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CES 2022
event

为何绿色供应链难落实? 大厂很难叫得动、小厂需要手把手

为何绿色供应链难落实? 大厂很难叫得动、小厂需要手把手

台湾用电大户条款将於2022年期满一年,表示台湾契约用电量超过5MW用电户的节电年限,仅剩短短4年。

勤业众信(Deloitte)永续发展服务团队风险谘询部总经理陆孝立指出,未来建置再生能源发电容量、购买碳权将会吃掉企业部分利润,同时,减碳趋势亦影响科技产业未来产线布局,因此欲从根本降低碳排,前期必得投入技术转换、研发新制程、工厂智能化等转型成本。

企业面对能源转型,执行面往往不是最为困难的,其成败关键在於内、外部沟通。首先,如何整合由下而上、跨部门意见,同时面对厂端执行策略的冲突,以及如何整合利益、进行成功的转型协商尤为重要;其次,若企业没有准备好因应的绩效规范、管理机制,则转型工程难以回应人事及财务面的需求。

由制程设备角度来看,光是选择碳排高、成本低的机台,还是碳排低、成本高的设备,便已牵一发动全身,所有决策都须得回扣到减碳政策来落实,而沟通仅仅是企业减碳的第一步,却时常得动辄3~4年之久。

以2021年9月宣布加入RE100并承诺於2050年达成净零碳排目标的台积电为例,为了达到由上而下确实投入,董事长刘德音亲任「ESG指导委员会」主席,制定2025年碳排维持、2030年减碳、2050年净零碳排等短、中、长程规划,并针对减碳成效制定追踪及稽核制度。

即便是全台湾以严谨、规模化及结构化方法落实净零碳排的台积电,仍不免在绿色供应链管理上踢到铁板。陆孝立认为,供应链减碳最普遍的问题在於上、下供应链意识不足,其次为供应链管理规模甚巨,如多数台湾知名半导体大厂、日月光、台达电、友达等企业,其供应链大至跨国企业,小至地方厂商,各供应商面对减碳议题的成熟度与差异性极大,因此在减碳策略上也需依据厂商性质、地域进行调整。

如小供应商缺乏资源,时常需要手把手带领,而国际企业组织规模庞大,时常也不是台厂一声令下就可按表操课。陆孝立指出,减碳要能带动整个供应链齐力断金,需透过规模、成熟度、议价能力的不同,进行不同层次的切割,针对不同族群提供差异化的减碳路径,合纵连横之下,才有可能有所突破。

切割供应链後,紧接着才进入「碳盘查」阶段,陆孝立提及,企业至少得联合上、下游产业链完成8~9成的碳足迹盘查,才能开始谈减碳,然而很多时候,过大规模的事业体己乎很难百分之百掌握供应链碳足迹,仅能针对其采购占比前80~90%的厂商进行重点管理。

而供应链里头若存在本就有进行碳足迹管理的上下游厂,则能为企业省下一半的力,如对於台达电、友达而言,便不太需要再一次针对台积电进行碳盘查,只要彼此连动的碳足迹能够妥善记载、信息流通即可。

一旦要求信息流通,企业便会面临绿色供应链管理衍伸而来的另一个子议题—数码治理,这攸关企业如何在供应链透明化的前提下保障信息安全,若信息外露致使有心人士透过碳足迹数据回推产能,对於企业而言,将会造成营业机密外流的附加问题。

目前台厂在绿色供应链管理的进度仍相较欧、美国家落後许多,面对外销欧盟须申报碳足迹、符合排碳标准等规定,台厂所面临的问题时常并非排碳超标,而是连碳盘查都难以落实,以致难以确实掌握碳排数据。

然而台湾产业也并非毫无优势,台湾半导体、电子产业由於本就有相当扎实的供应链管理基础,因此相较其他产业,在转型绿色供应链管理上具有优势,可於既有管理架构新增排碳数据及减碳目标,初步建构供应链碳管理机制。

陆孝立认为,企业进行「碳管理」需按部就班,配合既有政策、开发可依循标准,前期,需透过温室气体盘查、碳足迹盘查、供应链盘查及价值链盘查来掌握企业实际排碳数,接着才进入减量、转型、抵换,最终方能於期限之内达标。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供应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