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政府产业发展局
Advantechline
 

【智能医疗专辑】台湾医疗产业革新三大面向

智能医疗发展挑战 清偿技术债、法规遵循、打入价值链

智能医疗发展机会与挑战并立,认清状况、积极解决、稳稳向前。Pexels

当了解了智能健康、智能医疗、智能照护产业现在已有的技术方案,场域中还强烈需要的应用服务,以及目前的技术团队积极研发和推出的服务之后,台湾医疗这一波与下一波数码转型与智能化的机会与挑战将会在哪里里?医院升级、生医新创发展瓶颈、大厂转型的机会与限制又会在哪里里?将成为产业人士关注的重点。

数码转型前提 先清偿技术债

在思考与动手进行产业人工智能化与人工智能产业化之前,台湾人工智能学校执行长暨玉山金控科技长陈升玮就说,即便医疗院所对于创新科技的采用意愿都很高,但是要真的做到数据分析,要先清偿过往的产业技术债,也就是说,数码转型要成功,资料如何收集、历年的收集模式统一标准化、资料格式与应用目的确立、未来扩充的可能与现在技术出发点都要设置完善,才能真正启动人工智能的引擎。

智能医疗四大关键:科技、法规、财务、系统

在人工智能协助医师、护理师、医事检验师、医事放射师、药师、营养师、物理治疗师、职能治疗师、社工师、个案管理师等医疗相关人员的工作流程变轻松、降低体能负担、提升医疗的人性温暖价值的同时,在法规遵循部分则是无论何单位,都必须有更清楚的理解与辨别。卫生福利部医事司司长石崇良就说,智能医疗照护产业的4大关键包括了科技、法规、财务、系统,而卫福部食药署医妆组也积极与美国FDA、欧盟CE标准等全球医疗器材升级创新法规共同前进,希望提供民众更加安全且更有效率的医事服务和生态。

医疗关乎人命 发展人工智能等创新科技 法规与产业共识不可缺

很多人都说医疗产业封闭,但台北医学大学医学科技学院院长李友专认为,一切都是因为医疗行为必须相当谨慎,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创新技术的发展、推演、应用都与人的健康与生命息息相关。不过,医疗科技产业对于医疗人工智能(Medical AI)属于第二类医材或是第三类医材,以及对于「软件即医疗器材」(Software as Medical Device;SaMD)的范畴与讨论都逐渐白热化,也让过往医疗器材法规没有特别明确规定的新领域法令逐渐萌芽,而这都有助于「让机器更温暖」的医疗人工同理心发展得以加速。

生医新创最大难关 法遵、商品化、打入价值链

台湾生医新创发展包括了象是神经元科技的眼球震颤测量眼镜、贝克生医的食道癌近接治疗、台湾骨王的术中导航MR智能眼镜、钛隼科技的术中自动导航系统、龙骨王的远距复健系统、伊勒伯科技的真空血液收集系统、云医智能的健康量测仪等硬件,以及长佳智能的AI平台、云象科技和影豹科技的数码病理和AI诊断辅助系统、聿信的肺音侦测系统,大部分在台湾除了需要通过TFDA、在美国通过FDA的医疗器材分类认证和上市许可以外,更是要在既有医疗体系和价值链当中找到切入点,并且符合许多流程要点,才能够让创新技术真的帮助到方方面面的需求者。

而在新创育成和技术商品化的面向上,台湾微软专家技术部暨微软新创加速器总经理胡德民认为,型塑软硬科技生态系、与各行各业的深度连结,才能有效将新创推展出去。以生医新创来说,技术的风险评估、服务的责任归属、解决方案的安全和有效性都要符合产业需求,那么在事业拓展上,才可能遇上较小的逆风。此外,新创其实不需要一开始就以独角兽为目标,只要先存活得下来,自然而然在市场的洗礼与淬链之下,自然有机会能长大成独角兽。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陈升玮 数码转型 新创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