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科技产业报订阅
event

蜂行资本李彦枢&陈柏雨:台湾不缺人才 缺的是正确题目

蜂行资本创办人李彦枢(图左)与陈柏雨(右)。李建梁

近年科技发展速度越来越快速,举凡人工智能(AI)、物联网(IoT)、5G等,都将人类生活带往更加进步的状态。而随著时间推演,网络时代来临,科技产业的发展也不同以往由大企业独大,而是加入了越来越多新创团队进入市场。

然而新创团队在创立之后,若是要壮大市场规模或走向国际,通常需要新创加速器、创投基金等组织的帮忙。成立于2019年的创投蜂行资本(Hive Ventures)目前投资了Canner、Picsee等四个新创团队,所提供的不只是资金,更有来自于三个创办人李彦枢(Yan)、陈柏雨(John)与王浩威(Will)的经验分享与市场建议。李彦枢、陈柏雨与王浩威在2009年,也就是金融海啸期间于中国创立了数据公司擘纳,并在2014年时被中国最大数据营销公司爱点击购并,其后于2018年于NASDAQ上市。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李彦枢简历

陈柏雨简历

为什么会选择在金融海啸时创业?蜂行资本的三位创办人想要提供给新创团队什么样的建议?我们这次邀请到蜂行资本创办人Yan及John和DIGITIMES读者分享创业历程与蜂行资本的未来愿景。
问:请问为什么会选择在金融海啸时在中国创立擘纳呢?以及是否可以描述一下擘纳的核心技术内容。

Yan:原本John是走网络数据资料分析(web tracking analytics)、Will是负责电信营运相关,同样与数据有关,我是做广告分析出身的。广告业做一份报告时候需要数据资料去支持内容,但却很难找到一个完全符合需求的数据资料库。在这之中,我们看到数据的价值,以及该如何把它变成一个实时(real-time)充满弹性的商品。再加上当时是网络转型期,数据不再仅限于网页产生的,更有人与人之间创造出的。我们当时认为这一定是有价值的,并且希望衔接新与旧的网络,其中包含了数据与流量。

其实创业伊始并没有看到什么样的危机,因为金融海啸的影响,导致人力、设备等基础成本都非常低廉。许多中国一线的网络公司企业,如京东、点评都是在这个时候起家的,因为那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

创立时最大的难点在于,该如何利用原始的大数据技术架构去支撑中国30%的网络流量,以及该如何获取更多的网络用户。因此我们自己开发了自然语言分析技术,至于如何获取更多用户,我们提供分析(analytics)的服务给客户,借以换取客户在网络搜集的使用者数据,以建立数据分析间的循环。

至于数据信息的敏感问题,因为创业一开始我们就没有想要限缩在单一市场,而是想要在国际上发展,所以一开始就是使用美国隐私权标准,也就是说数据资料从开始就是脱敏的状态。而这样的好处是,数据不敏感的状况下比较能够容易接触欧美客户,因为他们对于数据隐私权益较为看重。

John:选择中国的原因,就是单纯想要换个环境。2001年在网络泡沫化时,我正好毕业,就到硅谷加入新创团队。到了2007年觉得应该要换个环境看看,也想要寻找伙伴一起创业,后来申请到中国念研究所,认识了Yan和Will,因为各自的技术可以相互支持,最后决定在中国创立擘纳。

问:蜂行资本主要投资的新创团队会主要是什么产业类别呢?又,跟其它创投基金不一样的地方是什么呢?

答:我们并没有限缩在什么样的产业类别,技术主要是着重在大数据、AI或自动化相关,因为其实这些技术涵盖范围非常广泛。不过因为之前创立的是数据分析相关公司,所以希望能够着重投资与数据分析,如此一来可以提供的帮助也会最大化。

在台湾,只有大概6成的新创曾经见过创投,那剩下的4成呢?可能是因为创投比较神秘吧,但我们希望可以是容易找到的创投组织。此外,我们跟其它创投基金不一样的是,一个季度大概会收到100个新创团队申请,真正见面深谈的大概有9成,因为很多创投给新创pitch的时间只有5~10分钟,那其实很容易错失很多璞玉。

相对的,在第一阶段深谈后还会持续跟进的比例就大幅减少,不过跟进后投资的比例较高。而我们跟进的时间较其它创投来得长,可能会依不同团队状况调整,但在发展方向对了,以及没有什么其它问题的情况下,就会进行投资。

现在投资的团队都是帮助转型,看重的并不是新创团队目前拥有的能力,而是团队未来可以发展的方向是什么。

我们在研究了许多分析师的依据与论文后,自创了一个量化模型去评估新创是否适合投资。在综合3个人的共识之后才会决定是否要投标,尤其我们3个人的背景都不一样,注意的细节不同,也知道不同团队、不同时期皆有不一样的know-how,所需要的帮助也不尽相同。

问:请问您们观察到台湾新创所面临的问题或难处是什么?未来希望能够怎么样协助新创团队的发展呢?

Yan:台湾的新创团队拥有很好的技术,其中一项需要加强的是展示自我(presentation)的能力,如何在短时间内展现出自己雄厚的技术能力或核心理念。另外则是虽然有好的技术,却不知道自己所拥有的技术能够解决什么样的问题,也因此很多新创都止于这一步。

台湾缺的从来不是人才,缺的是正确的题目去带领台湾的人才往对的方向发展。这是我们觉得做创投最有趣的地方,跟著新创一起探索、成长,一起开发新的方向与道路。

新创团队自创立开始就不能只限缩在国内的市场,而是要将眼光放至更大的国际市场。而该如何走向国际市场,只有实际前往体验、累积经验才会知道可行性与发展性,因此我们积极地与政府单位合作,希望能够透过交流的机会带领新创团队到不同国家去介绍自己的技术与内涵。

此外,台湾科技界的意见领袖与楷模依然停留在上一代,不够接地气也不够年轻,并没有一个当代的指标性人物作为新创团队的目标。然而,这样的状态需要等待更多的投入,将整体市场带起之后才有可能出现更多企业的模范,成为新创业团队的目标与方向。

问:在此次COVID-19(新冠肺炎)的影响下,有看到什么新的趋势吗?

John:目前疫情未来发展状况还尚不明朗。目前很多人推测第4季疫情高峰期结束,会进入一个可掌控的状态。这次疫情影响人类生活出现了很多的变化,比如说电商的使用习惯、在家上班上课的风潮等。目前看到的趋势大致上是在家办公(Work from home)的风潮、工业自动化与远距医疗。

在这次疫情中,在线软件的需求大增,因为在家可以使用、操作成为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所以可以看到在线会议软件如Zoom、微软(Microsoft)Team等,还有一些在线学习平台使用人数都有增加。而最近确实有些新创团队看到疫情商机,而开始投入在线服务开发。当然有些软件已经有主导者出现,也就是投入之后很难有竞争力,所以新创团队会朝垂直市场发展,比如并不会朝游戏平台(Gaming Platform)投入,但会投入开发新游戏。

这次疫情带来的产经低潮期对我们和我们投资的团队来说也许是个机会,可以看到这些低潮的周期大约为10年,上次低潮应该就是2008年的金融海啸。一般来说,创投投资新创大约需要2~3年的时间,如果正好碰上这次要持续1~2年的低潮,也许影响会比较负面。但因为蜂行是2019年才开始,所以现在碰到低潮影响并不大,而且这段时间度过之后,就会是持续上涨的状况。

Yan:前辈有说过,这波疫情中衰亡的法说比自然人多,那现在的方向就是如何去帮忙这些新创,以及投资的团队该如何在疫情期间帮助社会。

2003年SARS疫情时,将当时本来就很夯的电视购物发展成电商产业,PChome、雅虎(Yahoo!)都是在那时候蓬勃发展。COVID-19疫情若是之后发展成像流感一样每年都会出现的状态时,那么人类势必走向减少接触的社会,或者是零接触经济发展。那我们首先看到的是在家办公已经让很多人开始思考,企业在未来也许可以增加在家办公的机会,这可以让整个办公室的产能降下来,也能让员工架构更为灵活,很多成本就会跟著降下来。所以在这一波潮流中,企业发现远距办公并没有想象中糟糕,也许在疫情之后就会向在家办公布局。在未来有哪里些软件可以持续刺激在家办公的,是值得期待的部分。

其次是工业自动化。工业全面停摆是因为人无法进到工厂,我们该如何让工厂自动化,不用受到人力的限制还能够维持产能。不用要求到完全自动化,而是利用最少数人力的状况下,尚能保持一定产出。

最后就是一些零接触经济,如远程医疗,如何让检疫或一些远程即可操作的医疗行为变得更加简单,同时还能够减少医疗人员的负担与风险,而远程医疗最终需要解决的其实是长照问题,对象不只是现在正发生老龄化的台湾与日本,还有即将步入老龄化的中国。

目前还无法预测疫情后续的发展,尤其这次疫情被推估将会是最严重的一次经济恐慌,更无法得知疫情受到控制之后,全球需要花费多少时间来复苏产经状态。不过我们并不担心投资的新创,因为低潮过后将会是较为长久的复苏期,疫情将会淘汰无法撑过的团队或企业,我们投资的团队若是挺过这段低潮,迎接而来的就是大展身手、快速成长的机会。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创投 新创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