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泰富国际
Automation

移动机器人掀起风潮 纬创自有品牌如何吸引各路「玩家」进场?

移动机器人掀起风潮 纬创自有品牌如何吸引各路「玩家」进场?

犹记前几年,软银与富士康合作开发的服务型机器人Pepper上市后,市场上曾掀起一阵机器人旋风,但后来效果不尽理想,市场对于机器人的期待落空。近年虽陆续仍有像是迎宾、送餐等服务型机器人问世,但时至今日,要说普及,倒也未必。

然随着COVID-19(新冠肺炎)引发各界对于自动化需求提高,其中自主移动机器人(AMR)商机爆发,却让沉寂已久的服务型机器人似乎有了更明确的发展方向。业界归纳服务型机器人落地的关键就发现,往往应用比技术更加重要,因此对开发端来说,只专注于产品本身是不够的,服务型机器人整体的设计逻辑思维,从本质上就有很大的不同。

纬创在2021年首度公开自主开发的移动机器人「Wifundity」,其取自Wistron和Profundity两字结合。从全球数一数二的ODM专业代工厂,摇身变为一家机器人新创,踏出自有品牌的第一步,短短不到两年,纬创就已经快马加鞭在医院、零售卖场、停车场和办公大楼等地展开服务。那麽从纬创的经验来看,他们是如何在服务型机器人市场中,吸引更多不同的「玩家」进场,加速服务型机器人在更多不同的垂直产业中落地?

智能应用时代 无处不「模块化设计」

纬创资通机器人暨人工智能研发处处长林书毅观察,过去诸如迎宾或送餐机器人等的服务型机器人虽曾风靡市场一段时间,但因在应用上仍碰到许多与人相关的互动问题,由于未能妥善解决,最终让使用者产生预期上的落差,导致市场雷声大雨点小。

不过随着近年在传感、运算、AI以及机电整合等技术的进步,加上疫情驱使各类场域对于零接触商机的需求浮现,自主移动机器人(AMR)商机大开,服务型机器人市场也随着AMR商机爆发而有了更明确的发展方向。纬创押宝服务型机器人,关键就在于,看好物流运输已成为各产业的刚性需求。

以医疗场域来说,院内物流是医院后勤管理体系的重要环节,但根据研调机构分析数据指出,通常一个200床以上的中型医院,平均一周进行医疗器材、检体、药品等物品的点对点运送总距离长达371英里,这个距离相当于可绕行3/4圈的台湾,而这会占去医疗人员20%的工作时间,试问如果可以减少医疗人员5%的运输工作,让医疗人员回归到更有价值的工作内容上,那麽对整个医疗体系运作来说势必更有效率。尤其在新冠疫情爆发的这一、两年,医疗场所对于自动化技术的导入需求,又更加显着成长。

同时,为满足医疗场域对自动化的多元需求,纬创Wifundity透过模块化的设计概念,还能从物流运输机器人摇身一变成消毒机器人。所谓模块化平台设计,其概念类似于乐高积木,上层主要为功能型的应用模块,下层则是通用型自主移动平台,使用者可依据不同场域、不同任务自由组合,保有最佳化弹性。

举例来说,若上层搭载UVC杀菌装置,就是消毒机器人,若搭载叉车(Fork)模块,就是送货机器人,搭载Kiosk,就可以在零售场景中与顾客互动。这样的概念换个角度来说,可以发现其与现今电动车时代下,各大车厂都在研发将整车架构走向模块化技术平台有异曲同工之妙。透过模块化,借此缩短开发时间、降低门槛亦降低成本,同时,吸引更多不同的玩家进场,加速服务型机器人在更多不同的垂直产业中落地。

然既要吸引各路玩家,也意味着使用者的层次跨度将会非常大。与一般制造业不同的是,诸如医院、百货商场、办公大楼等场域中,很少会有营运者真的养一只专业机器人工程师团队负责日常的维运与更新,更别说机器人工程师本身就面临人才短缺的问题。资策会曾进行服务型机器人市场调查,结果显示,「成本难以回收」以及「机器人障碍排除不易」,通常是业者在导入机器人后营运上主要遇到的困难。

对于无法自建机器人工程师团队的使用者来说,又该如何降低使用门槛?纬创因此提出的两个解方,一是从技术上降低学习曲线,二是从成本上节约。

先从成本来说,纬创将AMR设计成模块化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藉由统一底层平台可搭配不同功能模块的混搭方式,达到一机多用的效果来节省成本,甚至进一步还可透过订阅制按需使用。而在技术上,机器人程序开发在机器人采用总成本占比上,是很大的一部分,传统上企业还会要求程序设计工程师需要接受每个机器人制造商特定的架构培训。

为了降低使用者的学习曲线,纬创Wifundity以软件为核心,打造出视觉化网页管理系统平台,从环境地图的建置编修、直觉式的任务排程规划,以及机器人车队管理,将操作设定浓缩成三个步骤,林书毅提到,可以想像成未来操作机器人,就像操作一台智能手机一样简单,一来一般人都能轻松上手,减少过往只有特定专业人士才能操作的限制,二来也因此降低沟通及成本上的浪费。

不过有一点仍令外界好奇,以制造代工起家的纬创,按理工厂经验丰富,为何却选择将主力市场放在商用场域而非制造场域?林书毅对此则坦言,相对其他产业来说,制造业是导入AMR比较早的市场,早期因国内大陆需求大带动市场发展蓬勃,加上AMR不若传统工业机器人已有四大家族寡占山头,国内AMR新进厂商百花齐放,台湾也是如此,可以说,制造业的自主移动机器人市场已呈现高度竞争的局面。

随着自动化需求在后疫情时代爆发,服务型机器人可望找到更明确的市场定位,纬创相当看好,会是一大潜力市场,这也是为什麽纬创一开始就定调要做模块化的原因,透过模块化与软件优势,产品可以轻易的升级、降低成本、简单上手。而这也是纬创认为,更适合服务型机器人市场的开发设计逻辑。

服务型机器人落地 应用比技术更重要

服务型机器人落地的关键在于「应用场合」,需要配合所属环境而有不同的设计,例如在商场如何跟电梯控制系统搭配、车队管理系统如何嫁接点餐系统等,因此空有技术而没有应用,很难让服务型机器人真正发挥作用,换言之,其复杂度、专业性跟定制化程度非常高。

「通常不是制造商开出一台机器人的规格,就可以迅速打入市场。」纬创认为,台厂对于服务型机器人的导入,必须以场域的整合性角度,而非从单机思维出发,而从使用者角度来看,更重视的是,厂商是否提供完整解决方案(Total Solution)。

纬创也实际分享他们如何将Wifundity落地的过程。通常纬创会分成四个阶段导入,第一个阶段是场域应用规划,这部分的重点在于沟通,纬创或与系统整合商会到场域中实际了解使用者需求,需要执行什麽任务,并讨论如何部署,例如在医院内白天进行送药或巡检,晚上则做消毒。

第二阶段则是硬件导入与系统建置,第三阶段则是营运模式的确立,使用者可以根据需求选择买断或租赁,将后期维运交给纬创来做。最后,则是提供数据分析服务给客户,让使用者未来可以再对场域使用体验或商业模式再去做升级与优化。林书毅强调,现在的AMR市场百花齐放,但要拼出差异化,产品定位与商业模式是关键。

尤其当前市场尚在萌芽期,缺乏完整的场域经验,因此初期有许多AMR业者几乎是同时扮演制造商和系统整合商的角色,希望透过不断地累积不同垂直产业的专业知识,优化产品设计与规格,而这也会是目前各家业者投入心力最多的部分。纬创将Wifundity设计成模块化,另一方面也透过开放API给更多策略夥伴使用,节省整体解决方案的开发时间,纬创强调,与策略夥伴的合作,能很快把应用和市场同步打开。

目前纬创率先推出荷重达100公斤的ML-100的模块平台,透过多个策略夥伴在已陆续或预计在不同场域像是购物中心、百货商场、商办大楼或在台湾各大交通枢纽机场、港口等提供服务。而除了ML-100,后续达500、1,000公斤等更大荷重的模块平台纬创也已在开发中,纬创表示,初期与策略夥伴探索更多场域使用经验,这些宝贵的使用经验可以回头协助纬创修正产品设计,待产品线更加成熟与完整,未来纬创机器人新事业的目标,是以技术与数据服务为核心,朝向服务价值转型。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服务型机器人 纬创 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