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UTEX Forum 2019
活动+
 

【陈穆宽专栏】台湾智能医疗的创新与新创

智能医疗产业在未来的3年内将因新技术的结合,带来比过去10年更明显的进步,创造出更大的产值和价值。彰基提供

在一些医疗相关的电影情节中,总能看到一些相似的剧情舖陈:年轻激进的医生,有著创新大胆的想法,但面对医界法界的保守观念及陈规限制,无法公开获得施展的机会,于是就甘冒风险,私下展开其实验性的医疗研究。

如果这是恐怖片,结果肯定惊悚刺激,证明疯狂的想法终将引发毁灭性的后果;但如果是励志片,结局当然就是证明了保守派必须要接受创新的观念。

这种情况,在智能医疗的发展趋势中,其实也存在著相似的现实情节:医疗产业、科技产业和政府单位在新趋势的发展过程中,就会因为在对彼此现实问题不理解的情况下,产生误解和不信任,进而阻碍了产业的发展机会。

医疗加科技为什么不能一加一大于二

如果,医疗领域也有举办奥运比赛,那么以台湾的医疗技术实力,要夺得全球前三强的地位,那是轻而易举之事。因为台湾医生在医疗专业领域的研究投入,以及在许多医疗手术的突破创新,全球早已有目共睹。

另一方面,台湾素有「计算机王国」的美誉,虽然个人计算机发展已渐衰退,但在半导体或其它科技技术领域,台湾依旧保有全球科技产业指标关键地位。 既然台湾拥有医疗与科技领域的两个全球指标性的地位,在智能医疗发展前景备受看好的当下,理论上应该能够发挥一加一大于二的产业合作效益,但是,目前似乎还看不到智能医疗发展的相乘效应。

我认为,主要的原因有下列三点:跨业沟通技巧、合作过程的主导权、以及政策法令的速度弹性。

克服鸡同鸭讲的跨业沟通

首先,就是跨业沟通技巧的不足,白话说,就是鸡同鸭讲的问题。对科技业来说,技术就是关键,利用科技技术改善产品功能,为使用者带来效益上或体验上的改善,就有成功的机会。所以,科技业想到的,永远是技术优先、市场时效的问题。

但对医疗业来说,因为医疗行为和过程,关系到的是人的健康、甚至是生命的问题,所以一来有严格的医疗法规设计、二来各国在医院管理、医疗保险 / 健保给付的制度也互不相同,所以,对于新技术 / 新科技的导入,有其执行面的谨慎保守考量。

如果医疗界和科技业要能顺利携手合作,首先就是要克服观念和沟通的问题。以彰基医院来说,会鼓励医护人员多了解科技发展、多思考科技信息技术和医疗结合应用的可能性,强化跨业理解能力。这也是彰基能在在智能医院 / 智能医疗发展上,能够持续快速推动创新的基础。

合作过程的主导权

智能医疗,顾名思义就是结合科技技术以改善医疗质量和结果。所以实现智能医疗的关键,在于追求安全与健康的本质,因此在主从架构上,主要会是医疗为主、科技为辅的合作结构。

在此原则下,科技业者可以多扮演的发问、聆听、学习、配合的角色,同意由医院医生来主导医疗创新的合作方向。但是,医界也应该抱持开放的心态,接受和思考科技业者提出的观点,避免出现本位主义的态度,接受来自科技领域的观点和建议,透过相互质疑的过程,激荡出医疗创新的火花。

以彰基来说,就是以开放的心态长期和国内智能医疗解决方案商合作,持续进行智能医院系统和软硬件设备的改善。此外,也多元尝试各种医疗新创、甚至是医疗保险业者的合作提案机会,在可行的范围中,由彰基扮演实验场域提供者,协助新创业者能够有落实作法的机会。

政府应用鼓励创新取代防弊原则

对于台湾政府在产业政策制定和产业服务推动上,产学界总是有著「强化行政效率、加强立法速度」的期望,再加上台湾法规在设计上,有著浓厚的防弊原则,阻碍了许多公务行政人员的创新想法,限缩了政府服务产业的弹性空间,影响了产业发展的速度。

象是全球积极发展中的虚拟货币、行动支付、或是共享经济服务…等新兴产业,都能感觉到台湾产业政策在面对新科技发展上,有著明显的观念落差和法令落后。即使是在政府积极推动、扶植的新创领域上,对新创企业的资金股权管理法规,仍有许多尚待调整改善的规定,限制了台湾新创企业的成长空间。

把握未来3年智能医疗快速发展期

我认为,智能医疗产业在未来的3年内,将因为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医疗机器人等新技术的结合,带来比过去10年更明显的进步,创造出更大的产值和价值。

台湾应该把握好当下的黄金发展契机,正视上述问题,进行克服和改善,在智能医疗趋势中,落实全民健康照护的施政目标,创造台湾的产业价值,奠定台湾智能医疗领域的领先地位。

陈穆宽

中山医学大学医学士、台湾大学卫生政策暨管理研究所预防医学硕士、中山医学大学医学博士。
现为彰基医疗体系院长、教育部部定教授、彰化县防癌协会理事长、台湾耳鼻喉科医学会副理事长。

作者更多专栏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远距医疗 智能医院 智能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