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华硕云端股份有限公司
微软1215活动

【线上医疗专题—建言篇】从应急走向日常 线上医疗的未来?

【线上医疗专题—建言篇】从应急走向日常 线上医疗的未来?

18个月以来,全球受到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让线上健康医疗照护服务加速发展,并改变世界许多角落医护人员与民众之间的互动关系及模式。从2月到8月,DIGITIMES电子时报智能医疗频道从国内外应用、服务目标、技术、信息、市场定位、给付制度、临床、法规、人才等各面向,分主题剖析台湾发展线上医疗所可能遇到的机会与挑战。

笔者认为线上医疗产业的永续发展,需要有弹性多元的商业模式,同时在现行法规已开放的环境中,有机会做得更加如鱼得水。在线上科技兴盛的年代,让医疗人员快速上手且信任线上科技,同时让民众觉得不难使用,进而可以每日爱不释手地打开健康测量物联网仪器,在在都是改变医疗工作习惯及提升医药噂嘱性的重要课题,也希望透过这近6个月的分层剖析,提供产业一些可参考及运用的思维与创意。

商业模式:线上医疗如何成为适切科技?

医疗科技的进展,许多时候是技术偶有创新突破,接着科学家就会与这个世界介绍这项发现。由於新鲜,无人不兴奋,更会有人认为就是要使用新科技,才能够引领医疗界的发展,但很多时候,尚无融合流程概念的新科技,却增加了既有工作的执行难度、增添了许多不额外的营运成本。

线上医疗要发展得长久与拓展服务范围,服务开发厂商与医疗服务提供者必须找到适合应用场景的商业模式。如果是要提供医院医师与线上医师会诊的B2B模式,那麽除了现行健保给付新台币500至几千元不等的会诊给付以外,或许还需要提供更多分润机制,才有机会让这些早期采纳者,能够提升使用频率,以及向外再次推广。

如果是医院或诊所医师与民众直接在线「看诊」的B2C模式,那麽除了现行的在线「谘询」以外,还需给予医师与民众在在线谘询的这单次行为以外,还需要使用这套系统的诱因与理由。否则,在线谘询系统就只是功能单一的电脑工具而已,与医疗流程、医病关系、日常生活没有任何持续性的连结。此外,社区药局生态也必须纳入一并考量,与社群民众关系相当密切的药师,也将会是医疗单位相当优质的合作对象,并能持续收推广与分润之效。

如同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所说「网络节点越多,价值越高」。如果民众除了在线看诊外,都会透过这个线上医疗App或是网站购买一些保健品,网站与App的技术团队也才有更多异业合作的利润空间。此外,医疗照顾服务提供者也才能够藉由使用者数据的不断挖掘与分析,在未来提供更贴心,甚至是定制化的服务给民众与病患。

法规:医疗法要紧要松?如何看待?

不少医疗科技创新创业家偶会认为台湾医疗相关法规太过严格,国外都能做的事情为什麽台湾不能做?不过,产业也需慢慢试着理解法规制定单位的思维,如同医疗器材开发讲求安全与有效两大原则一样,试想若是病人今天在线看了医生,医生开药後,药就透过快递送到家中,患者就这样服用药物,结果发现药物品项递送错误、病人食用剂量加倍,从而发生身体不适的状况,最吃亏的将会是病患本身。

有些国家规范较少,产业先做再说,有问题之後再修正。有些国家规范较多,许多事项必须规范能做,才能执行。而台湾目前其实处於中间,有些事务有规范、有些有技术性调整空间、有些则是政府视情况而调整。但整体来说,法规都是希望产业所从事的事情,都有依归与长久发展的可能。

医生并不是神,医院也不是万神殿,并不是所有病症都有药可医,不是所有症状手术都能保证治好。多年来,民众习惯人与人直接见面的医疗照顾模式,但因为科技的进步以及技术的革新,让线上医疗照顾模式,逐步能够在有配套的方式之下,一一落实与实现。但如何衔接既有能摸到对方的就医模式,以及在线轻微症状的视讯方式,就是线上医疗照顾服务供应商及相关从业人员,必须协助确保的方方面面。

成员:提升利害关系人采用新科技意愿

笔者观察,其实法规面的探讨重点,并非法规严格或放宽,线上医疗的落实重点在於是否有足够大量的市场需求,以及新模式是否能确保既有医疗服务的稳定与品质。无论是视讯还是透过打电话模式进行的线上医疗系统,仅是医病之间互动的工具和媒介的改变而已,但重点就在於这改变,是否会改变许多既有的利害关系人的结构与益处。

在线看诊後物流送药,那实体药局怎麽办?实体药局工作人员是否需要接受更多数码转型的辅导,透过数码方法,改变实体给药的方式,确保在线虚拟给药,也同样能够展现药师的专业价值,并尽可能确保药局和药师的利润空间不受太大影响。

物流送药,即便外盒包装上都有注明品项名称,但物流士是否有足够医药专业能力辨别不同药品的差异,或一般物流体系是否能提供与医药物流公司一样的温度控制、震动频率、仓储运筹管理模式,才能够协助分担医药物流公司的送药任务,也才能够让线上医疗这件事,并不是单一单位的重担,而是全民、全产业的数码转型与日常健康医疗照顾服务模式的共同转变任务。

技术:如果打电话就可以 线上医疗几乎没有门槛

很多人无法理解,为什麽开放线上医疗有那麽多阻力或困难?之所以困难,是因为很大的原因在於医疗服务提供者与医疗服务接受者之间的关系确立,以及权责划分。试问,如果打电话就可以诊断与开药,那要如何确保诊断的人是医生,电话另一端接受诊断的生病的病人本人。

由於这样的状况,现在台湾视讯诊疗过程中,医师端会有身份确认,病人端也要拿健保卡入镜,护理师会协助拍摄病人的健保卡留存,才能避免未来的医疗纠纷,而虚拟健保卡的慢慢导入,也能精简拍摄流程,进而让医疗人员专注於病症分析与病人情绪安抚的事务上。

因为疫情爆发,线上医疗等零接触的医疗照顾方式,从初期的「应急」走向现在与未来的「新常态」,以目前的状况观之,技术上应无太大问题,重点是要将科技融入临床日常,以及将所有数据与医疗信息系统(HIS)融合,同时提升医师使用意愿,并增进民众对於这样新式服务的信心。

线上医疗的未来在哪里?

医疗服务在很多面向来说,还是需要面对面提供服务,像是切片检查、抽血检验、手术开刀等,但另一方面,有许多慢性病拿药、感冒、皮肤痒等小症状,已可以在线初步解决。

因为视讯分辨率持续提升与5G专网的网络速度提升,以及未来医疗物联网设备价格因消费市场数量增加而快速下降的时候,科技能够快速进入家户,正如现在每个家户都有体温计、血压计,甚至是血糖仪,那麽居家量测也才能落实。另外,因为这些量测产品的精准度以及联网功能都能有统一法遵标准时,线上医疗的发挥空间就不再仅是医疗,更多了许多健康侦测、术後照护的服务可能。

疫情让到办公室上班,变成居家工作(Work From Home;WFH),线上医疗则是让医院医疗,转变为居家健康和医疗照护(Health From Home;HFH)。许多人都希望有健康的身心灵,才能好好的探索世界,但以台湾过往的社会行为与习惯来说,可能会等不舒服了才知道必须就医,而往往这样的状况也置医师於紧急危难之中,医疗人员往往只能在有限的选择当中,提出一些或许可行的医疗方案,效果自然都会被打折。

未来若能以预防医学的方式,民众从每日健康量测做起,了解自己身体状况的变化,那麽再透过科技厂商藉由机器学习推出的预测模型,更能分析及推论未来的疾病可能而提早因应。在这过程中,由於居家量测仪器都是经过FDA认证,且合作的医疗院所也都习惯使用这些型号,因此医师信任居家量测出的数据,民众也能在若干诱因的情况下,尽可能如「时」且如「实」量测。

线上医疗视讯和音讯服务延伸了医师的眼睛与耳朵,在未来更多触觉传感器的开发验证下,未来或许也能延伸医护人员的双手。在所有感官全面延伸之前,台湾线上医疗科技生态系的各成员,一步步推出可尝试的服务,同时也与监管机关等政府单位持续保持良好且通畅的沟通与反馈管道,也才能够让法规与科技俱进,并且能够让线上医疗器材开发商,也能判断产品研发时程与以何种商业模式问世,才能够与既有体系融洽串联。

与其不断聚焦破坏式创新,颠覆性的科技,线上医疗等医疗科技供应商,或许在技术上与商业模式可以努力颠覆创新,但服务模式仍需与既有产业有融洽的合作,才有机会让科技的槌子化身最适切的辅助工具,也才有机会让整体市场共好,并且共同做大智能线上医疗产业大饼。

延伸阅读:多主题的线上医疗专题列表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智能医疗 线上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