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Microchip
Automation

临渊羡鱼,还是退而结网?

近年台湾半导体出口总额与国内市场比重

看到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到韩国进行国是访问,第一站就去参访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的3纳米工厂,台湾人,或台积电羡慕吗?相较于韩国在国际社会上动见观瞻,甚至左右大局,对台湾产业界而言是福,还是祸?

同行的美国商务部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说,美国尖端芯片有70%来自台湾,其实国内的比重更高。根据财政部统计,2021年台湾半导体的出口总值为1,555亿美元,其中出口到国内、香港的金额高达937亿美元,比重高达60%,这是个国安问题吗?是的,不仅对美国是国安问题,对台湾、国内都是国安问题!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必羡慕别人,倒是如何以自己的优势,找到大家都赢的最大可能性,却是智库机构无可旁贷的责任。

从川普(Donald Trump)政府的内阁与国安团队推敲,大概可以知道美国对中政策的鸽派来自华尔街,他们追求最大的商业利益。美国前财政部长亨利鲍尔森(Henry Paulson)在《Dealing with China》一书中,详细记载他与国内高层打交道的经验。

华尔街背景的专家,谈的是如何从国企民营化、网络巨擘到美国上市的商业利益,我们不能否认苹果(Apple)基于庞大的商业利益,将用户的数据存放于国内的数据中心,而无法进入国内,或者受到限制的Google、Facebook、微软(Microsoft)不至于口出恶言,相对保持距离,但没有企业愿意放弃来自国内庞大的潜在利益,他们多数属于鸽派。

鹰派很多是长期研究中共的国内专家,博明(Matt Pottinger)、纳瓦罗(Peter Navarro)、班农(Steve Bannon)等,深知与国内的对抗不仅是关税等这些工具而已,他们认为国内长期收买学者、媒体,甚至提供特定对象的商业利益,因此美国与国内的对抗,必须从社会底层开始布局,舆论就更加重要了。

强硬的鹰派也分成两种,一种认为国内的未来自己会找到出路,但绝对不能让国内威胁美国的国安与利益。另一派则是认为国内的问题在中共,要让中共垮台,国际社会才会长治久安。

美国良性竞争观念与国内的「斗争」之间有极大的差异,就像俄罗斯一样,他们的认知是如果无法打败对手,终究有一天会被打败。「共存」是种梦想,斗争才是常态。由于基本的理念不同,欧巴马(Barack Obama)拥有「Deal with China」最好的时机,但显然错过了。

现在台湾有一把好牌在手,韩国、日本也动见观瞻,但得结合政治、经济与产业专家绸缪台湾的产业战略,因为这是国安议题。我想起一句话:「别在意手上有几张好牌,得注意游戏规则改变了没?」

为36年资历的产业分析师,一手创办科技专业媒体《电子时报》(DIGITIMES),着有《东方之盾》、《断链之后》、《科技岛链》、《巧借东风》、《西进与长征》、《出击》、《电脑王国ROC》、《打造数码台湾》、等多本着作。曾旅居韩国与美国,受邀至多家国际企业总部及大专院校讲授产业趋势,遍访国内、欧美、亚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