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up
活动+

亚洲主要国家的数码转型政策(4/5)

  • 黄钦勇

亚洲主要国家数码转型排名

针对亚洲国家的数码转型,相较于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台湾属于第二级的水平。从总体环境、人才面而言,新加坡、日本最佳,台湾与韩国属于同一水平,而韩国都比台湾高出一、两名,正好是台湾短期内可以对比的对象。

中国极具爆发力,堪称「后起之秀」,但我的认知是中国最可能弯道超车,关键在于中国的内外在环境,逼得中国必须勇往直前。韩国在5G的基础建设上超越其它国家,这对产业的意义是什么?韩国能复制4G LTE时代的战略优势吗?新加坡紧跟在后,但新加坡的基础建设很难带动5G产业。

日本、韩国、中国在人工智能上领先,台湾如何在对比中找到出路?软件都是这些国家的国家级战略计画,台湾也称软件业是发展础石,我们可以透过对比,理解彼此之间的落差。

韩国的信息服务业如何展现最佳的成长潜力?台湾的问题在政府采购法?或者是经营模式、经营心态、人才的问题?

韩国采取5,000万韩币以上的采购,软件另行单独采购;试图以公部门需求驱动产业的发展。韩国目标在2021年之前,培养出百家具有实力的软件厂商,并具备国际竞争能力。韩国聚焦七大服务业,韩国「聚焦」,会不会引发厚此薄彼,韩国如何说服社会舆论,都值得我们参考。

总统府青瓦台底下有直属的「科技技术咨询会议」,首长扮演「CIO」的角色,曾任三星半导体社长,现任的韩国电信董事长黄昌圭曾担任过这个职位,如果台湾也需要一位国家级的CIO,如何海选呢?大家拼命找俊男美女担任发言人,说白了,就是帮自己擦脂抹粉,但事关国家发展的CIO,却似乎没人谈过。要选举了,大家都忙,我们是哪里壶不开提哪里壶?

新加坡软件业的平均利润在2015~2017之间大跃进,从51万美元,进步到103万美元。现在新加坡政府积极布局的计画「Infocomm Media」,锁定6大科技领域,即:大数据与分析、物联网、未来通讯技术、网络资安、认知运算/先进型机器人、身历其境媒体。新加坡并未将信息服务业设计为单一产业,而是将信息服务业融入各行各业中。新加坡在2018年又推出服务业4.0,试图打造先进服务业的生态圈:凡是3人以上的企业,要进行5,000星元(约11.2万元)的先进软件投资时,相关金额的60%由政府奖励金支付。针对年营收1亿星币、200人以下的中小企业,发放「创新与能力赠券」,企业可以提示每次8,000元的代券,次数8次。

关于亚洲主要国家的数码转型,中华软协8/20的「2019年信息服务业产业策略会议」将有更多讨论。 报名请按此

为32年资历的产业分析师,一手创办科技专业媒体《电子时报》(DIGITIMES),著有《巧借东风》、《计算机王国ROC》、《打造数码台湾》、《西进与长征》、《出击》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韩国与美国,受邀至多家国际企业总部及大专院校讲授产业趋势,遍访中国、欧美、亚太主要城市。现任经济部顾问、外贸协会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