是人机协作,在许多仍以人力为主要生产力来源的产业中,「人人协作」也是未来管理重点,因此将人的纪律管理好,建立一套标准,无论未来生产基地转移到哪个国家,都只是语言形式上的转换而已。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智能制造 制造业 Gogoro 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