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20211221_DForum工厂网安论坛
event

【阳明交大校长专访】医疗与电子双峰交会 激荡台湾新一脉创新

【阳明交大校长专访】医疗与电子双峰交会 激荡台湾新一脉创新

台湾医疗科技持续发展,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替台湾带来绝佳的数码转型与科技应用场域,国立阳明交通大学自2021年2月并校以来,首任校长林奇宏与副校长暨校务长李大嵩,接受DIGITIMES电子时报专访,分享学校科研成果、产学接介策略、电子人才培育、健康医疗生态型塑理念。

问:阳明大学与交通大学这些年从张懋中校长、郭旭崧校长、陈信宏代理校长治校迄今,是否有些对学校发展定位及价值创造与提升的延续脉络?您认为这几位校长交棒传承给您的最大资产有哪些?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国立阳明交通大学副校长暨校务长李大嵩相信,透过与校友企业等产业合作,能够加速产学推动效率与创新技术快速发展。阳明交大提供

林奇宏:每个组织的领导风格都会不太一样,我过去比较熟悉的是阳明大学。阳明大学从创立之初聚焦偏乡医疗和医疗正义,从弭平医疗不公平性开始。1995年开始,追求学术卓越。到了吴妍华校长开始,整个大环境强调跨领域和数码医疗,那时候的跨领域偏向基因体学,像是新技术平台与基因定序。而在郭校长任内与曾任交大校长的吴妍华前校长共同促成BIO+ICT的发展方向。

吴前校长在交大的时候有很多半导体项目辅导成功的案例,交大自己有制程能力,可发展出新的设备。因为医疗是应用性科学,需要搭配基础生物学,过去阳明都是买一些机器来使用,与交大合并纳入电资和理工领域,就可从工具研发着手,进一步推动BIO+ICT。

而在交大方面,交大过去从电机信息开始发展,把研发与实务应用面有效连结,延续过去台湾从代工开始,做到极致的系统整合量产能力,交大老师也持续研究相关元件并刊发,所以做出来的东西很快就进入到产业界。我担任交大副校长後开始倡议「implementation」,也就是科技要放在实际场域当中用。例如智能医疗做出来的东西要放在临床用,才能知道到底能不能帮助临床流程,这也才是科技发展的重点。

从担任交大副校长後,我承接了过去两个学校各自的发展利基,试着去做实质的串接,未来几年也希望透过利用技术、工具、平台,融入临床流程,并整合临床、法规以及人性(humanity),对医疗照护及科技产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李大嵩:产业上许多人认为,交大这麽多校友在电子产业创业之所以这麽成功,基本上是因为交大校友凝聚力很高,学长姐提携学弟妹,但其实还有更根本的原因。台湾的科技产业,大部分靠我们解决问题能力所发展出来的,像是OEM、ODM拿原始设计,用一些设备,有效率地把产品做出来,快速解决产业的问题。台湾过去几十年来,大量培养擅长解决问题能力的人才。对於交大生来说,因为都住校,在宿舍共同写作业与生活培养出来的团队合作能力,可与成员间建立很强烈的互信,并与同质性很高的人良好交流,才有办法培养出与高科技产业文化相当契合的人才生态。

医疗产业也是需要高度解决问题能力的人才,台湾过去几十年来,透过联考制度筛选出大量非常擅长解决问题的人才,在科技业与医疗产业充分发挥,造就台湾最强的两大产业。

延续未来的人才培育,必须根据未来电子与医疗产业人才需求,找出人才变迁演化趋势并适应之,也是现在是阳明交大合校後,人才培育必须思考的议题。

林奇宏:阳明交大合校後,放眼未来必须加入新的元素。过去人才会解决问题,我们希望教育出来的下一代,要很会问问题。以目前的社会来说,大家都在找解决方案,但比较少在问为什麽。在一树百获治校理念里面,我重新安置博雅教育,稍微改变学风,希望挹注一些新的元素进来。

总结未来,我希望让跨领域的一些产出,能够互相在对方领域的流程中有最好的发挥。譬如对於新冠肺炎血氧浓度侦测来说最重要的血氧计,能够透过云端运算与AI技术,提供信号警示,让一位护理人员,有能力照顾好几百张床的病人。这都是需要科技人了解医护流程,才能帮得上忙。

问:该如何培养懂得问问题的人,并懂得开出规格,像是服务规格、产品规格?

李大嵩:以个人熟悉的通讯领域来说,过去十几年间,国内公司包括联发科也积极参与所谓的4G、5G、未来6G的标准制定。订规格要长时间参加生态圈,要了解游戏规则,并长时间投入。因此,这本身不是单纯技术面的问题,还牵涉到策略联盟、与不同产业的竞争夥伴纵横捭阖,是高层次的训练。

真正好的产业人士还需要校长所说的跨领域训练,以及要会问问题,视野要能跳脱本身的专业训练,从更高层次来看问题,所以在学生时期一定要接受跨领域训练,了解他人的思维,不要只局限在自己的专业思维,才有办法在进入产业界的时候,或更进一步在订规格的时候,了解产业的思维与竞争对手的思维,跨入订定规格的赛局中。

林奇宏:大嵩提到的视野相当重要。视野分几个层面,第一是人与人、第二是人与不同领域、第三是人与社会的视野。先说人与人,人与人互动也分成面对面和虚拟在线世界的互动,後者跟真人之间的互动不太一样。有一个调查显示,现在在线虚拟的互动,让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效率下滑。大家可以发现ICT工具越普遍的地方,人与人的信任越低。

第二、人跟不同领域、不同能力之间的介接。大家都在讲说,过去是要培养T型人才,才能有深度。现在要有「π型人才」,有另一只脚可以跨领域。跨领域已经变成必备的能力了,也让大家开始反思,专精教育是否也会受到冲击。

大部分的人或许还是需要专精能力的培养,但不同领域和方向的涉猎也很重要。学生要开阔眼界,不见得要拥有那麽多专业能力,但要能够欣赏与去分析各不同跨领域之间的机会。

此外,学生也要学习在社会中,重新找出人存在的价值和定位。我认为未来会问问题的人,一定是同时能够与其他的人沟通,在自己的知识范畴之内能够欣赏多面向,也能够跟多社群有互动的人。

问:您推动校务所提出「一树百获」的愿景,是「以人为本、科学为基、科技为用、产业为体」,您把「产业」放进大学愿景当中,所认为大学和产业间的互动与发展关系会是什麽?

林奇宏:从我的角度来看,还是必须将学校视为有机体需要永续营运。政府投注在高等教育的公共财,未来恐会持续萎缩,因此必须思考「资源要从哪里来?」。同时,教育的形式也在改变,信息跟知识的累积,现在私人机构不输大学体系,像是Google就开始透过网络提供知识课程,冲击到大学的脚色。

过去的知识传授1.0、2.0、3.0,一般高教会节节败退,未来我倡议的高教4.0想要达到的目标,包括习惯养成、基本知识认定等,以及前面所提到人与人的接触、人跟老师的接触、人跟不同领域的人的接触,这是Google做不到的,学生要去体验这价值。

所以在高等教育里面,大学必须要成为这样的单位。像是牛津创校时公共设施只有图书馆跟一个菸草铺,现在的Google就可以扮演图书馆,而菸草铺就是让人与人之间沟通、脑力激荡的地方,菸草铺也好,酒馆也好,就是让人跟人之间可以互动的地方。

之所以会以「产业为体」,是因为公部门的资源越来越少,所以未来的资源势必要从私部门来。大学培养的人才就是要进入产业,就是要到能发挥所长的公司,所以产业界也会希望能够协助大学培养人才,减少学用落差。国家也希望透过创新条例,培育学校人才与产业接轨。

学校与产业都在进化,产业在想下一个未来,这也会影响学校的发展。我希望与呼吁产业能多投入一些资源进来到学校,未来把产业内容适度放进大学教育,培育出的人才也能有许多无形、非直接的效益回馈产业,才能达到产业为体的愿景。

另一方面,过去学术界探索解开DNA遗传口令之谜,当时并没人在提:DNA之後会带来什麽样的商业利益?会形成什麽样的产业?但现在可以看到会是多具规模的产业链,对人类社会带来多少贡献。因此在产学关系上,我认为在合作技术开发的同时,保有学界的好奇之心,继续前往探索问题,适度挪移一些成果到产业才能更好的接轨。

李大嵩:治校愿景当中的「产业为体」也包括校友。阳明交大跟校友有一个「喜马拉雅」计划,就是透过校友将产业资源带进学校,与学校共同将有潜力的研发成果,转换成商业价值,而这些商业价值的收益能够部分回到学校,形成正向循环来永续经营计划。

近几年科技部和教育部大幅松绑学校进型衍生新创,学校老师有正规程序可以技术作价,形成新创公司,新创公司的技术股可以部分回馈学校及创业团队身上,带动创业风潮。

校友和产业界在这件事上可以扮演更关键性的角色。早期时就参与衍生新的发展,帮助不熟悉公司如何成立与运作的学校老师,拟定包括商业模式、募资、公司运作等课题,一起设定机制、跟老师一起写BP、成为老师的业师。

此外,校友或校友企业的基金可以成为第一笔天使资金,甚至未来新创公司也不排除纳入成为校友企业集团成员之一。因为是早期参与,如果创业成功,校友的投资报酬率也能够更好,或对集团发展有更大的综效,透过这样的方式,学校将有机会孕育出更多独角兽。

问:从DIGITIMES的研究发现,交大校友担任创始人、董事长与总经理的企业占上市公司市值近45%,2020年台湾人均GDP为28,383美元,现在台湾经济发展,相对还是靠投资与效率驱动,未来若希望提升到3.5万或4万美元,需要更靠创新来驱动,如何集结阳明交大与校友企业的力量,来引导技术、应用与商业模式的创新?未来是否有更多机制来培育独角兽?

林奇宏:我认为学校扮演的角色跟政府和产业私人不太一样。学校的价值是科技研发与人才培育,学校的好处是介於中间,可以扮演公私部门之间的润滑与介接的角色,甚至可以提供学校更多独特的价值,例如培育医疗法规人才。

以做电子医材来说,产业人才都从各自擅长的领域出发,若要跨域合作,要先定义出产业的痛点在哪里,可能各自从技术端与应用端来找题目。做技术的人比较积极,而以目前台湾医疗制度来说,有时候会扼杀了产业对於创新的想像。但如果创新技术没有办法大量服务,自然就没有成本优势,无法进入健保体系,就可能无法生存。我认为以研发领域来说,考量应用生态的保守样态,若研发外销的话,或许可以有更广的路。

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前段班与後段班国家的法规宽松不一,很多创新生医检测仪器创业家都在努力取得在欧盟、美国、日本的认证,经营当地市场。然而,也有不少厂商认证後,则是到东南亚市场取得大量订单。

我认为,台湾缺乏对於创新电子医材友善的法规(RA)环境,也认为台湾需要更多医疗法规人才。阳明交大希望开立电子医材法规专班,培养一些RA人才。这些人才修过跨科技与医疗的领域知识,才能让未来想切入电子医材创新元件的半导体厂商,有这些法规人才能够聘雇。

就应用面来说,很多电子厂只从自己的角度去看市场,不懂需求与应用,这样很难成功。我的想法是电子医材厂商应该要去养临床医师,但这些医师不能离开临床,才能对厂商有更大贡献。或许厂商可以跟医院合作,各付一半薪水,让医师保有临床创意与需求来跟医材厂商发想题材。

问:您对台湾智能医疗或医疗业的数码转型看法为何?是否有些外界常见的迷思需要厘清?若要台湾智能医疗或医疗业的数码转型发展成功,您认为最关键的课题为何?阳明交大在其中能扮演什麽角色?阳明交大如何培养出智能医疗或医疗业数码转型所需的各类人才?

林奇宏:我於副校长任内在交大设立智能医疗模拟中心,希望媒合过往鸡同鸭讲的供应端和需求端有一个解决出口。例如过去科技厂商觉得在病房用平板就可以减少纸张使用,但临床人员会觉得病房最重要的是去关怀病人,平板帮不上忙,即便导入,有些病人因为身体疲弱或年纪大,无法在平板上点选输入。而这些临床的实际状况,让供应端设想的科技无法真的帮上忙。

在此情况下,科技厂商的解决方案,并没有真正解决到问题,应该是供需双方先合作找出需求痛点再研发,後续依临床回馈情况持续修正。此外,政府的补助方式也有关系。除非这些产品是从临床发出来的真实需求,否则不应只是有提出创意就给补助。厂商若本来就在做平板,只是加上了个医疗应用软件,就变成智能医疗产品,这样是不对的。

智能医疗模拟中心就是希望帮忙厂商找出临床定位,能够有效打开市场,可以成套提供解决方案。像是晋弘科技,开发了拿在手上的眼底镜,原本设定要进医院眼科,後来中心辅导他们改成供社区筛检用。现在家医科糖尿病病人一年可以做两次健保给付的眼底镜检查,过去得请眼科专科医师打报告,就会有额外的成本。如果现在有摄影方便的手持式眼底镜,眼科专科医师打报告会非常快速、家医科医师就可以快速申报。现在这产品卖到美国药局CVS,获得很大的好评。

我到交大後,就优先推动让需求端和供给端能够接轨,中心定期会找一线的临床工作人员,在模拟病房让他们提出真正的问题。希望协助已有产品的厂商,来这探讨找寻新的市场。

未来希望能够持续达成四件事:第一、找寻既有产品的新适用症。第二、让临床人员可以提出需求。第三、培训法规人材,让半导体业界的人可以聘雇。第四、未来希望至少说服1间大厂,来聘雇与投资三四十岁的临床医师。可惜目前还没有找到有这种长期投资与跨域知识融合远见认知的电子厂商。

目前智能医疗模拟中心由杨智杰教授接任,聚焦线上医疗及所需要的内容与服务,现在也开发了智能系统,把智能系统嫁接在医院已经有的信息系统。不过因为目前各医院架构不同的时候,还是相当难处理。当初虽然希望委外信息系统厂商帮忙,帮忙与医院信息系统串接,但最後还是无法成功串连。

林奇宏为国立阳明交通大学校长,耶鲁大学生物系博士毕业,曾任台北市、新北市政府卫生局长,研究专长为细胞生物学、癌症生物学、生医光电等。李大嵩为国立阳明交通大学副校长兼校务长,兼任国立阳明交通大学电机工程学系特聘教授,与国立阳明交通大学物联网智能系统研究中心主任。


延伸阅读:【阳明交通大学校长林奇宏专访】建立适应性高的伟大大学 四大价值与环扣生态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数码转型 COVID-19 智能医疗 阳明交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