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大肚山/第四届高峰论坛
Automation

新加坡量子新创Entropica LabsCEOTommaso Demarie 用量子技术提供复杂问题最佳解

新加坡量子新创Entropica LabsCEOTommaso Demarie 用量子技术提供复杂问题最佳解

新加坡量子运算新创Entropica Labs是新加坡政府创投SGInnovate投资的深科技新创公司之一。作为获得新加坡以政策和金融生态圈大力支持的量子新创,Entropica Labs下一个成长动能将来自哪里? DIGITIMES趁该公司获时代基金会邀请来台参加COMPUTEX 2022的间隙,专访了共同创始人兼CEO Tommaso Demarie,了解该公司的量子计算解决方案以及该科技的未来潜力。

新加坡政府早在2012年就开始发展量子科学,2022年5月并宣布成立国家量子聚落(Quantum Computing Hub),拨款2,350万新元作为支持新加坡量子工程计划(QEP)底下三个国家级平台的经费。此计划也将新加坡量子科技中心与其他研究单位的人才与资源进行整合,并有国家量子代工铸造(National Quantum Fabless Foundry)单位来支持量子科技的发展。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Entropica Labs 共同创始人兼CEO Tommaso Demarie

Entropica小档案

Q:2022年以来,量子软硬件领域已经有不少突破。是那些因素激发了你们创立Entropica Labs?你们想用量子技术来解决那些问题?

A我的学术背景是物理学,2014年搬到新加坡,一开始是在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与量子科技中心(CQT)担任研究员。在那时候,大多数的量子计算研究仅限于研究者的直觉与数学能力,因为难以使用真正的量子电脑做实验。

但IBM在2016年把一个量子电脑原型机放上云端后,改变了一切。那个原型机只有5个量子位元(qubits),却已可让人用实体的量子电脑测试基本简单的量子演算程序进行计算。这完全改变了产业和我们对量子运算的理解。也因此,我和同样是物理学者的朋友Ewan Munro在2018年决定从纯学术转到新创界发展。由于量子电脑还处于很原始的阶段,我们是从软件领域出发,来协助量子电脑发展更多用途。Entropica的业务是设计演算法并且打造软件工具,以量子电脑来帮产业客户的复杂问题找出最佳化答案。

Q你们的商业模式有哪些?如何交付解决方案给客户?可以举例说明吗?

A我想提醒一下量子电脑目前还无法超越传统电脑的效能。虽然计算能量不断提升,可是传统电脑毕竟比量子电脑早发展了70 年!现在很多大型企业和政府机构都很积极研究到底量子科技会如何影响其业务与营运。例如有家大型创新企业来找我们,想知道量子电脑能否解决他们的问题,通常他们都想运用各种不同的量子硬件来测试他们的问题。

进行的方式是由他们提出一些问题的叙述,然后我们写成可用于量子电脑的格式,进行分析,然后再整合进量子演算法的工作流程,输入量子电脑进行运算,再把结果解读出来,提交给客户。

Entropica的定位是介于未来的量子电脑使用者与量子云服务供应商之间的桥梁。最好的例子是我们和BMW集团与Honeywell Quantum在2021年底的合作。我们把BMW在供应链遇到的问题写成演算法,输入Honeywell的量子运算系统Model H1 (10个qubits的离子装置)进行计算。这是一次产业、软件与硬件三方创造综效的合作。目前我们正与政府单位以及大企业合作,进行先进制造、网络和物流的最佳化方案研究。

我们长期以来维持合作关系的量子电脑硬件制造商与云端服务供应商有IBM、Rigetti Computing (两者都是发展超导体量子电脑)和微软(Microsoft)。我们也和离子阱装置厂商IonQ与 Honeywell Quantum有多次合作(后者目前已经和Cambridge Quantum合并成立新公司Quantinuum)。

Q你提到许多客户对最佳化模型有兴趣,能举一些例子吗?

A我们是用量子演算法来解最佳化的问题。现有的传统电脑也能解决这类问题,可是我们的工作对一些想开始了解不同装置之间的差异的客户是有价值的。同时也能帮助他们了解最理想的使用案例,并阐明在近期和未来想要实现应用量子电脑会遇到的挑战。

最佳化是最适合的领域,因为这些问题在所有高价值产业中都会发生,例如先进制造、物流和供应链的问题。有远见且需要解决密集运算问题的公司理解,要整合量子运算不是短期内可达到、但却是必要的过程。这也是为什麽他们现在已经着手进行这项工作的原因。我们会努力担任他们最佳的夥伴,运用我们的量子技术和他们的领域知识来解决产业的问题。

目前量子电脑要赶上超级电脑来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还有一段长路要走。我们这类公司要问自己的大问题是:「我们如何能在短期内创造价值,且同时提升我们的技术能力?」

Q由于量子电脑软件目前仍处于非常初始的状态,你们目前是否会遇到一些挑战?  

A非常多。量子电脑现在还太小,难以解决实际世界的问题,因此目前能做的实验非常有限,所以必须要很聪明的设计简单却不肤浅(Simple but not simplistic)的实验。这是第一个挑战,其次就是量子电脑很容易发生错误。现在大家已经在研究如何打造纠错能力,在将来让量子电脑自动修正错误,发挥正常的功能。第3个问题就是运用量子电脑进行计算的成本仍非常高昂,因此我们需要和硬件公司密切合作,创造双赢,一起打造量子经济。

最终我们将需要打造出完整的量子产业或量子经济。在一个量子产业中,需要有硬件、软件、服务、通讯零组件、云端和系统整合等方面的供应商。

Q是什麽商机或是夥伴关系吸引你们来台湾参加COMPUTEX?与台湾企业有哪些合作契机?

A台湾的科技生态圈非常有趣,因为当地半导体公司遇到目前最复杂的制造问题,例如芯片设计的最佳化,就是最困难的计算问题。这样的问题很难自动化,即便机器学习也做不到。虽然近期有些成果,但还是高度挑战。

半导体产业内也有其他的重要问题,例如他们如何能维持硬件领导者的地位?一旦量子电脑技术成熟,台湾的半导体制造商也会制造量子芯片吗?他们的策略是什麽?我们知道他们已经开始在内部进行讨论,而我们可以参与做为可信任的夥伴,协助半导体业者了解产业发展现状,以及他们是否需要协助。

另一方面,半导体的最佳化问题对传统电脑是非常难解的,而我们尚不知道是否对量子电脑而言会容易些,这尚待观察,但这些问题感觉起来的确非常适合量子电脑。

Q你对公司的愿景是?

A我们的愿景是成为一家能用量子电脑解最复杂问题的公司,同时我们也希望分享这些知识给使用者,营造出一个卓越技术开发者的社群。

我在个人层面则期待量子电脑未来能解决分子生物学的难题,因我深信这将有助于提升人类对复杂生态系统的理解。分子生物学是在科学与应用上都非常令我着迷的领域。我们无法预测未来,但我们希望藉由努力推动未来朝正面的方向前进,如果我们知道未来会发生什麽情况的话。因此我们必须扮演非常积极的角色,从今天开始,打造量子运算的未来。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