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科技产业报订阅
event

SparkLabs Taipei:未知对新创是家常便饭 疫情中如何出奇制胜?

SparkLabs Taipei共同创办人暨管理合伙人邱彦錡(Edgar Chiu,右)以及哈佛大学商学院副教授黄乐仁(Laura Huang,左)认为企业创投与新创企业合作,要保持开放胸襟,CVC加速器的案子失败率高达95%,是因为用的方法不对。符世旻摄

COVID-19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全球,许多企业在无法控制的风险和不确定因素中,面临极大挑战;但新创加速器SparkLabs Taipei日前举办的Demo Day中,不少团队反而取得双位数成长。DIGITIMES专访SparkLabs Taipei共同创办人暨管理合伙人邱彦錡(Edgar Chiu)以及哈佛大学商学院副教授黄乐仁(Laura Huang),畅谈如何在疫情中出奇制胜,以及成熟企业应如何保持开放心胸,与新创共创最佳合作方式。

问:Edgar在SparkLabs Taipei Demo Day提到,2020年是许多新创企业受疫情严重冲击的一年,可是当天上台的团队却又有很亮眼的成绩与快速成长。这是怎么做到的?

对创业家来说,未知本来就是家常便饭,只是在疫情期间,等于是uncertainty X uncertainty。有些创业家可能会觉得自己很倒霉,已经都准备好要冲刺了,偏偏遇到疫情来袭,怎么办?我跟他们说的都一样:别急,先站稳脚步,盘点你原本的使用者需求还在不在?是否变成不同形式了?是否转换成更加倍的需求?例如我们2019年底、2020年初投资的云端厨房、在线教育以及物联网(IoT)装置相关的团队,全都因为疫情的关系快速成长。

最好的例子是云端厨房团队Just Kitchen,2020年初仅10人团队,现在已经增加到70人,开了8个卫星厨房,拓展到了台中,2021年第1季要进到香港市场。2019年底还在谈云端厨房时,很多人听不懂,但疫情使得餐饮外送,以及高端餐点透过外送在家里享用的需求直在线升。

如SparkLabs Taipei Demo Day 4 2020年请到的嘉宾Laura所言,新创团队不能只看到市场是否有需求,而服务及产品要好到人们愿意付钱取得。新创不是只满足需求而已,还要能让客户用过后还会再用,变成一种习惯。

此外,10月底才宣布收购马来西亚餐厅订位新创TableApp的FunNow,本来是解决消费者最后一刻才决定出国旅游订旅馆和当地休闲娱乐行程的公司。疫情使得跨境旅游完全推不动了,因为所有的国家都封闭边境防疫。所以FunNow把所有的业务聚焦在境内旅游市场,并把所有海外的团队成员搬到台湾来。在第2季FunNow业绩年增率高达60%。

问:这次Demo Day有个已经很成熟的团队耐能(Kneron),既然耐能已经相当成功了,为什么还需要参加加速器?在培训这样的成熟团队时,希望帮助他们达成的目标是什么?

SparkLabs Taipei 所加速团队绝大多数的募资阶段都是种子轮,少数 Pre-A 或 Series A,对未来的发展都有很远大的雄心和愿景。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募资回合的定义是,Series A是App已经做好,要开始市场扩展或是已经扩展市场到1~3个国家,想要成为市场领导者;而所谓Series B应该是在更多国家的市场是领导者,想募款再拉大与第二名差距。但台湾很多创办人在做募资回合时,多募一次就把自己的轮次往上加。

回到事情的本质,这些看起来已经很成熟的团队,其实都位于正要快速扩展国际市场,或是想更加扩展到更多国际市场的阶段。如果是做人工智能(AI)芯片,就会需要更多的资金。SparkLabs正好在这个阶段,可以帮得上忙,此外,一些合伙人在创业时都有扩展国际市场的经验。拓展国际市场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模块化,并且复制到其它的市场上。而那时候会遇到国际招募、业务开拓、募资等等的挑战,对台湾团队是相对陌生,却是会决定规模扩展顺利与否的关键。

我们如何帮助新创呢?一但我们决定投资某新创,回到最基本的,就是做2~3小时的访谈,了解新创目前遇到最大的瓶颈是什么?并且进行拆解。接著是调整这些挑战的优先顺序,看这3个月要达到那些目标,然后回推每周进度目标,并且尽力明确和量化、每周检讨、针对个别团队需要给予支持和协助。有因果关系的,前面做完,后面自然会跟上。

但其实最难的是企业文化。人是企业的核心和灵魂,可是许多企业却很少去想,如何打造企业永续的文化和精神?如何设计激励方案来促进员工积极主动的以行动实现这些目标?而企业创办人把这些视为理所当然,也该检视自己的行为是否言行一致?因此我们有一堂企业文化课,要这些新创企业家想清楚,要把公司带往哪里里去?如何贯彻企业文化?

透过加速器,我们帮助企业回到基本功─订好目标,并且实施使用者反馈调查。接著是不断调整产品,中间再发布产品更新,然后第三个月再努力推动成长。

成熟的创业家到这里Reset,或是Unlearn,回到最基本的功夫,检视自己的状态和改进产品,做一个突破性成长前的转型。哪里怕一家新创可能早已募到很多资金,却常说最怕跟我们坐下来重新制定商业策略、重新检视客户的需求,并且推动扩展业务到海外市场的计画。因为如果没有达成目标、无法达到所希望的流量,是无法登台参加Demo Day的。

我们的角色不只是投资人,也是教练、导师、又是朋友,跟著走流程,常跟新创讲的就是,即便遇到再大的挫败,与其之后才遇到,还不如现在遇到比较好。创办人在这阶段承受高压,也会反映心理素质,在Demo Day前两周就可以看得出来,毕竟又要准备英文简报,又要推业务的成长。

问:现在有愈来愈多企业愿意与新创公司合作,但过去成功经验并不多。你们会给企业创投(CVC)哪里些建议?

企业可以有各种方法与新创企业产生连结,取得创新能量。打造自己的加速器是其中之一,有的是成立企业创投来投资外部新创,或是专门成立一个支持新创的部门。

但美国有个做法很值得台湾参考,目前还没有很多台湾企业这么做:同时投资数个创投基金,可以从里面去看投资组合团队的解决方案中,有没有适合自己公司遇到的问题,甚至是组合不同团队的技术来形成新的应用。他们是持续像球探(scout)一样在查找新创的,把研发经费当中的一部分拿来投资新创基金。

不少台湾企业在想创新的时候,想找外部合作对象,难免会掉进策略面的陷阱,就是在现有的产品与技术基础上,继续提升产品规格、效能,或是把成本再压低。

这些企业往往以损益(P/L)为出发点,在意到底会为现有的业务带来多少成长空间,却很少去寻找新的应用蓝海市场,带来新的营收来源;也很少去注意市场上是否出现新的需求,甚至是下一个大趋势。

投资新创通常都是一开始不知道是否会成功,等到有愈来愈多竞争者了,再想去追,或是想切入新的生态系中都为时已晚,因为那时就会出现削价竞争、毛利萎缩,反而是应该再去找新点子的时候了。目前台湾企业思考这样的合作,也还是很单一曲线,只在台湾找潜在的合作对象,应该也要往外看看海外是否也有适合的机会。 

在加入伙伴所共同创立的Whoscall之前,我在IBM担任顾问,就是在帮制造业建立新商业机制。为什么有很多国外的大公司要来台湾跟SparkLabs合作?因为台湾深科技能力很强。当有愈来愈多企业来反映需要时,SparkLabs就可以帮忙媒合,很多时候台湾的科技创新反而可能最适合在国外的应用场景。

问:你提到的国外大厂跟你们合作的模式是投资新创基金,还是挑选个别公司呢?

答:有以下几种方式。第1种就是来参加我们的Demo Day,然后来点菜,说想跟甲团队谈A项目的合作,跟乙团队谈B项目。尤其是东北亚国家的企业,在疫情之下根本无法去其它国家看新创或新技术,因此会很明确沟通想达成的目标。这些是有做功课的海外企业投资人,在聊之前就已经想清楚要怎样合作。

第2种,会把合作的客户或自己的需求丢出来,告诉SparkLabs 2021年度最重要的任务是什么,如果有投资团队是做那个领域的,是否可介绍一起合作研发解决方案。大部分的企业在每年的10、11月就会订下一年的工作目标,这类的需求大概都是在这个时间点出现。

第3种就是很聚焦在自己本业相关领域的公司,例如银行只看金融科技(FinTech),制造业的就很注意AI相关的解决方案。业者通常会先从合作到投资,到收购。有些企业会直接跟SparkLabs成为合作伙伴,或是高阶主管会来当SparkLabs的业师(mentor),透过担任新创公司的教练,培养默契和综效。

第4种就是投资到SparkLabs的新创基金。由于有这层财务关系,就能更早看到SparkLabs找进了哪里些团队,在新创很早期的时候就可以进行合作。

企业和新创公司合作,通常有两个极端,一个是很成熟稳定而且也已经有很多使用者案例的,通常企业就会直接买产品、用服务。另一种是超级早期的是,通常概念验证(POC)和基本的产品与服务也都有了,但合作的可塑性较高,这是比较多的企业较为偏好的。只是怎么合作比较恰当,大企业通常不太有概念,有些新创可能一开始就被吓跑了,或是企业要求很多,新创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到后来变成在帮人家打工。

有SparkLabs做为中间缓冲的,可以协助降低双方的风险,一方面可以对接适合的公司,二方面也可以避免一些公司藉由看团队,却把点子直接拿去做掉的情况。SparkLabs希望新创生态能够健康发展,因此也就必须扮演各样的角色在这当中。

SparkLabs也鼓励企业高阶主管,保持开放的心胸(Open-mindedness)是非常重要的特质,对新创和成熟企业都是如此。很多的机会是讨论出来的,例如本来是A和B,可是合作以后突然跑出C点子。在西方就很鼓励这样的开放合作,一起激荡出新的创意。新创公司也是这样,如果自己执著于一个领域,只会AI就只做AI,觉得自己已经什么都懂,也不再学新领域的知识和技术,也会让自己陷入边缘和死角。

SparkLabs从不限定新创的分类(track),例如只看AI相关,或是哪里个水平之上的公司,原因也是在此,因为解决方案往往需要跨领域知识和技术的混合应用。SparkLabs更重要是看它要解决的问题是否有市场潜力,创办人的素质与能力,以及只投立志要走国际市场的团队。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SparkLabs 耐能 云端 COVID-19