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RI
活动+

再访CEATEC,我学到什么?

  • 黄钦勇

两年前的2016年10月份,我首次参访旧称日本电子展的CEATEC,进场之前,我收到台湾电子展的一张照片。照片上写了「Drive Through」,意思是台湾电子展门可罗雀,而我目测CEATEC准备进场的人约有七、八百人,我开始对CEATEC背后发展的动机、脉络产生兴趣。

根据主办单位提供的资料,日本电子展首创于1962年日本消费电子工业起飞的年代。1970年代起,亚洲新兴的台湾、韩国、香港起而效法,也都在10月份举办电子展,而且很有默契的轮流,希望西方的买主可以「一趟旅行,四方比较或比价」,那是亚洲四小龙跟著日本雁行理论的架构下,非常标准的作业流程。

2000年起,在资通讯产业崛起的时代,个人计算机产业成为主流,而行动通信的潜力也已经成形,日本决定改造日本电子展,推出CEATEC,CEATEC的英文缩写是”Combined Exhibition of Advanced Technologies”,意思便是集成最新科技的一场盛会。

2016年,日本CEATEC主办单位决定再次改革展览,推出以物联网为主要诉求的展会改革,今年则是第三年举办,而最让主办单位自豪的是725家参展厂商有345家首次参展,参展的业者横跨医疗、建筑、零售、重工、自动化生产的顶尖大厂,而海外参展业者也有206家,占参展厂商的28%,新创业者162家,也令人惊艳。主办单位估计,2018年参访人数将达16万人,如以记者现场目测,我相信主办单位的估计没有膨风的嫌疑。

2018年迈向「Society 5.0」的展览,诉求的主题是「Connecting Society, Co-Creating the Future」,以「联结社会,共创未来」为诉求的展览,到底哪里些角度应被Highlight?CEATEC又给台湾的电子展哪里些启示呢?(待续)

为32年资历的产业分析师,一手创办科技专业媒体《电子时报》(DIGITIMES),著有《巧借东风》、《计算机王国ROC》、《打造数码台湾》、《西进与长征》、《出击》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韩国与美国,受邀至多家国际企业总部及大专院校讲授产业趋势,遍访中国、欧美、亚太主要城市。现任经济部顾问、外贸协会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