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tra
Advantechline
 

【王明钜专栏】改善医疗人力 除弊之外更应善用科技兴利

卫福部拟将护理人员与病人人数的比值纳入「医院设置标准」,在防弊的作法之外,是否也能善用科技方案兴利?Pixabay

■王明钜

卫生福利部要修改「医院设置标准」。要将护理人员与病人人数的比值纳入「医院设置标准」,而且如果这个数值太低的话,还要罚款甚至停业。为什么要把目前的医院设置标准加上这个护病比?是否能够使用数码化科技、信息化管理、甚至机器人服务,来达成预期的医疗照护质量目标?

护病比的规范,我相信一定和各个医院护理人员不足,然后引起护理人员工作过劳,以及医师要不要纳入医师,医疗人员的劳动条件恶劣,劳基法修法后的引发的各种批评等有关。医院设置标准中,加上这个护病比的要求,免得医院老板只聘少少的护理师,让医疗人员过劳,这种作法当然合理。

但如果以台湾的高龄化正在急速高龄化与少子化的角度来看,可见的未来,台湾社会就将需要更多的医疗机构与医院,但如果由少子化劳动人力会更极度缺乏来理解,在这样更严苛的设置标准下,未来的医院经营将会因为找不到人而更为困难。甚至无法经营而退出。

或许有人会说,提高医院设置标准中的护病比,才能让医院的恶老板在压力上提高薪资福利,提供更好的劳动条件。而不是赚饱了钱却不加薪。

如果医院像餐厅,想开就可以开,想关就能关,市场上几乎是完全竞争状态,所有的医疗人员的人力的供给也都供应无缺,只要薪水够高不怕没人来应征的话,那这种说法当然没错。但是目前的医疗业是全台湾所有产业中,最高度管制的行业。

医学院的家数被管制,医师的人数被管制,医院的床数也被管制。甚至连医院的收入在全民健保制度之下也被管制。任何人想盖医院更不是有钱就能投资盖医院,光是人力短缺就已经是困难重重。而且医院一旦盖了之后,也将由于它的建筑的特殊性(例如放射性检查、例如开刀房与加护病房),也将无法再作为其它用途。

台湾几乎每家医院中的护理师都非常缺乏。这种护理缺乏的状态已经持续了至少30年。到了健保开办23年后的今天,护理师的缺乏状态更为严重。为什么医疗人员中护理师最缺?

因为护理师的角色特别,他们不但直接承受来自医师的医嘱与压力,更是面对病人与家属要求与压力的第一线。接下来还要承受来自护理管理者的指挥与压力,更要承受一旦作不好会被告的法律压力,如果再加上要轮三班,有家有小孩还要常常抛夫弃子,这么多这么大的压力又有多少人受得了,又能受得了多久呢?

在医院收入被健保管制无法提高,人力因为少子化愈来愈难找,但需求又因为高龄化而愈来愈大,许多问题是有钱也不一定能解决的各种困难状况下,一个人力要求愈来愈严格的医院设置标准,虽然满足了更高的劳动条件与标准。但也将让既有的医院愈来愈难经营。

未来将会出现的状态是,既有的医院虽然需求大增,但也将更难经营。可以预见小型的医院将会因为人力规模小而更难调度,最后经营不下去而退出市场。

而这些医院的退出市场,医院老板当然不能算成功,但对所有的医疗人员来说也并不是什么胜利。医疗服务的供给与需求的差距更大,人口少规模小的医院会倒闭的更多更快,对于需要更多医疗机构的台湾社会更也同样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卫生福利部要修改医院设置标准,增加护病比,不然要罚款或甚至停业,当然是要求医院老板提高护理人员待遇的手段。

但是卫生福利部更该看到台湾整个社会的需求,更该考虑到的是,如何让台湾所有的医院,能在国家社会整个劳动人力都在严重短缺,但是需求却大幅增加的困难状态下,可以以目前的人力,甚至更少的人力,提供同样的甚至更多的医疗服务,民众的医疗需求更能被满足。

而不是只看到劳动条件恶化,所以就祭出铁腕,修改医院设置标准纳入高标的护病比,不然就要罚款停业。卫生福利部最该作的是,提出鼓励医院,导入自动化数码化科技,来作到用同样的护理人力,能更安全、更轻松省力、更少加班地照顾更多病人的政策。

卫生福利部完全没有以政策诱因,来让目前的医院,能投入更多资源升级他们的基础设施,结合台湾的资通讯科技来推动更多创新服务,让同样的人能作更多事的自动化、数码化的智能医疗政策。而且更要从现在的卫生福利部部立医院就开始,推动与导入这些能让更多人,更安全、更轻松少力照顾更多民众的创新智能医疗服务。

政府天天在喊智能医疗,我不客气的说,卫生福利部自己的部立医院,光是医疗信息系统就严重落伍过时。有哪里一家卫生福利部的部立医院,能算得上是政府想推动的智能医疗的代表呢?自己能百分之百掌控的医疗场域,都无法管理创新,又怎么推动创新的智能医疗政策呢?

台湾已经迈入急速高龄少子化,未来30年的老人医疗需求势必大增。但是护理人员甚至所有医疗人员的供应一定大减。社会的需求是要有更多的医疗机构与医院,但是因为人力的缺乏,无法达到法规的要求,将根本没有人敢投资兴办医院,最后当然是整个社会医疗需求无法满足的大崩坏。

卫生福利部的确应该修正医院设置标准,纳入护病比的要求,来让医院的恶老板就范。但是在这些技术性政策之外,更该思考如何能满足台湾社会的未来健康医疗需求。只靠著医院设置标准的处罚,绝对不可能让一个正面临着重大人口危机的国家社会进步。

我也在此向卫福部、经济部、科技部提出下列几点呼吁:

一、从产业面来思考延伸出实验场域、产业扶植的建言:卫福部能否以所辖部立医院,或者邀请台湾的医学中心与区域医院、地区医院提出计画,来作为智能医疗的推行场域。

这些计画必须结合台湾既有的自动化与资通讯科技公司、新创公司,形成医疗服务 / 科技产业同步提升的目标。经费来源也许可以从前瞻建设经费中申请,同时结合科技部的新创产业预算。

二、从医疗大数据思考,从法规面来思考以「去个资化」,而且早就已经存在各个医院中的医疗资料库开始,将医疗图象与检验、药物、诊断、病程变化等等医疗数据,作为台湾医疗人工智能开放数据的基础。

甚至建置API,将所有目前位于各大中小型医院中的这些医疗数据作好串接的基础工程。以协助台湾科技与相关医疗产业,取得质优完整的医疗数据作为服务研发之用。

三、如果卫福部无法推动开放医疗数据的基础,是否有机会以民间企业结合资通讯科技公司,先来为医院建立共通的医院信息系统,建立起连接各个医院而且资料都是同一整齐格式不再需要重整的医疗信息大联盟,与医疗数据高速网络平台。

在这个平台之下,无论是流行病的实时监测、临床试验的快速收案与完成,甚至全国医疗科技的实时更新,都有可能发生。

台湾的医疗与科技的结合之后,绝对有能力在智能医疗的竞赛场上打世界杯。端看政府当局是不是愿意以更大幅度的改革,更有决心来推动集成与法规的修改。台湾智能医疗作到世界领先,绝对不是梦想!

王明钜

现任台大医学院麻醉科教授。曾任台大医院副院长及台大医院竹东分院院长,著有翻转医疗一书。推动设立台大医院心血管中心,对于如何利用资通讯与人工智能科技,推动医疗服务升级有许多实务经验与心得。

作者更多专栏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