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Veeam Q3 Webinar
Vector Japan

【企业ESG环保作为系列报导-9】现代汽车打造循环经济与氢价值链

随着碳排放议题获得重视,全球电动车市场也跟着蓬勃发展,在2021的销售规模相较2020年成长109%。韩国现代汽车(Hyundai Motor)作为世界第四大车厂,早已开始布局,将汽车技术研发主力由燃油车转至各类电动车,其优异的策略管理能力,发展氢生态系等相关创新作为更是为其打造出新的成长动能。

现代汽车成立于1967年,主要产品包括了最初的燃油车,到现今发展油电混合车、氢燃料车、纯电动车等低碳排车辆。总部位于韩国首尔,旗下除了现代汽车以外,另有两个汽车品牌Genesis与KIA。于韩国、国内大陆、印度、 捷克 、土耳其、 美国、 巴西、俄罗斯、印尼皆设有工厂,事业范围遍布各大洲,且目前版图仍在扩张中。

国际各ESG指标对现代汽车的评价十分两极化。Sustainlytics在2021给予现代汽车的ESG风险评级为31.3,而MSCI给予的ESG评级为B级,与同业相比,该公司在两指标中都被评为属于高风险且ESG表现较差的企业。

然而在S&P 给予的ESG评级中,现代汽车获得了环境、社会、治理三项平均78的高分,远高于同产业的平均35分,且于社会面达到了产业最佳评分,环境与治理两项目的评分也十分接近产业最佳。而由于道琼永续指数(DJSI)是根据S&P分数作为筛选标准,现代汽车在S&P评级下的优异表现也使其入选2021道琼永续指数。

观察S&P给予的详细评级可以发现,现代汽车在气候策略、低碳策略与产品的创新管理的表现都接近业界最佳,十分优异。然而在公司治理的表现上,不论是给予整体表现低评级的MSCI抑或是高评级的S&P,都针对现代汽车的公司治理项目评出较低的评级,显见公司治理方面有待加强。

根据现代汽车报告书中在环境面的侧重点,其最大的目标为于2045之前达到碳中和,而本文将现代汽车在环境面的作为分为六大面向,分别为「能源制造与使用」、「上游供应商规范」、「LCA生命周期系统」、「车款改良与研发」、「电池、原料与废弃物回收」与「工厂内部能源管理」,以六大项目探讨现代汽车在环境面所做出的努力。

能源制造与使用

经现代汽车调查,其内部工厂于制程中电力使用所造成的碳排,占企业整体直接与间接碳排总和的3分之2。因此现代汽车于部分工厂建置太阳能电厂、风力发电厂以制造再生能源,同时透过购买再生能源证书(REC)取得绿电,并发展再生能源购电合约(PPA),以追求更稳定的再生能源。目前也正尝试将制程中的液化石油气改为使用过程中零碳排的氢燃料,以减少生产过程中的碳排放。

氢燃料虽然在使用的过程中零碳排,然而目前全球所制造的氢燃料之中,有高达96%皆是以最不环保的制造方式制成的灰氢。虽然制程中会将二氧化碳直接排放至大气,造成大量碳排与环境危害,但因为制造技术难度低,目前仍然是氢的主要制造方式。其他的氢制造方式尚包含了蓝氢与绿氢,但也因为制造难度高且技术尚未成熟,目前极少被使用。针对相对于灰氢更为环保的蓝氢,现代汽车于2021开始研发碳补捉系统,以回收制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并进行再利用。而针对绿氢,现代汽车也与澳大利亚、加拿大各国企业研发相关制造技术,并致力于发展全球氢价值链。

原料与上游供应商规范

自2000年开始,现代汽车逐渐禁止使用铅、镉 、六价铬 、汞等重金属,并针对各国法律规范进行在地个别工厂有害原料规范制定。然而现代汽车发现,由于汽车组装链中许多零件都来自于外部工厂,因此难以保障这些零件是否符合现代汽车制定的有害物质规范。自此之后,现代汽车开始要求上游供应商同样遵守工厂内部有害物质管理办法。并于2004起使用国际材料数据系统(IMDS),以检视制程中所使用原料来源之安全性。而后现代汽车也创立内部原料分析系统(MAMS),避免制程中使用含有害物质的原料。

LCA生命周期系统

根据ISO14040 原则架构与ISO14044实行办法,现代汽车对产品建立了生命周期系统(LCA),同时采用CML方法论评估产品制程中产生的臭氧消耗、海洋酸化、优养化等现象。2020年现代汽车也针对其中一个车款KONA EV进行了完整的生命周期评估,发现在完整汽车生命周期中,汽车制造后的使用阶段所产生碳排放占完整生命周期的63.9%。而根据此发现,现代汽车未来也预计将电动车电力改为使用再生能源,以减少汽车使用过程中的碳排。

车款改良与研发

由于车辆行驶中的碳排放对环境危害不容小觑,现代汽车致力于透过研发,将各项再生能源与交通工具做结合,以为能源与环境做出贡献。现代汽车于2018年发布太阳能车顶计划,透过于车顶加装太阳能板充电,将太阳能转换成可行驶电能。该计划预计每台车每年可以乾净太阳能源行驶1,300公里,而根据交通部调查,台湾轿车平均每年行驶的总公里数约为1至2万公里。现行的太阳能车顶计划虽不能完全取代一般汽车的所需动力,但仍可满足低里程族群的驾驶需求。

从最初制造燃油车到因应环境意识兴起,现代汽车近年来不断投入电动车的研发,并将多种车款新增电动车版本。目前现代汽车生产的电动车,依照动力来源可分为四大类,分别是油电混合车(HEV)、插电式混合动力车(PHEV)、燃料电池电动车(FCEV)以及纯电动车(BEV)。

HEV与PHEV皆是透过引擎搭载电池运行,但由于HEV与PHEV的引擎在行驶间仍会因汽油燃烧产生碳排放,相较之下完全使用电池运行的FCEV与BEV就更加友善环境。FCEV与BEV同样作为行驶中不排放废气的电动车,两者主要的差别在于FCEV以氢作为燃料来源,而BEV则是透过充电桩进行电池充电。

目前现代汽车将电动车发展主力着重于行驶中零碳排的FCEV与BEV,预计在2025年实现年销售67万辆的目标,也预计在2030前将所有汽车产品线转换成电动车,并于全球FCEV市场达成25%市占率。

除了将氢能源运用于一般轿车,近年来现代汽车也透过与不同机构的合作,持续研发大型氢能运具。2020年,现代汽车推出全世界首款氢燃料电池卡车Xcient Fuel Cell,由于氢燃料电池卡车的加氢时间只需10~15分钟,行驶过程中也仅会产生无污染的水,让原本高碳排的大型运输商用车有了更环保的可能。预计在2025年针对欧洲、美国、国内市场达成制造1,600辆的目标。另外现代汽车也与韩国汽车技术研究院合作研发氢动力电车,预计2023年底前实现氢动力电车的商业化。目前现代汽车也持续研发,期望未来能将氢能源用于船舶、火车等大型运具。从氢能源轿车到氢能源在各项大型运具上的应用,种种动作足见未来现代汽车对于发展更多氢能源运具,并建立全球性氢能源社会的企图心与决心。

水、电池、原料与废弃物回收

针对汽车报废后的各项回收,现代汽车与韩国国内自动回收公司合作,透过补助难以回收的原料,使汽车整体回收率达91.9%。对于因效能下降不能再使用于电动车中的电池,现代汽车将其使用于ESS系统协助电力储存,以供电力调度。而针对最终报废的电池,现代汽车也建立闭环回收,回收电池中稀有金属原料如:锂、钴、镍,并再次投入电池生产。针对缺水的地区,现代汽车的工厂也建立了废水回收系统,目前土耳其工厂达成40%工厂用水回收,而印度工厂已达成100%回收使用水分。另外,位于印度的工厂于2018年透过进行「零废弃资源化计划」,达到98%废弃物回收,达到垃圾资源化的目标。

工厂内部能源管理

现代汽车透过建立全球能源与温室气体管理系统(GEMS),以监测全球工厂能源消耗。分布于世界各地的工厂也做出了多项能源管理措施,例如于韩国、美国及土耳其的工厂安装了逆变器与自动化控温系统等节能新设备;而位于巴西与俄罗斯的工厂也将其办公室与厂区的灯光改装为LED灯。现代汽车旗下的现代汽车与Kia两品牌于2021年中也加入了RE100计划,预计在2050年之前达到100%再生能源使用,而旗下的另一个品牌Genesis目前则尚未宣告加入。观察现代汽车旗下各工厂的能源作为可以发现,虽然总部对于工厂能原持续进行监测,然而各工厂的作为仍相对零散,缺乏统一的标准。

综观现代汽车于环境面的各项作为,可以发现企业各工厂内部的节能作为较为松散,缺乏集团统一的节能目标,而这或许也反映在现代汽车在各家ESG评比中都获得偏低分数的公司治理上。在报告书中也不难发现,现代汽车对于氢燃料制造、氢能轿车生产、氢能大型运具的研发不遗余力,并致力于建造氢能源生态链。相较于多数公司透过规范制定、资金投注等作为,以达到各国家与投资人对环境相关的规范与期待,现代汽车于氢能源的投入与发展却逐渐成为现代事业体中另一个成长引擎。或许也让更多企业反思,ESG不仅仅是因应环保潮流需要作出的应对,也可能成为企业未来发展的新机会。

现代汽车打造氢能源汽车与重型运具,并致力于建造氢能源生态链,发展成另一个成长引擎。法新社

此ESG系列报导为DIGITIMES与台大领导学程合作成果,本文作者现为台大会计系四年级学生。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