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DFourm0617
荣耀会员

(Asia Venturing V) Bullpen Capital联合创始人Duncan Davidson 谈资本市场六大趋势

(Asia Venturing V) Bullpen Capital联合创始人Duncan Davidson 谈资本市场六大趋势

世界各地的公司不断用数万亿美元来开拓资本市场。据金融时报(FT)引用的Refinitive的数据,2021年,通过股权销售、债券发行和贷款交易筹集约8.7万亿美元。2021年,SPAC蓬勃发展,IPO数量也打破过去10年记录。所有这些统计数字表明,资本市场从未如此热络,充满来自世界各地的投资者。

Bullpen Capital的联合创始人兼管理合夥人、「后种子」(Post-seed)投资概念的先驱Duncan Davidson接受DIGITIMES会前专访,分享其对当前资本市场的观察。Davidson还将参与「Asia Venturing (V):资本市场是平的」在线论坛。该论坛由Anchor Taiwan和DIGITIMES共同主办,QICCEO李鸿基和主持人KPMG资深顾问孙欣也将出席。

Davidson指出,几个现象现在还在发生,包括中美双向投资自2016年以来有所下降、美国更激烈的监管审查和中美关系的紧张导致两国投资开始降温。除此之外,Davidson强调六个大趋势,这些趋势可以显示出资本市场近期的特点。

趋势一:美国资本市场的大分水岭

一个明显的趋势是美国资本市场的分水岭。处于增长的前4分之1交易得到超额估值和募资规模。Davidson提到其有一家公司的营收低于1,000万美元,在A轮1,000万美元的融资中遇到困难。一旦新创的营收超过1,000万美元,增长3倍,新创就得到两轮抢先融资(pre-emptive rounds)。

第一次是在1.5亿美元的估值,下一次是在几乎10亿美元的估值,第一次仅花4个月,第二次又是4个月,估值接着就暴冲。这通常发生在新创超过这个分水岭门槛的时候。新创越是接近IPO或退出,就有越多的人拿着大笔资金赶来。「很多资本都在等待,看谁能从早期阶段脱颖而出,成为赢家。然后他们就在上面倒入更多的钱。这就是为什麽会有大分水岭。」Davidson说。

趋势二:后种子投资概念的普及

创业投资的「种子产业 」一直在颠覆现有的企业,就像Tesla颠覆福特(Ford)汽车一样。15年前,没有种子投资,A轮融资只有500万美元。现在,平均A轮融资为1,500万美元。Davidson解释说,过去,A轮投资者主要是传统的创投基金,其整个结构是只投入500万或1,000万美元。然后,一堆新的挑战者创投基金在A轮下面进来,种子轮成为新的A轮种子。

「我们正试图将早期投资从传统的创投基金中剥离出来。为什麽种子后的投资如此有趣,因为它是传统创业投资之前的最后一笔钱。我们现在有种子期前的小支票,种子期的中型支票,种子期后完成了这个过程,然后把它转给传统的创投基金。

在种子过程的最后,你有更多的信息,更低的风险,以及仍然有吸引力的低估值。因此,在生态系统中,后种子轮基本上已经取代了A系列。从小钱开始,但以种子后结束,然后你将得到大额支票。这就是为什麽许多投资者开始对种子后投资感兴趣。」

趋势三:大资金轮流投向未来科技公司

美国股市一直很强劲。FANG股票,即Facebook(现改名Meta)、亚马逊(Amazon)、Netflix和Google (现称Alphabet)股票的首字母缩写,在过去5年里增长1倍多,得到了1或2万亿美元的市值。亚马逊现在的市值为1.8万亿美元。Davidson说:「这意味着大量的资本已经轮流到了FANG股票中的少数科技股。

正因为如此,科技领域的一切都被拉到了这些大型股的潮流上。例如,Tesla的市值为1万亿美元,使得另一家电动车供应商Rivian本周以近1,000亿美元的价格上市,其市值比福特汽车公司还要大!与Tesla相比,它看起来仍然相对便宜。人们认为这些公司将成为未来的财富500强,是未来市场的领导者。所以大量的资金正在轮流进入这个领域。」

在手机产业,诺基亚(Nokia)用电脑打造智能手机,而苹果(Apple)则在你的口袋里打造了一台电脑。亚马逊对抗沃尔玛(Walmart);Netflix完全改变媒体产业,脱离电影和DVD。在电动车方面也有几个案例。「这些变化都是一些出色的科技公司推动的。所以,每当一个大市场出现这种变化,所有的钱都会流向顶级公司。」

趋势四:企业在IPO前保持私有化时间更长

即使2021年IPO数量打破2016年以来的最高纪录,但自2000年以来,IPO难度大大增加。「在1999年和2000年,美国有一个巨大的IPO泡沫,由所谓的网络股推动,然后股票都下跌了。美国政府改变IPO规则,使IPO的难度大大增加。自2000年以来,与90年代相比,IPO的数量下降了很多。

因此,许多公司试图保持更长时间的私有化。然后,许多投资者在这些公司仍处于私有状态时就扑向它们,实际上是在进行私有的IPO。因此,当它们最终上市时,它们比20年前要走得更远。」

趋势五:SPAC变得普遍

通过特殊目的购并公司(SPAC)上市的方式已经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但大约两年前,开始被用作一种新的IPO形式。推动这一变化的是电游公司DraftKings。DraftKings通过SPAC上市,并在之后有了很大的发展。从那时起,SPACs使许多处于早期阶段的公司更容易、更快上市。(最近的案例有Payoneers、Lucid Motors、Gogoro等)。

最近SPACs愈来愈受欢迎,他们正在追逐那些有抱负的、有趣的公司,比如电动汽车(EV),这些公司确实给产业界带来新的变化,重塑未来样貌。Davidson建议,在这以外的其他的公司,也许应该按照正常程序申请上市。

趋势六:投资者关注有吸引力的市场

大约有5个市场特别受到投资者的青睐—太空、各种电动车、未来的可持续产品,如新型食品或生物可降解材料、取代传统银行的金融技术,以及体育博弈。「我们可能很快就会有第6个,未来能源;第7个,由创造者经济驱动的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品牌,」Davidson说。

电动车显然是气候变化的一部分。但是,Davidson强调,假设有人想出新的能源系统,不是太阳能,不是风能,也许是核融合,也许是小型核反应炉,也许是热能,或者是更有效地利用现有能源的方式。这些类型的东西将被市场视为非常有前途和非常有抱负的。 

「最后,美国一直在大力推动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品牌,而不是老品牌。有这样一个创造者经济的类型,例如TikTok上的网红直接销售产品。新品牌或消费产品使用意见领袖被认为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Davidson说。

Duncan Davidson简介

Duncan Davidson是Bullpen Capital的联合创始人和普通合夥人,Bullpen Capital是Post Seed投资的先驱,在过去10年中为100多家公司提供资金。在此之前,其曾在VantagePoint Venture Partners工作,这是一家大型基金(管理着45亿美元以上的资本),也是清洁技术领域的领导者之一,投资了Tesla以及MySpace和Widevine。

在加入创投领域之前,Davidson曾在4家新创企业中创办或担任高级管理人员。Covad通信公司,领先的独立DSL供应商,融资超过20亿美元,并在1998年以90亿美元的市值上市,创业投资不到1200万美元;SkyPilot网络公司(户外Wi-Fi网),成立于2001年,在2009年出售给Trillium。

Xumii,最早的移动云应用程序之一,2009年被欧洲移动软件供应商Myriad Labs收购;以及InterTrust Technologies,数码版权管理的发明者,Davidson领导该公司IPO,市值达80亿美元,并在IPO后被Sony和飞利浦(Philips)收购。

在Bullpen,Davidson专注于未来的技术,如区块链、micro-mobility和太空。其也是Wheels Labs、Skywatch、Barn2Door、Hologram、Grin、RippleMatch和GoodTime的董事会成员或主动监察人(active observer)。

(编者注: Asia Venturing 是由DIGITIMES和Anchor Taiwan联合举办的一系列带有未来路线图的月度圆桌会议,重点关注亚洲供应链推动的创新生态系统,汇集领先的产业名人、企业战略家、经验丰富的投资者和企业家。最新会议的重播可以在DIGITIMES或Anchor Taiwan上看到)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美国 I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