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繁體版   English   星期五 ,4月 19日, 2019 (台北)
登入  申请试用  MY DIGITIMES236
 
ABB
国家实验研究院

苹果面临的最大危机是iPhone还是中国大陆?

  • 林俊吉

中美关系紧绷难以舒缓,如果大陆当局放任民族主义发酵与风行,作为美国标竿企业又在大陆市场拥有巨额营收的苹果,难逃首当其冲之路。

从苹果日前公布的会计季度2019年第1季(日历季度为2018年第4季)财报来看,大中华区营收年减近47.9亿美元,iPhone事业营收年减逾91.2亿美元,iPhone出货年下滑逾千万支,单单比较数字,似乎苹果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来自iPhone,但实情真是如此吗?

中国大陆智能型手机市场4Q18崩跌 民族主义对iPhone再补上一枪

中国大陆智能型手机市场在2016年达高峰后,2017全年出货年减近6%,2018一整年也几乎都柯罩在衰退阴霾中,至第4季更是每况愈下,依据DIGITIMES Research的统计与估算,整体市场出货年减近2成。在如此市况下,再加上一进入12月,孟晚舟遭逮捕事件掀起的民族主义,所鼓动出支持华为拒买苹果产品的消费情绪,使得苹果iPhone在大陆市场年衰退约3成、出货减少量逾500万支,占该季整体iPhone年减量比例约5成。

更进一步,由苹果对会计季度2019年第2季财测数据来估算,iPhone在2019年1至3月的出货年减量仍有很大机会超过千万支,DIGITIMES Research预估,其中大陆市场的年减量将为400万~600万支,年减幅31%~47%。此外,苹果营收财测区间550亿至590亿美元,以这样的营收水平,高低标差距却达40亿美元,就苹果过往的财测记录来看,实属罕见,而这主要是苹果对其产品在大陆市场的销售把握度远不若过往。

iPhone XR遭大陆消费者嫌贵规格又差 欧美偏爱小机身用户也不买单

再从iPhone的产品面来看,在2018年9月发表的3款新iPhone中,大多数看法都是把iPhone销售不佳的主因归咎于硬件规格、外型与售价组合不若竞争者类等价位带产品的iPhone XR。就自2018年中至年底供应链的订单变化来看,iPhone XR的销售状况的确远不及苹果原先期望,上市一个多月后,苹果就开始对供应链大幅向下调整相关零组件的订单量。

然而,iPhone XR以现时这般模样面市,苹果其中一个重大考量点恐是陷入亚太区尤其是大陆消费者偏好大尺寸机款的迷思,而这样的迷思可能是源自于首款「大屏幕iPhone」 iPhone 6/6 Plus于2014年第4季在大陆开卖后,在中国市场带给苹果空前的iPhone销售佳绩,一举让苹果在大陆智能型手机市场的该季市占拉升至15.3%,供不应求的状况延续至2015年首季,苹果市占进一步上扬至16.3%,2015全年市占亦达16.1%高峰。之后,iPhone主力机款屏幕维持4.7与5.5寸两种选择直至2017年,而苹果在大陆市场市占亦从高点滑落,连续几年徘回于11%~12%。

DIGITIMES Research在2017年第4季至2018年首季追踪供应链讯息,发现当时苹果对2018年LCD版新机款的初始规划中,曾考虑过采用5.5~5.8寸的屏幕面板,如此一来比照现时iPhone XR的拿掉指纹辨识的全屏幕设计,机身大小会与iPhone Xs相若,也就是比较接近屏幕4.7寸的iPhone 6s/7/8的机身大小。

iPhone XR最终还是采用了6.1寸屏幕面板,机身大小接近具5.5寸屏幕的iPhone 6s/7/8 Plus机款,上市后在欧美市场不受偏爱较小机身、习于iPhone 6s/7/8握感与随手置于牛仔裤口袋便携性的消费者青睐,不少iPhone 6s/7/8既有用户在苹果产品论坛抱怨iPhone XR机身过大,浇熄了他们换机的意愿。至于大陆消费者中偏好大尺寸的族群,对iPhone XR的负面评价集中于价格变贵、主相机还是只有单镜头、屏幕边框太粗等。

中美贸易战压力与冲击超出预期 电子产品制造成「惨」业蔓延上下游

除大陆智能型手机内需市场不振,影响想相关供应链厂商,DIGITIMES Research团队于2018年12月走访两岸电子产品制造产业及相关零组件业者,发现多数厂商对2019年产业景气普遍十分看坏,而这股悲观气息已弥漫于上下游业者,反映于最上游的DRAM、NAND Flash及各类半导体元件与半导体设备的采购需求紧缩。

美国川普政府于2018年7月6日对来自中国大陆价值34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关税,中美贸易战正式拉开序幕。同月,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发表的全球半导体制造设备销售金额估算与预测报告中,对大陆市场2018年的销售金额估计为118.1亿美元,2019年的预估高达173.2亿美元,超越韩国的163.1亿美元,跃升全球第一半导体制造设备销售市场。

然同份报告,时隔不到半年,12月发布的版本,对大陆市场2018年的销售金额结算上调至128.2亿美元,却大砍对大陆市场2019的预估至125.4亿美元。同月1日,G20峰会后,中国大陆国家习近平亲自出马与美国总统川普在晚宴上达成共识,同意举行为期90日的谈判,并在谈判期内暂停新增贸易对抗措施,一般对此的解读,是来自中美贸易战的压力对大陆各产业及经济的冲击与影响蔓延之快超出大陆当局的预期。

另一方面,韩国2018年12月对大陆及香港出口分别年减14%及28%,迈入2019年情况也未见好转,1月前20日韩国对大陆出口较2018年同期下滑22.5%,其中半导体产品年减幅达28.8%。这些数据,都印证了从2018年11~12月起中国经济情势急转直下的严峻程度,尤其是对电子产品制造业的影响尤钜。

中美关系持续紧绷下 苹果失去大陆市场就是最糟结果?

中美贸易战至此,早已不单是中国大陆缩小对美巨额贸易顺差就能让纷争落幕,美国的要求是大陆必须进行结构性经济改革,这其中包括大陆需按美方准则落实保护知识产权及取消对企业的不当补贴这两大陆方最难以点头答应并实际执行的项目。此外,美国一方面不断游说及施压各盟国禁用华为的电信及网络设备,另一方面也不断增加及升高对华为及其财务长孟晚舟的违法事项指控。

在贸易战迟迟无法落幕阴影及美国持续剑指陆系指标型企业华为的作为下,中美关系紧绷难以舒缓,如果大陆当局放任民族主义发酵与风行,作为美国标竿企业又在大陆市场拥有巨额营收的苹果,难逃首当其冲之路,届时不只iPhone而是所有苹果产品都将遭遇大规模全面抵制。在大陆受民族主义重创后,在短短一年多内,韩国乐天集团陆续忍痛放弃继续在陆经营超市及百货事业的殷监不远,苹果若与乐天集团一样成为无大陆当局节制的民族主义情绪攻击与发泄目标,产品市占将迅速跌落,而不会像三星在大陆智能型手机市场经过5年才从市占高峰下滑至无关紧要的程度。

然而,失去大陆市场,对苹果来说,或许还不是糟糕的剧本。把产品制造摆在大陆这个篮子的集中度,苹果相较其它国际消费性电子产品品牌业者甚至连陆系的小米,都明显来得高。

苹果虽已委托纬创在印度生产iPhone历时数年,但都仅限几代前的旧机款且产能占比甚小,直至2018年下半纬创才在苹果授意下进行稍具规模的产线扩充;最大的iPhone组装代工厂鸿海,方取得苹果首肯于2019年开始于印度设产线,准备生产相对新款的iPhone;代工生产AirPods的歌尔声学也在2018年第4季才决定前往越南设厂。

截至2019年首季,绝大多数的苹果产品仍是在大陆生产,更有部分产品线完全没有大陆以外的生产据点,设想在最极端的情况下,一旦大陆民族主义情绪高涨至群众前往包围或刁难苹果代工厂生产产品,或是在中美对抗情势升级下,苹果成为中国大陆当局与美国讨价还价的筹码,苹果损失的将不只是大陆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