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ITRI
event

各行各业都在喊缺人缺工 台厂面临的三大考验

「缺人当然也会面临缺才,」前Google台湾董事总经理、现为Appier、iKala董事的简立峰在访谈的一开始,就道出台湾进入人口负成长下的缺才困境,未来将冲击劳动力与整体经济,更势必影响台湾经济命脉的半导体产业,且牵连才进入一局下半的电动车(EV)产业。前IBM顾问、现为人才培育NPO为台湾而教(Teach for Taiwan)永续长杜瀛则表示,「台湾真的缺人才吗?」会不会缺的是未来能够带领组织前进的人才?当高科技制造业给薪都相当时,是否能给出除了钱以外的自主选项,才是竞争力所在。

简立峰在专访中指出,不只软件业缺才,制造业也面临缺重大缺工考验,他观察到,现在的年轻人喜欢较制造业有感的数码软件产业,年轻人的兴趣是面对消费者、做品牌、数码服务、工作生活平衡,而传统产业、制造业讲究的是供应链,每人都是供应链上的一颗小螺丝钉。若产业断链,后果将无法想像。

数码产业对众人来说,似乎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感受强烈,所以近几年人才多往数码经济靠拢。此外,产业链还得面对的是,过去翘翘板不平衡,简立峰说,台湾硬件很强,使得从电资学院毕业的软件人才从事硬件产业,换句话说,「台湾软硬件产业共享人才」,即便软件背景的新鲜人在台系ICT产业被当作附属人才。简立峰也曾看过,台大资工系毕业生前往台积电MIS部门,仅扮演企业中的辅助型角色。岂不是软件人才都被硬件产业抢走了?

因此,众多台厂面临的缺才考验将有三大难题。

第1题:软硬件系出同源,要把人从硬件拉到软件有多难?

简立峰近一步表示,当ICT产业化作微笑曲线的极度两端,软件是接近消费者,硬件则接近工厂生产端,台厂在这曲线中扮演的是硬件制造,过去培育的人才都集中在硬件端,所以当软件端有机会切入的时候,人要从硬件拉到软件是漫长的过程,也就是众所周知的「数码转型」。

事实上,综观台湾产业链,过去几十年来积累最多成果的是制造业。简立峰也坦言,台湾并不适合以B2C模式经营,他举例,B2C产业是所有员工皆为行销人员,最需要的人是「客服」,客服要精通不同语言,然B2B的方式较适合台湾,且以利基、小众市场出发。

对此,充电桩设备商龙头之一飞宏科技集团总经理林洋宏提到,台湾在属于传产中的汽车产业很有份量,从煞车、轮胎、车灯、电机驱动马达、三电系统,台湾的根紮的满深的,但台湾是一个不会打品牌的国家,台系厂商多数成为国际车厂代工角色,没人做品牌。

简立峰认为,台湾不会打品牌是事实,台厂没办法主导国内大陆市场,也无法「全面性的沉浸融入市场」,中文能影响的国际市场又太小。

B2B即串连上下游厂商达到整合,创造出完整的供应链,简立峰分析B2B产业特性在于,「只需对买主、股东负责」。由此观之,B2B模式经营的台厂最常被提到三个关键词:隐形冠军、低调、不需多层次行销。

第2题:软硬整合、时代携手为缺才解方?

台厂知道自身优势为何吗?简立峰认为,ICT产业绝对是关键性因素。数码软件、手机App、汽车到太空都需要硬件,即使是看起来有点矬的B2B制造业,但扩张性能大。他说,台湾年轻一代的人才,不见得看上高薪才来上班,而看上的会是,在台就能接触到全世界市场,「因为想在台湾做全世界的生意」,这就是人才出海的概念,才能发挥台湾的独特优势——硬件。

虽然台湾产业人才在软硬件微笑曲线两端,但能以硬带软是台湾的既有优势,简立峰表示,立足台湾的科技制造业与近年新创公司,主事者之间约有20年的年龄鸿沟,这是难以忽略的隐忧,换言之,新旧产业各自发展缺乏综效。若能缩小鸿沟,更能彰显台湾拥有规模化、国际化的硬件生态系。

简立峰发现,台系制造业过往以代工为主的角色,低毛利难具竞争力,但近年规模化、自动化后,全球同业已拿台厂没辄。

杜瀛对此表示,台湾各大学理工学院出了很多优秀的技术人才,但文化层面的问题,台湾人其实不擅解决,谈品牌、抽象的软实力课题就可见真章。

简立峰指出,台湾科技制造业与近年新创公司,主事者之间约有20年的年龄鸿沟,这是难以忽略的隐忧,换言之,新旧产业各自发展缺乏综效。若能缩小沟通鸿沟,更能彰显台湾拥有规模化、国际化的硬件生态系。DIGITIMES

第3题:当业者都在优化使用者体验,谁在优化员工体验?

杜瀛谈到,在求学阶段与于IBM任职期间时发现,没有任何技术是一辈子学不会的,然许多软实力的展现才是对组织真正的挑战,包括批判思考、拥抱挑战以及沟通能力的提升,这些都是老生常谈,但真正在提升这些软实力的台厂有多少?杜瀛观察,在台湾,无论是创业、就业人才,抑或是初阶、管理或高端人才,在心理素质确实是还有许多成长空间,这关系到亚洲学生求学的经验属于线性、独立思考较晚受到启发,其实对人才发展有很大的影响,

杜瀛表示,能让员工对工作产生意义感,才是留住人才的最佳解。优化员工体验能够培育产业人才,借此提升产业竞争力也能留住人才。TFT

当高科技制造业以「祭出高薪」解决缺才问题,杜瀛认为,短期虽能奏效,但长期来说并非有实际作用。只以薪水的方式吸引人才,对大企业有利,但对整个产业链其实是反效果。

「良禽择木而栖」,树木上面的果实不是只有金苹果而已,应该要有其他东西才能帮助人才持续发芽,因此杜瀛建议,企业徵才除高薪外,如何让企业员工感受到工作的意义,才是缺才背后最大的课题。杜瀛坦言,如何让人才选择工作时感受到差异化的意义,实际工作后又有成就感、也能将此传递给夥伴、同侪,如此一来企业才能紧握人才,否则每年都会看到产业大缺才。

至于人才缺口?能让员工对工作产生意义感,才是留住人才的最佳解。杜瀛说,不断优化员工体验确实能够培育产业人才,借此提升产业竞争力也能留住人才。

人才,成为企业存续的关键,也是企业的永续基石,但「缺才」却成了企业主近年棘手解决的课题。DIGITIMES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制造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