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工研院-网安论坛
电子时报移动版服务

大巧若拙的荷兰

荷兰人或许不聪明、也不勤奋,但他们Do the Right Things,没有Under Table。这便是Efficiency vs. Effectiveness的最大差别。

清晨3度C微冻,站上14米小船的顶蓬甲板,一望无垣。最惊讶的不是沿途的绮丽,是意外发现河道的水面竟然比两旁悠闲地啃着牧草的牛群高上一截,好个登高望远!

进出荷兰N次,记忆里只有机场、公司、客户,4月底友人邀约租船水路游荷兰,顺道到Keukenhof赏花?好啊,吃住船上,随性停泊,看看不一样的荷兰。

花季期的Keukenhof百万争丛、煞是惊艳,拍掉了两颗电池,只是大概不会有兴致再去了。但,我还想再走访一趟水路上匆匆一瞥的小镇,细细品味那些在海平面下犹自在生活的Lifestyle。

有一天,停泊在Vecht河畔一个叫Weesp的小镇。系泊好船,来收停泊费的码头管理员:「Where are you from?」「Taiwan」「Oh, the better part of China!」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形容我们,而且是来自一个小镇的初见面,对我,那是当天最好的小确幸了。

旅途末段驶入不太像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原来Amsterdam=Amstel River's Dam,哈∼我乱猜的),正好碰上满城橘色的国王节狂欢,不免俗地啤酒、音乐、烟草,外加这辈子怕是不会再用的一条橘色围巾。约了毕业後就没机会再碰面的老同学,我们是高中3年+大学4年的难得,当年警察会抓的第一场舞会就在他家办的。他是T公司在荷兰的掌柜,单车生活过得健康惬意,我笑说第一名的工作太轻松了,只要专心欺负第二名就好,他点头称是。

知道我喜欢帆船也爱海鲜,同学开车带我到北荷兰的Volendam,俗称北海渔村。那里早已不是靠海的渔村,荷兰人用20年的时间,把一个像旧金山湾的内海围起来,慢慢撒种淡化变成内湖,填成观光地、度假区、游艇码头、帆影点点…却看不到一粒水泥消坡块。一路游来比地面高上一截的河道也是,堤防上只有树木、土堤、木桩、水鸭,偶有钓客、单车,没有水泥!

在荷兰4年的同学有点激动地告诉我:「荷兰人不聪明、也不勤奋,但他们Do the Right Things,没有Under Table」,我回应:「这便是Efficiency vs. Effectiveness的最大差别吧?就像帆船靠风吃饭,没经验的船长常常是有Speed、没有Velocity」「哈,正是!」

联合国发表的全球幸福乐居报告里,户户开着大窗,没有铁窗,窗前一定精致地布满花草的荷兰小国在2017年超越加拿大攀升到第六名。不禁会想:这样一个人口、土地、甚至连GDP都跟台湾差不多,大部份生活在海平面下的小国,跟处处追求Efficiency & Speed,紧抓着美国+国内泱泱大国思维的台湾有什麽不同?思绪不免又飘到最近热门的前瞻计划…

Are We Doing the Right Things?

(照片提供:李文豪)

台大电机系1981年毕业,获东京大学电子工学硕士及博士班肄业。曾於工研院材料所、专利法律事务所任职,後陆续於产业界及投资界服务,包括担任三家上市柜公司总经理并带领其中两家上市上柜,曾获第8 届国家产业创新奖(软件网络组)。现为日本创投基金合夥人,关注数码医疗及LifeStyle领域。私领域喜好音乐、摄影、咖啡、单车、赏鸟、帆船等,执照在手乐趣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