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云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微软1215活动

减碳商机至少30年不坠 ESCO能源服务亮丽再登场

减碳商机至少30年不坠 ESCO能源服务亮丽再登场

全球对於减碳移动越来越具强制性,虽然2050净零碳排目标是一大挑战,但业界也相当看好直言宜把握这至少30年不坠的市场商机。各国都还在发展阶段的节能技术服务业(Energy Saving Company;ESCO),正从一个生疏的名词,逐渐成为节能减碳的专业代名词,似乎也宣告在过去低电价时代这项非主流产业,重新於市场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暖化情况退无可退 全球减碳更具移动力

据国际能源总署(IEA)2021年7月所发布最新全球电市场报告指出,2020年全球用电量虽因疫情减少1%,但随经济逐渐复苏,2021年全球用电量却反弹增加5%,甚至2022年亦有持续成长趋势。而另一事实更足以说明为何全球至今对於减碳移动会如此强烈。

美国国家海洋暨大气总署(NOAA)则是在2021年5月,於夏威夷观测站测得全球二氧化碳平均浓度已来到历史新高419ppm,尽管全球早在过去便致力降低碳排,但眼见每年二氧化碳浓度仍节节攀升,即便疫情封城也不见下降。这变相说明,过去全球所采行的一系列减碳策略等於宣告失败,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未来全球面对减碳一事,势必将采取更具强制性的力道来推动与落实。

这也使得向来为「排碳大户」的制造业将首当其冲,企业对於减碳已不似从前将之视为一种品牌形象的考量,而是血淋淋直接反应在成本上。从欧盟即将在2026年上路的碳关税,到近来国内限电动作频频,都可以想见未来制造业对於能源转型的肩上压力有多重,这也将造成产业未来对於能源转型的需求更为迫切。

在节能减碳呼声越来越高下,市场有需求,自然就会衍生新的商机。但由於并非各行各业人人都是节能专家,因此在能源转型之路上,除了从供给面发展再生能源、优化电力配置外,另一方面从需求端协助企业整体电力需求规划并提供节能服务的「ESCO」能源技术服务业也将在其中扮演相当关键的角色。

目前台湾ESCO产业有6成以上集中在服务业或者中小企业,不像用电量更大的制造业和工业有专责能源管理部门,服务业或中小企业对於相关节能措施,反而更需要寻求外部专业谘询与规划管道。这时ESCO就可以针对用电户的用电型态与需求,量身定做节能计划。

转嫁成本企业上紧发条 ESCO产业重新登场

ESCO被归类为新兴产业的一种,其主要工作是以客户的能源诊断为基础,协助这些厂商全面改善其能源使用效率,提供用户节能效益的保证服务。一大特点在於,其服务费用将由节能所省下的能源支出中分期摊还,如果客户的预算有限,ESCO公司也可以协助其在金融机构的评估下借贷资金,同样再藉由节能所省下的成本摊还,所以总体而言客户的总营运成本并未增加。

先减碳、再投资的做法看似十分理想,近年因应全球暖化与气候变迁等,各国能源政策也多鼓励产业进行节能措施,照理来说,对ESCO产业发展应该是一大利多。不过据IEA报告指出,2018年台湾住宅电价为全球第3低,而工业电价则为全球第5低,低电价虽可让台湾工业维持竞争力,但也削弱产业与大众的节能诱因,让能源转型变得更加困难。

台湾虽然早在1996年就引进ESCO模式,至今发展已超过20年,但ESCO所扮演的角色仍然不算吃重,随着全球现在对於减碳的动作频频,开始采取更具强制性的措施,甚至已将不减碳的後果直接转嫁到企业成本上,因此要说ESCO是一种新兴产业,似乎确实也是如此。

美国、日本先行 台湾ESCO产业萌芽中

ESCO产业最早兴起於美国,始於1970能源危机的年代。在美国ESCO发展上,政府可说是扮演着承先启後的角色,不仅创造第一波需求,亦持续扮演大量且最重要的购买者,市场有84% 收入都是来自政府与公共团体部门 ,是美国 ESCO 产业市场成长的一个主要驱动力 。

台湾ESCO相关产业的产值从引进初期的4亿元,至今已增加到200亿元,虽然每年都有成长10%以上,但目前仍处於萌芽发展阶段,还有努力空间。而发展较早的美国与欧洲、日本,则具有一定成功经验。

由於美国ESCO产业发展成熟,发展成能提供多样化、全方位能源服务的「Super ESCO」公司,甚至有些美国的大型 ESCO 业者,也切入能源供给面,负责电厂的能源买卖及维护,因此美国许多电力公司也会透过转投资或购并Super ESCO公司,来增加其在电业市场的竞争力与服务性。

日本ESCO产业发展则是在1996年之後,恰逢隔年京都议定书的签订,日本政府遂修订一系列相关法规,这些法案的通过也让日本ESCO产业提供更大的商机。

与美国以政府为最大买方,提供类似「买方顾问」服务不同的是,日本政府与产业更像是夥伴关系,由政府提供产业发展初期需要的信息,并结合各业者的力量,共同去架构整个市场规则与商业模式,因而凸显出与美国模式的差异。目前日本ESCO业者则主要整合大型工业集团的服务,包括建筑、空调、重工等。

值得注意的是,不管是美国或日本,政府在ESCO产业发展初期都是在背後扮演推动角色,透过修法完善市场机制,就像碳税如今成为烫手山芋,各国陆续启动修法,订定新制,试图在新的游戏规则下保护国内产业,但台湾至今还在研议琢磨,看不到清楚的配套措施,业界形容,已经「急得快跳脚」。恐怕再慢一步,未来就会沦为受制於人的命运。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碳中和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